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36

全球市场中的以色列技术

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已渗透到现代社会的许多方面。无论是我们沟通、养活几十亿人,还是构建对周围世界复杂的视觉和数字化认知的方式,以色列的探索和研发机构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通常都默默地在提高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活质量。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突破已经给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都带来了益处。从手机芯片制造、农业滴灌技术到卫星创新和生物科学的重大进展,如手术支架和无数新研制的癌症治疗方法,以色列的科技都在参与并且还占有十分重要地位。因为这些多样化、革命性的创新技术,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往往和科技、工程以及农业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

从现代以色列国建立以来,国家就给科技研发提供了强大的财政支持,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25%。从建国起,政府出台的政策就一直在鼓励和支持科技研究与发展创新。这种对科技创新的注重是受到杰出的犹太复国主义领袖西奥多·赫茨尔、大卫·本古里安和果尔达·梅厄等人观点的影响。他们十分重视让以色列通过科学和技术创新的方式来推动地区和世界的不断发展。因此,以色列变成了许多国际品牌包括IBM、英特尔和谷歌的研发中心。在这里,以色列的创新观点得以落地成为让全球受益的新成果。从英特尔以15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的Mobileye高科技公司,到目前250多个国际研发中心落地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技术中心。

要描述以色列如何一步步成为全球科学、科技和创新中心,我们必须认识到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发展已经融入到全世界几十亿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中国及“一带一路”倡议方面,以色列在农业和无人航天航空系统等一系列领域的进步,是一些具有直接和长期价值的技术实例。

赫茨尔的梦想、本·古里安的愿景和果尔达的现实

许多早期的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早就强调过创新的重要性。西奥多·赫茨尔在他一本具有影响力的小说——《古老的新土地》中谈到了以色列对巴基斯坦妥协的事件,指出:“以色列这个国家仅靠水和绿洲就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通过这句壮语,赫茨尔总结出让以色列发展成为一个有实力的国家的必要举措:创新性思维和大力的的资源管控。赫茨尔后来还正确预测了犹太国家的水利工程师会成为他们国家的英雄和领头人。

以色列的第一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也认同赫茨尔的看法,他强调以色列的经济和文化进步需要依靠一下三点:能够激励最杰出移民和以色列年轻人的开拓者精神,因为他们面临着国家落后带来的挑战和召回海外人员的责任;那些流散在外犹太人的感受,他们是以色列在古代犹太人故土上实行复兴大业的同盟;以及不断增强以色列的科学和技术的实力,在这方面,以色列还一直在成功实现。

还有一个领域的巨大成功由以色列总理列维·艾希科尔领导建设的国家输水工程实现。以色列如今开发的水资源多于使用量,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这些先驱者的战略思想得结果。

以色列还将沙漠变成农业试验田,同时它的政治领导人们也很快认识到创新资本可以为发展中国家带来的价值。“1958年,以色列时任外交部长果尔达·梅厄(右图)创立了一个部门,其任务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解决水资源、灌溉、农业、教育和女性社会地位的问题。这个部门用希伯来语缩写命名为MASHAV(国际合作中心)。”在先辈们的政策思想的指引下,梅厄总理为以色列的创新带来了新的希望。以色列科技发展的重心并没有仅放在国内市场上,相反,越来越多的以色列科学家在面向国际社会创造可用产品和发展可行技术。

现在,MASHAV已触及全球100多个国家,向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提供以色列的先进技术支持。不管是从比喻层面上还是从真实层面上,这个犹太国家通过自己最强大的资源—智力资本,与或远或近的国家构建起了“交往的桥梁”。

国际市场上的以色列创新技术

樱桃西红柿
在全世界的超市里,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就是圣女果。因为它口感甘甜、产量极高且易于运输,使之成为了全球性的主食。但是,这个品种在20世界70年代前还未如此广泛为大众所熟知。根据麻省理工大学的安娜·韦克斯勒的研究,现在我们所熟知的圣女果品种是在1973年由希伯来大学的一组科学家培育而成的。那个时候,圣女果只是用来在商店展示(主要在英国地区),因为当时的圣女果品种产量低、不利于运输,所以并不能大规模地销售。

在英国零售商玛莎百货接触到希伯来大学的科学家Nahum Keidar教授和Chaim Rabinovitch教授后,事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验丰富的育种者 Hazera Genetics带领这个团队,借助 Keidar教授和Rabinovitch教授在增加西红柿产量方面的研究,将团队的工作重心放在使圣女果成为可以为大众广泛食用的作物上。几年后,这个研究团队就培育出一种以小体型闻名的品种—它即使是在室温下放置一周仍能保持形状、口感和果香。并且这个研究团队还将圣女果培育为生长在鱼骨状的藤上面,这样采摘和包装更有效率。(参见上图示例的鱼骨藤)

通过创新(非转基因)农业技术,以色列科学家技术帮助培育了一种风靡全球市场的新食物。通过这个方式,这个不大的犹太国家所做的贡献让无数农民和消费者获益良多。

U盘: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将信息从一台计算机传输到另一台计算机需要笨重的硬盘、冗杂的传输线以及漫长的时间等待。而快进几年后,传输信息时人所需要做的就只是插入他们的U盘。在短短几分钟内,原来需要传输几个小时的文件就能完成传输且随意访问了。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只有拇指大小的驱动器完成了以前需要又大又笨重的硬盘才能完成的事情呢?答案在于人们接触到了以色列的发明M-System。1999年,M-System申请了后来发展成为USB闪存驱动器的专利,2000年,IBM公司开始U盘的营销,之后,U盘取代CD变成了数据传输方式的主要工具,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U盘极大的存储容量以及便捷的存储方式。与同等重量的20-30克的软盘相比,U盘能够容纳800-1000倍于软盘所能容纳的数据。

就像许多以色列开发的技术一样,U盘的影响大大超出了它所在的领域—它改变了人与计算机界面的交互方式。U盘促成了一种新信息传输的方式,这一方式更有效更简洁。更重要的是,U盘这一产品和其他众多准备上市的产品进一步巩固了以色列技术发展中心的位置。在这一过程中,这个犹太国家所创造的发展成果和创新失去了自己的民族属性,变成属于全世界的产品,这同时也使得,以色列创意逐渐成为全球共识。

无人机
从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以色列在无人驾驶飞行器领域的先驱Shabtai Brill指引下率先推动了无人驾驶飞行器(无人机)在国际领域的发展,Shabtai Brill是无人机军事应用战略的第一人。“Shabtai Brill觉得在距离以色列边境只有两英里的地方拍照需要太多太繁琐的准备工作。1969年,Brill在曼哈顿的一家玩具店购买了三个飞机模型,并将它们带回了以色列。然后,他在飞机模型上装了带有计时器的35毫米的相机,相机设定为每十秒拍一张照片。这一设计标志无人侦察机的诞生。Brill飞机模型项目的成功以及以色列对有价值才能的渴望,最终驱使政府为无人机技术发展提供了了大量的资金支持。”

“起初,以色列的无人机主要应用于军事方面,而后迅速衍生出了很多民用功能,如应用于农业以及国内安保方面。以色列的工程师通过军事机构开发无人机时,为其设计了多任务工作平台。设计人员搭建的无人机在搭载大量的传感器的同时还能装载许多军事和非军事的有效载荷。”

在以色列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由军方主导的研究和发展项目会带来很大的民用红利。以无人机为例,强大的军事支持和以色列地理位置的战术需求使以色列成为全球无人机行业的领路人。实际上,这意味着由于以色列对国防建设的长期投资,以色列生产的无人机能够在安全方面和农业方面提供低价以及拥有大数据技术支持的解决方案。

以色列的创新技术充当中以关系的驱动者:

通过在农业、计算机、通信等多个领域的贡献,以色列在技术发展的万神殿中占有了一席之地。以色列凭借政府扶持、国人的聪明才智以及极具竞争性的国际市场创造的新技术改变了系统运作以及数据处理的方式。中以创新全面伙伴关系以以色列众多科技成果为背景,明确将以色列的技术动力与中国繁多的项目和资本相结合的目标。亚投行、亚洲开发银行和其他银行的金融数据处理分析显示,以色列的技术专家可以在提高中国大陆的农业产量方面达到两国双赢的效果。

将以色列的技术提供给非洲解决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提供给雅典解决端口安全问题,同时也提供给欧洲改善数据管理方式。这种创新全面的伙伴关系为输送以色列技术提供了快车道,同时也增强了以色列技术创新在“一带一路”倡议范围内的影响力。以色列在农业、数据管理和设备驱动平台制造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些技术一定能够帮助中国实现其既定的政治目标。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下,以色列的创新技术能够提高农业产量、简化数据交互界面以及降低恐怖主义网络的风险,同时还能将拉近东西方人民的距离。中国与以色列的理念相结合,利用这个犹太国家现有的和正在发展的技术和方法,中国将建立更广阔的地区和谐局面,同时扩大相互之间的经济合作。

Published: 27-11-2017
翻译:郑慧 关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