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 #3

march302016

新中国和以色列的建国有个共同点,两国都建立在贫穷和荒凉的基础上,且最初都是农业社会,都缺乏足够的水资源。经过多年的发展,两国均已成为世界上领先的工业和技术型国家。中国得益于其庞大的人力资源,以色列则充分利用了犹太人创造性的创新思维。中国成为制造业中心,以色列则在很多高科技领域领先全球,尤其在水资源方面。

全世界范围内,大约有七亿人不能享有干净的水资源。再过10年,这个数字预计会迅猛增加到18亿。2011年,一位美国的成功企业家赛斯·西格尔开始研究全球日益严峻的水资源问题,西格尔先生曾创立并成功卖出若干公司。他开始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最近他出版的新书《让我们拥有水》公布了他找到的答案。西格尔先生成为解决世界水资源问题的典范。

在研究一个又一个的案例后,他发现以色列是高效储存、再利用、生产和使用水最全面的国家。他从整体的角度看待水,看到以色列可以为所有不分大小、贫富的国家提供各种水处理方案,包括提供清洁干净饮用水和低价提供灌溉用水的方法,以及尖端工业技术。这些方案的规模成本使得他们对各种规模的人口都有很大价值。

以色列的水资源管理经验主要是有关保护、创新与合作。但这个成功故事背后也有过失败的教训。从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成立以来,不同部门之间对有关水的法规和定价方面存在很大的争议。这种情况在2000年变得愈发严峻。之后的几年里,以色列的水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因为100%的以色列水需求主要是依赖地下水和雨水。

2006年,以色列议会修改了1959年发布的《国家水利法》,目的是授予以色列水资源管理局独家水管理权。以色列政府采取的另外一个重要步骤是号召以色列人一起参与合作。通过向以色列国民巧妙解释,如果再不对水资源进行保护和创新,以色列将会面临怎样的危险,这成功地让以色列人参与全民合作。他们还拍摄了一则电视商业广告,向人们传递了这样一则信息:他们在节约水资源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参加拍摄这则商业广告的人中,有大众熟知的名人、也有漂亮的演员和模特,画面显示这些人的脸犹如缺水的土地般开裂。除了这些宣传以外,还在小学、初高中举办“我们为何需要节约用水和如何节约用水”的教育活动。作为受到干旱威胁的以色列,每个家庭都放弃了真正的草地,而是在他们的花园里用人造草皮代替。他们还把花园中季节性花卉植物替换成更适合半干旱气候的耐旱本土植物。水资源管理局的代表们还挨家挨户上门,在用户的淋浴喷头和水龙头上免费安装设备,将空气注入水流中,节约大约三分之一的用水,但同时还给人一种水流很大的感觉。

以色列还在全国范围内号召人们减少2分钟的淋浴时间。用水管洗车则是非法行为。而那些少数能负担得起维护草坪费用的家庭,只允许他们在晚上浇灌草坪,从而避免因太阳曝晒而引起的蒸发。当时以色列非常接近打开某地的水龙头却发现没有水流出来的情形。孩子们从学校回到家后,会让家长在洗碗的时候关掉水龙头,而不是一直开着水龙头洗碗;如果发现花园浇灌系统中有漏水的水龙头和孔洞,他们还会告诉父母。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以色列人民都意识到自己需要节约用水并愿意合作。在接下来几年间里,以色列国民的用水量下降了18%。

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水资源管理局将水价提高了40%,而增加的收入则被用于水基础设施建设。其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鼓励每个家庭将曾经的绿草地和花园进行各种改造,或改为人造草,或铺碎石子并放置盆栽植物。许多家庭更愿意节约用水的同时也省了钱。
同时,水资源管理局与一些私人创新科技企业合作,开创了一系列的水生产和管理方面的创新,比如遥感读取数字仪表(这在美国也并不常用)。

以色列还开发出农业方面节约用水的新技术,并不断改善滴灌技术,这种技术现已遍及全球。以色列还在农业中广泛应用污水回收技术。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以废水再利用为国家重点的国家,其86%的废水和55%的灰水都是再生水!排在以色列后面的是西班牙,废水再利用的程度达到16%。相比之下,美国目前的回收水量还不到1%。就饮用水而言,以色列开发并完善了逆渗透脱盐海水淡化技术。事实上,以色列一个海水淡化厂每天可以生产62.7万立方米的淡水。

海水淡化(脱盐)提供超过了25%的以色列总的用水需求。过去十年,以色列新建了4个海水淡化厂。以色列最南边的城市—俯瞰红海的埃拉特100%的淡水用水都是通过脱盐海水得到的。一些科技公司提供的创新方案根除了城市地下管道的渗漏,并使用包括砂含水层处理等各种技术来净化水。

通过以色列的海水淡化技术和对共同河流水资源的利用,以色列和约旦的合作每年为可以约旦带来140亿加仑的淡水。以色列在特拉维夫城外新建的海水淡化厂已于2013年完工,现已达到全部生产能力并满负荷运行。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厂—索利克反渗透海水淡化厂预计每年可生产400亿加仑淡水供以色列使用,而且还有可能惠及邻国。

以色列的水资源外交为全世界的成功伙伴关系创造了一个平台,从主要经济体中国到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加利福尼亚州。以色列的水处理技术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和拉丁美洲得到应用。2015年,以色列与山东省寿光市合作,建立了一个水城,其特点就是利用尖端科技恢复被污染的含水层,为该市废水处理、提供干净水源创造了条件。

SIGNAL相信,以色列给世界带来水处理方案的方式能够为“一带一路”提供最佳的经验例证,无论在具体项目中的双边和多边合作方面,还是在通过创新识别和定制解决方案方面。从中国的角度看来,以色列对水资源进行国有化的决定推动了重要的创新和商业机会。

以色列最初建国的时候是第三世界国家,现在则成了创业国度,并通过新技术影响了全世界的水生产和水资源保护,这些新技术也带来了与水相关产业的全球化。由此产生的技术得以让以色列与很多国家在共赢的框架下培养良好的关系,增加就业机会,提高收入,最重要的是让更多人喝到新鲜干净的水。

西格尔先生在全世界调研后发现,以色列在水方面取得成功的关键是其在创造一个综合的水管理项目方面的社会心态。以色列的水系统由政府运营,同时也有一些私人企业参与部分工作。例如,位于以色列中部哈代拉市的海水淡化厂就是由民营公司IDE技术公司与政府签订合同后建立并运营的,其生产的淡水全部由以色列政府购买。这与没有中央管理的美国正好相反,美国在国家层面和州府层面都没有统一的管理机制。

虽然以色列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转变为以资本主义经济为中心的国家,现在又发展成为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它在供水系统方面应用的仍然是双赢的社会主义哲学。这点也许可以作为典型范例服务于“一带一路”项目。

想了解更多关于以色列的内容,请参考我们的以色列资源中心网站http://sino-israel.org/irc/
我希望您将继续订阅SIGNAL关注。

Published: 30-03-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