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35

每个新时代的创新—以色列政府如何通过建立创新中心将沙漠之国变为创业之国

以色列由人民军队创建,这为以色列国家和军事发展不断整合打下了基础。

建立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需要政府和人民的积极参与。以色列政府和人民通过在历史中共同经历的苦难和在不断的冲突中磨练出这种伙伴关系,产生了对抗逆境所必要的韧性,转换了有利于自身的战略。其原因在于以色列一直受到邻国的生存威胁。但是,克服困难只是建立创新国家的要素之一。如果没有政府的构想和灵活的政策,以色列不可能让沙漠开花。不论是早期犹太复国主义先驱们的艰难建国过程,还是犹太国家一以贯之的政策,以色列一直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推进高科技创新。最终,年轻的以色列已经成功改革了农业生产方式,建立了国内的用水安全体系,开发出解决无数全球性问题的技术方案。

回顾以色列政府在推动国内创新中发挥的作用,可以看出自上而下的改革是创建发达高科技产业的催化剂。反过来,创新型政策也有利于改善以色列政治和地缘战略地位。将一定比例的国内生产总值投向研发,规划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和以色列创新局,都在促进创业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播种:创新、犹太复国主义和生存
以色列目前技术上成就的基础受到西奥多·赫茨尔(下图)前瞻性的描述和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的战略思想所启发的,还有对不公正社会制度的公开反对。早期犹太复国主义领袖宣称“如果你愿意去实现,那就不是梦”,向人们传输一种理想主义,即决心和纯粹的意志会改变现实。赫茨尔强调:“当下,犹太人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是麻木不仁,甘受欺凌与贫穷之苦。第二条是反抗,公然敌视不公的社会体制。我们选择第三条。我们希望推动文明进步、向外扩展福祉、为各族交流提供便利以及实现未来社会正义。”

其实,赫茨尔的观点以及以色列人的经历体现了理想主义的本质内涵。对于刚刚成立的犹太国家而言,理想主义是克服面前重重困难的唯一动力。以色列人需要做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同时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被投入到研发中。创新和乐观主义确实为以色列的新生开了好头。为了建立可持续的经济体制,以色列政府制定政策、提出倡议和方法,彻底改写了以色列的历史,将以色列从失败者转变成20世纪和21世纪当之无愧的全球高科技赢家。

实用主义政策
建国初期以来,以色列致力于营造创造性思维氛围(详见之前《关注》的以色列创新故事系列)。通过建立机构和完善立法,以色列将创新方法与实际应用结合起来,促进国家现代化建设。在适应发展过程中,政府“意识到出口不断增长,要求以色列的工业政策必须有所改变”。而且政府对发展民用工业也很感兴趣,考虑到军用研发已经取得一定成功,以色列总理列维·艾希科尔(Levi Eshkol)让他的老朋友卡特查尔斯基·卡特兹尔(Ephraim Katchalski Katzir)教授任民用工业研发特别委员会的领导,由政府出资建设。这位教授在军备发展局(RAFAEL,Authorit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rmaments)创建时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艰难条件下,创新的种子在犹太国家生根发芽。政府对军备发展局的支持表明,政府在积极推动军用与民用各方面的研发。

以色列政府敏锐察觉形势变化,并相应地对政策做出灵活调整,促进了以色列开启民用工业研发的新时代。1968年,政府委员会建议通过工商部设立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是以色列的创新资源库,是推动高科技进步和科技投资的官方组织。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简称首科办)给私营企业开展的商业研发项目提供政府补贴。在创建首科办之前,以色列政府通过国家研发实验室、学术研发中心和重要的国防和农业研发中心来支持企业发展。随着以色列的法律政策更加贴近实际,工业研发得以迅速发展。 “从1969年到1987年,以色列的工业研发经费每年增长14%,高科技产品出口额从1987年的仅4.22亿美元增长到1987年的33.16亿美元。

以色列生态系统创新发展的不同阶段
以色列的研发政策催生了以色列高科技创新发展战略。这些政策经历了四个不同的发展时期,每个时期的研发政策都对建立以色列的创新经济做出了重大贡献:

1947年- 1963年:愿景,精神和生存之战。 工业在以色列建国和国家安全策略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总理大卫·本·古里安领导下的国防部在外交关系和发展本国工业方面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1963 – 1967年 经济实用主义前景。工业在以色列经济中也发挥了作用。

1967年- 1985年 六日战争禁运结束了以色列自给自足的经济。 工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成为经济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以色列工业确立了双重目标—安全和经济。工业的快速发展严重依赖出口。因为战争,以色列国防军声望大增,全球对以色列产品需求也大幅增加。达到目标、必要性、潜力和组织能力,在国防部内部设立了负责出口武器和技术的机构,促进国防出口。同时,工业私有化开始发展。

1985年到现在:一开始,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了商业行为模式的发展和对出口的严重依赖。放弃自给自足的自由资源,在世界市场上采用创新和竞争的方法,增加了出口潜力。从90年代初开始,全球军备市场的复苏带动了色列国防出口的蓬勃发展。 实现工业的经济效益成为一个目标,而出口是实现效益增长的唯一手段。 两个理由保留下来:盈利的国防工业有利于市场发展,并保障了国防军的优势地位。 这一时期工业私有化继续发展。

以色列政府政策促进创新
以色列人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复杂恶劣的环境,这就是有名的以色列精神。这一点从以色列政府不同阶段的创新发展政策中可以看出。通过采用不同的现实手段来促进国内研发和以色列的科技价值,展示出以色列能敏锐察觉到当前问题并灵活解决问题的能力。

1947年到1963年是以色列的制度建设阶段。这一时期滴灌技术是国家长期稳定的基石。1958年以色列通过了高等教育法,1960年建立了首个海水淡化工厂,这些是以色列早期发展的标志性成就。政府领导人在这一时期采取的行动最终促进了以色列后来的技术进步和科学发展。(了解有关此主题的更多信息,请参见SIGNAL关注34——《本-古里安的以色列创新与科学发展愿景:哲学与政策:中国和“一带一路”的以色列案例研究》)

在以色列发展的第二个和第三个时期(从1963年至1985年),全国各地出现了一系列巨大的社会转型。 面对扩大的国家领土(以色列1967年六日战争胜利的结果)和区域动荡引发的环境危机和农业危机,以色列政府通过促进国内创新的政策和方案,巧妙地处理这些过渡时期出现的问题。以色列按照全球市场的需求进行国内生产,它与美国(通过美国-以色列工业研究和开发基金会BIRD) 和欧盟建立重要的国际伙伴关系,促进学术、科学和军事技术的研发和技术合作。

从1985年至今是以色列技术发展的第四个阶段,以色列已经制定出了一个多样、全面的政策—一个不断适应正在改变的全球经济秩序的政策(更多有关以色列在全球市场方面上的创新,请参看SIGNAL关注37)。1985年以色列颁发了“鼓励产业研发条例”(Law for the Encouragement of Industrial R&D,缩写LEIRD),推动了这一重要时期以色列的创新发展。从那时起,这一条例成为以色列国内立法的核心内容,政府制定有关工业研发的政策都以该条例作为参考。该条例的目标明确,即发展以科学为基础、以出口为导向的产业,促进就业并改善国际收支平衡。为了实现该项条例的目标,政府颁布法律,为扩大和利用以色列的技术和科学基础设施提供保障,任用高科技人才。从“铁幕”落下前到智能汽车和大数据的兴起这段时间,以色列政府制定了非常多实用的办法和条例,确保以色列创新生态体系的发展。

首席科学家办公室
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在促进投资、研发和将初创公司推入以色列市场方面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自1974年成立以来,首科办一直是以色列政府与创业生态圈之间的重要枢纽,“为老牌的公司提供50%的研发经费,为新成立的公司提供66%的研发经费”7。首科办运作了一些项目,如“磁铁”项目,“鼓励由技术孵化器以及双边和多边国际研发合作主导的具有竞争力的研究”8。进一步强调政府支持在经济驱动多元化方面的价值,最近的研究表明了这样一种观点:“政府资助的研发成果比私人资助的研发成果更有收益,产生的利润也多得多。”首科办和其背后政府提供的资金为以色列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氛围,降低了投资风险,同时提出了一系列针对全球问题的创新解决方案。

国际合作:工业研究与开发基金会和全球市场前景
美国-以色列工业研究和开发基金会(BIRD)成立于1977年,“旨在促进两国(私营部门)的合作,支持有利于两国共同利益的非国防和工业研究和发展。”1975年,BIRD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的支持下获得批准,旨在促进以色列和美国的之间的金融合作。“BIRD基金会只资助在以色列研发,在美国上市的项目。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美国跨国公司在以色列开设研究和发展子公司时,BIRD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政府支持创新,成果显著
“每年以色列在研发上投入110亿美元,其中超过90%的资金通过合资企业流向高科技产业。以色列与其他国家在技术研究领域不仅竞争,还会进行合作,以色列已与16个国家共同投资项目。”12以色列政府提供长久基金和政策支持,在众多高科技重点产业中降低创新风险,增强国内市场活力。

“政府资助研发比私人资助的取得的成果更加显著,所获盈利也更多,”这一点表明建立犹太国家强硬政策的有效性。原因可能在于首科办“挑选赢家”的能力,或者说申请资助的过程可能会迫使公司自行选择项目,使用更有组织性的预评估和计划技术。

十九大和全面创新伙伴关系
在十九大上,中国宣布其发展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新时代将由军民合作推动创新进程。在以色列这种合作一直是创新发展的核心。通过政府政策的融合,克服多方面困难的纯粹意志,以色列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高科技强国。在打造国际创新科技中心的路上,以色列出口创新方案解决了众多全球危机,得到国际上的广泛赞誉。最近全球创新指数数据显示,以色列是北非和西亚唯一综合经济实力位居前十的国家。(商业成熟度排名第五,上升一名;知识和技术输出排名第五,上升三名);以色列在科研和风险投资交易方面位居首位,信息通讯技术服务出口排名第一,研究和开发排名第二。以色列在几乎所有的创新中心中都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中国最近宣布与以色列的关系为全面创新伙伴关系就不足为奇了。考虑到以色列在科学和研发方面的专长,所有国家,特别是那些寻求实现小康的国家,都应该促进与以色列的双边合作,并将以色列的技术解决方案整合到解决国内问题上,其中包括从农业管理到安全评估和大数据分析。

其他参考资源:
1)http://mfa.gov.il/mfa/innovativeisrael/economy/pages/israel-climbs-to-the-17th-spot-in-the-un-innovation-ranking.aspx
2)http://www.tau.ac.il/~manuel/pdfs/R&D%20Policy%20Israel.pdf
3)http://www.cija.ca/israeli-innovation-success/
4)https://www.globalinnovationindex.org/

中以交流学会已出版有:
1) SIGNAL 关注 34
2) SIGNAL 关注 31
3) SIGNAL 关注 27
4) SIGNAL 关注 24

Published: 13-11-2017
翻译: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秦金琦、王伟、冀辉 审校:SIGNAL关媛、北京语言大学 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