习近平主席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的以色列视角


从以色列视角看待习近平思想及其对中东地区影响涉及四个关键领域:全球治理、大国关系、“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谈及这个主题时,习近平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让人不禁联想到古代的犹太教义。在犹太思想和传统中,有一个“Tikkun Olam”的概念,意思是“修复世界”,即改善个体所处的团体、社会以及更大范围的世界。

古代犹太思想与习近平思想之间存在的联系表明,犹太人和中国人之间在哲学和实践层面都存在极大的相似性。从建国之日起,现代以色列就致力于习近平主席所阐述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以色列首任总理戴维·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在建国之初就宣布,如果以色列不能依靠自然资源帮助世界,她就要通过创新为全人类做出贡献。以色列一直遵循本·古里安提出的理念,比如,在世界范围内提供拯救生命的血管支架、在全球范围内通用的英特尔旗舰微处理器以及世界各地餐桌上的圣女果等等。

和习近平主席一样,本·古里安总理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国家能够为“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世界自然也不可能将这个国家视为威胁。在这一背景下,习近平思想传递出两个相互关联的理念:第一,减少世界对中国追求“更美好世界”的疑虑;第二,中国特有的方式能够推进共同未来的发展,这对全人类都有益。这些信息本应受到国际社会的热烈欢迎,却经常在接受过程中遭遇犹豫和迟疑。理论上讲,没有国家会对为全人类谋求幸福的目标提出异议。一个潜在的误解是不同文化对“更美好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民主和言论自由是更美好的世界的必需品,也有人认为更美好的世界必须由伊斯兰教法来统治。国际社会上很少有人明白习近平主席是如何准确定义 “更美好的世界”的。

在全球范围内接受习近平主席利他主义言论的另一大挑战是独特的中国式语言表达方式,这并不被全球社会所熟识。有许多国家对中国崛起、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事务表示担忧,陌生的语言表达方式可能导致一些人认为习主席演讲所传递的理念并不真诚,只是试图让世界解除戒备,而私下却在秘密行动。

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表达出与国际社会的团结和共同承担责任,国际社会对此却不熟悉。他们不一定明白,中国领导人使用语言作为辩证手段,划定了意识形态界限,与此同时也制定了行动计划。西方领导人则以一种单一维度的方式进行阐述,或者回顾成就和教训,或者表达其行动意图。随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更加频繁和自信地采取行动,中方代表就有责任敏锐地采用全球事务中为人所熟识和接受的沟通与行动方式。如果中国的措辞是为了准确表达中国的想法,那么重要的一点是向西方社会表明,措辞本身并非意在掩饰中国的行动。

相反,中国应传达出其所使用的语言是中国与世界辩证关系的一部分。这种关系由中国对全球政治采取的方式所驱动,其本质上是渴望平权与合作,在依赖和相互依赖之间寻求平衡。换句话说,对中国来说,要推动建立一个共享未来的社会,有利于使世界认识到改变全球政治语言与建立更加紧密联系世界的两个目标之间存在内在联系。此外,国际社会需要了解,语言本身是实现目标进程的一部分,它提供了行动的界限和基础,使辩证法成为发展的必需。

犹太教义指出宇宙是用语言创造的。对犹太人来说,语言是创造,也定义创造。习近平主席首先想要把他表达的语言表达介绍给世界,说话的方式本身就会产生新的想法,这对犹太人而言是顺理成章的。以色列可以理解这种形式的表达和思想能够完全带来新的行动模式。以色列人可以理解,中国的方式并不必然被理解为谋求主导世界或控制全球,而是真正建立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并以辩证的方式推进,寻求正常化。中国致力于消除贫困、武装冲突以及使全世界人民遭受痛苦的负面因素,并以这种方式实现全球同步,以色列对此表示赞赏。

习近平思想描绘意识形态与行动之间的相互作用界定出中国的辩证逻辑,不断运动变化是历史进程的主要模式。犹太人认为语言塑造世界,他们看到了用不同形式的叙述和认知揭示世界的智慧。与此同时,以色列对弥合国家和文化之间的沟通分歧的需要很敏感,而语言和表达形式对实现这一目标至关重要。内塔尼亚胡总理在美国取得空前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他精通美国的沟通方式。我有幸受邀参加今年3月举行的AIPAC(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度政策会议,会上有1.8万人聚集一堂讨论以色列及美以关系、全球事务和政策。我和听众中的大多数人坐在一起聆听内塔尼亚胡总理讲话。他懂得如何选择和陈述想法和信息,以实现他的既定目标。这其中包括赢得观众的信任和好感。很少有以色列人在这方面拥有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技巧和特长。他对美国交流方式的把握使他的演讲取得了成功,即使那些不赞同他观点的人也会被感染和打动。因此,认识和处理弥合文化与交流间鸿沟必要性的价值再强调也不为过。

从以色列视角看习近平思想和其对中东的影响,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显示出促进地区稳定与安全的卓越潜能。为了发挥出这种潜能,国际社会和中国领导人都需要一个涉及沟通方式和沟通目标的学习过程。

Author: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 创办人兼执行董事 魏凯丽
Published: 22-03-2018
丛培影,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