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39

以色列对习近平思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影响——2018年SIGNAL关注更新

亲爱的朋友和同事们,

作为SIGNAL(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的创始人和执行董事,我想在2018年SIGNAL关注第一期对我们的一些重大发展做个总结。我将介绍我们新的研究领域—以色列对习近平思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影响,包括介绍SIGNAL第二届以色列中国政策年会和我们新的研究轨道以及其他重大发展事项。

对SIGNAL来说,2017年是吉利的一年。在我们位于以色列中部中心的新办公室里,SIGNAL将自身具体定位为以色列主要的以行动为导向的智库,推进中国和以色列政治、外交、经济和文化关系的发展。这一年,我们参与了内塔尼亚胡总理2017年访华规划及访华行程。我们在“中以关系”、“以色列和‘一带一路’倡议”、“了解中国”等领域继续开展研究。我们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合作,共同举办了中以美三方研讨会。我们把以色列研究项目扩展到黑龙江、山西和湖北的大学。

但是,让我们最激动人心的发展或许是打开“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思想”研究的新思路。作为首个在这一领域开展研究的以色列智库,我们有幸能为在中国和全球开展的研究提供一种以色列的观点。SIGNAL有幸加入到研究习近平思想的官方研究群体中,这些群体包括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防大学、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等研究中心。SIGNAL认为有必要向以色列公众、学者、专业人士和政府传达对这一研究领域的了解。

2017年10月底,习主席的理论被写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党章,SIGNAL就意识到这一新思想的重要性。因此,从2018年开始,SIGNAL关注将致力于在这条轨道上深入研究四个主要领域——全球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国外交和以色列视角下的“一带一路”。我们将探讨以色列如何理解这些领域,以色列能做出什么贡献,以及它们对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及其邻国的影响。我们的核心目标是更好地理解习近平思想,进而帮助以色列更好地了解中国。SIGNAL将研究习近平思想的哪些方面可以适用于以色列和地区事务。我们还将研究犹太人的思维方式如何与习近平思想中的概念相呼应。我们的研究学者将探索以色列在这四个方面的思考如何有助于在理论和实践上推进它们向前发展。

例如,习近平时代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以色列历史中也存在一些相似之处。正如11月18日至19日版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在一篇题为《习近平与他的时代》的专题报道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的决策者现在面临的挑战不亚于1978年。“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经济奇迹之后,仍然存在着最顽固的障碍,例如:不合时宜的心态、根深蒂固的体制缺陷和强大的既得利益阶级。以色列能够理解这些挑战,这个犹太国家建国初期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并一直支持某些社会主义原则,这产生了积极的和消极的结果。以色列许多机构和社会及政府某些部门的思维方式一直受社会主义原则的影响。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这带来了全面的国家医疗保健计划。但与此同时,以色列的一些机构过于官僚,思想停滞不前,进展有限。SIGNAL将研究以色列和中国在这些领域的相似之处,思索我们如何从彼此的经验中学习。我们还将确定最佳实践,并致力于制定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工作报告中谈到重塑全球机构,以更好地适应中国和中国开展国际关系的风格,以及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拥有更多话语权的目标。SIGNAL将研究这些变化如何在关系到以色列利益的不同地区起作用。我们还将研究这将如何影响在人类命运共同体领域所做的工作。在研究这一思想时,我们不能不联系到古老的犹太教义。在犹太人的思想和传统中有修复世界的观念—帮助改善自己所处的社区和社会以及更广阔的世界。在“命运共同体”的背景下,SIGNAL将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我们的目标是更好地理解它们如何促进中国的发展,如何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SIGNAL将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何运用中国智慧解决人类面临的考验和磨难。我们的研究重点将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背景下发挥犹太人和中国智慧的协同作用。

“共享的未来”研究领域包括实用方面的安全。正如习主席所说,他鼓励“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新思维”(《中国日报》11月18 – 19日)。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不仅适用于中国境内的安全,也适用于“一带一路”,适用于所有在海外旅行或居住的中国人,以及全球所有国家。以色列的洞察力、经验和为一些国家带来安全的专门知识,无疑将有助于思考、研究和制定有关的解决办法。

以色列横跨东方和西方,是最适合研究中国和美国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的地方。前者现在已经广为人知,它得名于这位古希腊历史学家,他警告了一种现象,即如果一个衰落的政权与崛起的强国发生冲突,那么灾难性的战争就会爆发。但更微妙的担忧可能是金德尔伯格陷阱,2017年1月9日约瑟夫•奈(Joseph Nye)在辛迪加项目(Project Syndicate)上发表的文章,描述的就是金德尔伯格陷阱。奈尔将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灾难归咎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超级大国,同时又没有取代英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角色。奈表示,其结果就是国际体系崩溃,陷入了大萧条、种族灭绝和世界大战。在修昔底德陷阱的情况下,恐惧是基于中国过于强大。金德尔伯格陷阱的担忧源于这样一种情况,即中国过于软弱,无法承担美国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强大领导角色。

SIGNAL以不同方式为这些新领域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其中一个关键步骤是发起和共同主持了“世界舞台上的中国和对以色列战略影响”会议。SIGNAL从中国请来三位知名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的“在习近平和中国新时代世界舞台上的中国”和“变革时代的中东和以色列”两个分会。中国社科院的叶海林教授、上海社会科学院的黄仁伟教授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杨希雨博士在会上提供了中国视角。

2017年12月26日,会议以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临时代办蔡蔚鸣先生的发言开始,他强调现在是中国发展的新时代, 在“以深化和全面的改革促进发展,保持向世界开放”的原则基础上,“中国共产党将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他指出,“一带一路”倡议让中国可以与世界分享成功果实,为国际社会提供一种新型的具有共同愿景的国际关系。蔡重申了不干涉原则。他说,中国将提供一种公正的方法,目的是找到非武力的政治解决方案。蔡先生提到内塔尼亚胡总理在2017年对中国的“成功访问”,以及此后贸易的增长。他认为,以色列对华出口的强劲增长是“中以全面创新伙伴关系””的有效成果,这也使中国游客赴以色列旅游的人数有了显著增长。

会议期间,中国的专家们向数百名以色列人解释说,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被推上世界舞台的。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正在披上超级大国的外衣?为了更好地向以色列听众解释中国在全球领导力问题上的做法,杨博士指出,在中国的外交辞典中没有“领导力”的说法。他说:“美国人谈论的是领导力和伙伴关系,但伙伴们真的是平等的吗?而在中国的外交政策中有的是独立和相互依赖关系。”

会议继续以中国的文化视角如何影响其全球方式为主题,谢艾伦教授(Aron Shai)被问及中国是“儒家文明”,这种描述是否恰当?作为以色列学术界的中国研究奠基人之一,谢艾伦教授指出:“儒家思想一直存在和发展”,他补充说,中国的观点是复杂的,这提供了一种温和的力量,避免直接的冲突。

理解这种 观点对以色列来说还是新鲜事物,以色列知名新闻记者和政治评论员、时事专家奥伦·纳哈里(Oren Nahari)指出以色列仍然是西方的世界观。他举例说,以色列人对中国的了解很少,他引用了SIGNAL与西北大学李玮博士共同做的调查项目结果,该项目考察以色列对中国、中国人民和“一带一路”的看法。纳哈里解释说,以色列本科生知道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和英国女王的名字。然而,有多少人知道中国领导人的名字呢? 7%。只有7%的以色列人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名字。同样的调查,在2017年夏天进行,结果显示只有15%的以色列人听说过新丝绸之路。

考虑到新丝绸之路—即更广为人知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发展全球一半的基础设施,有人问中国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卡内基和平中心的莱维特(Ariel Levite)博士指出,中国正处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中国在说我们渴望成为新世界秩序的一部分,并帮助确定游戏规则;看看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区别—俄罗斯挑战游戏规则,而中国想要制定规则,然后被它们所约束。黄教授解释说,中国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他接着澄清说,是的,中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内部问题,我们的能力需要从13亿的人口中体现出来。”

会议焦点从中国的全球图景转移到在这个新时代中国、以色列和中东的地区问题上。我有幸与以色列前驻联合国和英国大使、前以色列外交部部长罗恩·普罗索尔(Ron Prosor),前国防部政治安全部门负责人吉拉德将军(Major General (ret) Amos Gilad)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叶海林教授共同登台主持对话。第一个问题是“中国在中东的利益是什么? ”普罗索尔大使强调了能源的重要性,吉拉德将军指出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文明尊重。叶教授指出,中国希望在中东深化经济发展。他还解释说,中国反对非国家行为,并将与地区伙伴合作,以确保“全球化不会在中东脱轨”。我补充说,以色列在安全和理解穆斯林文化方面的专长,可能有助于中国改善地区稳定的努力。叶教授强调,在这个新时代,地区强国有很大的影响力,可以成为稳定因素。

在回应叶教授关于与地区大国合作的评论时,我注意到,以色列的听众都忽略了文化因素。我解释说,中国人有完全不同的背景,因此这种方法不是西方的。中国对中东的理解是有一定距离的。以色列需要与我们的朋友和同事更紧密地合作,为他们提供机会,使他们能够近距离接触我们的国家,并亲自获得第一手的经验。总的来说,这次会议成功地扩大了以色列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以及中以关系的讨论。它还奠定了启动新研究领域的基础—以色列对习近平思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潜在影响。

我希望您能加入我们这次新的研究旅程,关注我们SIGNAL关注的内容,为习近平思想这一独特研究领域带来新的见解。

我代表SIGNAL,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友谊、合作和支持。
魏凯丽Carice

敬上

Published: 11-0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