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60: 从大卫·本-古里安到本-古里安大学: 中以关系从理念到实践

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曾经多次表达出他对中国人民的欣赏,并预测中国将像在历史中那样,再次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领导力和影响力。即便有些人并不那么看重他的这一看法,但也会因此认为,本-古里安是一位头脑清醒的政治家,他认识到同以色列称为家园的亚洲大陆建立桥梁和维持关系的重要性。

然而,如果对本-古里安的文章、演讲和信件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就会发现他对中国的尊重有更深层次的含义:这种深意超越了地理上的临近与潜在经济合作所带来的实际利益。即使在担任总理和国防部长期间,本-古里安也会抽出时间阅读中国哲学,研究中国人的历史。他曾表示,“(中国人)是古代最早具有文化的人群之一。”

在1960年9月发表的一篇题为《走向新世界》的文章中,本-古里安用了几页篇幅论述中国的历史、地理、哲学和文化。他向读者讲述了《诗经》中收录的歌曲和诗歌,并对中国的古老文化表示讶异——中国第一个朝代商朝的“统治时间正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时期”。本-古里安发现中国人对待信仰和神性问题的态度很有趣:“‘上帝’在古汉语中并不存在……”中国人的科技成就也没有逃过他好奇的眼睛:“中国在周朝就开始进行人工灌溉,发展农业;(当时)创建了面向年轻人的学校,建立了工业,产生了丰富的文学作品。”[……]这一时代涌现出了孔子、老子、孟子等著名的教育家、哲学家和思想家。”

本-古里安对孔子特别感兴趣,他称孔子为“充满实践智慧,宣扬理性、启蒙、个人和公众礼仪生活”的人。

本-古里安关于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判断,证明了他对这个话题的兴趣不止于此。这些判断也暗示出他所发现的中国人和犹太人之间的联系:几千年的延续性、历史记忆、勤奋和决心。

在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本-古里安看到其后的犹太族长希勒尔箴言“你们所恨恶的,不可以施加于他人”,这种价值体现了对正义的追求与实践和道德的的律令。

很明显,他密切观察与以色列国几乎同时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现代中国发现了实现和克服障碍的决心,这也是他对以色列社会和领导人所提出的要求。他指出,中国在共产主义革命后不久就致力于科技创新和加强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他说,“毫无疑问,中国将在一代人的时间内超越苏联,并超越我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国家。”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本-古里安就已经把中国视为全球的核心参与者,称其为国际裁军和缔造和平努力的重要参与者。他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要实现这一使命,就应该是“与其他大国享有平等权利的伙伴”。因此,他呼吁结束对中国实行的贸易禁令,并主张在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和提高“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方面提供全面援助。

本-古里安还表示:中国的历史证明了中国人是一个“无比务实的民族”,其领导人并不拘泥于抽象原则。“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务实、最勤劳的人民之一,”他总结道。

本-古里安对中国的关注与今天的以色列也存在。年轻的中国人和以色列人都对彼此很感兴趣,这也映证了本·古里安的观点:他们都注意到了犹太文明和中国文明的悠久历史,见证了双方为科技成就、历史记忆、民族尊严、普世价值与特殊价值所付出的努力。我们在本-古里安大学以色列与犹太复国主义研究所一次又一次地与中国人对以色列的好奇心相遇。在过去的六年中,研究所一直在与SIGNAL(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合作,为以色列研究领域的学者提供培训项目。每年,中国大学的学者们都会访问位于斯德伯克尔(Sede Boqer)本-古里安大学校园的本-古里安研究所,参加伍德曼-舍勒国际以色列研究项目 。在课程和学术导师的帮助下,他们接受培训,回国后在工作单位讲授以色列研究的内容。
除了这些教师,伍德曼·舍勒国际硕士项目也有来自中国的学生,他们不断地表现出以色列和中国的共同魅力,本-古里安半个多世纪前就指出了这一点。

本-古里安的一些预言已经成真;其他预言也逐渐在他所观察到的两国之间的关联中得以实现。如今的年轻人已经到了这位以色列国父曾孙的年纪,他们也注意到了这种联系。更重要的是,他们实现了他的愿景,来到以色列学习,丰富我们作为以色列人对中国文化和生活的了解,并在回国后担任宣传介绍以色列的民间大使。

本文是保拉·卡巴罗教授为《SIGNAL指南》第三版撰写的序。

《SIGNAL指南》为以色列大学、研究机构和学者介绍中国研究以色列和中东的院校和机构。

卡巴罗教授是本古里安大学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研究研究所所长、SIGNAL教师培训项目主任。

翻译:关媛 审校:陈影

Author:保拉·卡巴罗(Paula Kabalo)
Published: 16-05-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