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40

习近平思想和中东–常态化辩证法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是国际舞台上对“常态”的挑战。许多支持特朗普的人认为,“常态”的概念是由强大的精英阶层策划的阴谋。照此思路来看,“常态”是一种有利于精英利益的状态,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从经济到公共道德,都暗中施行分类对待。这种“常态”压制着“人民的真实意愿”,必须在各方面对其进行斗争。而特朗普的反对者则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有违常理,也有违“正常”的国内和国际政治行为准则。在他们看来,所谓“常态”,就是普遍适用的秩序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状态。这是一种“一刀切”的格局,源于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思维模式。这种格局下特定群体的具体需求和重点问题被搁置一边,让位于这种全局性视野。这场争论的双方是水火不容的:把“常态”看成抵制的对象,就不能容忍把“常态”看成追求的目标,反之亦然。

习近平思想可以为这种无休止的辩论找到一个出路。这个出路在于习近平思想坚持构建一种常态化辩证法。习近平之前的中国领导人主要应对的是不断革命的必要性及革命后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们的逻辑是同敌视共产党革命成就的内部和外部力量作斗争。在这一辩证法中,社会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人民在运动中形成。习近平思想以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发展和不断进步为出发点,提出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保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势头,同时加强思想意识信念以及党的绝对领导。

“常态”的正反两方都坚持“独立自主”,认为这是社会美德的关键。批评精英主义常态的人,认为这种常态就是试图阻碍社会和群体的独立自主价值观。那些支持全球“常态”的人打的是普遍、个人独立自主的名义。然而,习近平思想认为,“常态”是产生于对立统一,是社会各要素之间持续斗争的产物。不断变化的状态才是常态,需要断的指引,在崇高理想和无法否认的实际需要之间寻求出路,这种思想反对把“常态”绝对化。习近平思想的“常态化”辩证法树立了一种独立自主和权威的概念,既考虑社会,又考虑个人,在两者之间建立动态关系,使两者的真实性都建立在不断相互依存的基础上。

圣经和塔木德也认同这种“常态”观。在《摩西五经》的最后一部经书《申命记》中,摩西列出了犹太人所要遵守的战争的规则,这些规则从武装动员到实际战斗不一而足。在战斗开始之前,一位“因战争而生”的特殊祭祀将所有犹太男子召集起来。这位祭祀的职责有两个。一是激励人们,使他们变得勇敢,方法是让他们记得自己是以上帝的名义战斗,而上帝会用胜利来奖赏他们。二是提供免战权。三个群体的战士可以获得免战权:已经结婚但妻子尚未怀孕的人;已经建好房屋但尚未住进去的人,已经栽下葡萄树但尚未收获果实的人。

为什么这些人不用参战?《申命记》中描述的战争是神圣战争。原则上说,不仅所有男子要受命参加战斗,就连女子也有可能被征召。为什么这三个群体的人可以离开战场,只有过了这些时刻之后才参加战斗?这就是犹太人的常态化逻辑。战争是神圣的必需品,体面而稳定的生活也是。集体的幸福不仅取决于战争的胜利,还取决于允许个人过美好、有意义的生活。这种生活包括通过耕种土地、繁衍子女成为社团的有用成员,也包括在饮用葡萄酒、欣赏新房子的手工活时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这种义务和成就的平衡是一种有机的平衡。它和神圣的战争一样神圣(特殊祭祀允许人们享受这些事物。)

中东地区迫切需要常态化的辩证法。在中东的政治格局中,极端主义统治着一端,庸碌无能控制着另一端,而中间立场则在两者之间苦苦挣扎。正常化虽是众人渴求的目标,对中东地区的大多数人而言,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我们可以把正常化看成不断进行的斗争过程,而不是可以通过抽象的协商找到的“神奇”解决方案。这种观念对于中东地区动荡的政治局势而言,是再适合不过了。习近平思想为我们提供了看待正常化的一种角度,这种角度不仅非常独特,而且对于生活在中东地区的许多人而言,也是非常熟悉的。

Author:奥瑞·戈德伯格博士(Dr. Ori Goldberg),SIGNAL研究员
English
Published: 01-02-2018
翻译: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 关媛 河南大学 马丹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