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关注 21

“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是为从亚洲到非洲等地的数亿人口带来切实的经济发展动力。通过强大的政策协调和基础设施互连,通过创建重要的人与人之间的网络,“一带一路”有可能将世界上大片地区连接在一起。为了让这个“中国梦”成为现实,中国必须对“一带一路”所经过的不稳定地区有精准的了解。要制定全面的战略来应对当代丝绸之路不断变化的安全要求,中国必须依赖区域伙伴和实战经验来指导制定出务实的政策。在投资区域合作伙伴的帮助下,中国可以减少投资风险、稳定能源市场和提高安全水平。

因此,SIGNAL关注21将重点论述来自以色列主要研究机构提出的解决中东稳定开创性且权威性的方法。将闻名世界的以色列安全专业知识与“一带一路”沿线面临的多层面安全威胁相结合,我们希望描述更紧密的中以关系如何对中国有益。为了强调以色列带给全球安全讨论的价值,SIGNAL关注21将讨论2017年2月21日由贝京萨达特研究中心(BESA)与国际圣约之子会(B’nai B’rithInternational)共同主办的“东地中海地区战略挑战”会议上提出的重要观点和见解。

 

“一带一路”倡议和中东:风险和机会

中东地区的稳定直接影响到中国市场。作为最大的国际能源市场,中国的命运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东地区的石油生产,以及重要水路如亚丁湾、苏伊士运河和东地中海地区的航行自由。除了能源资源外,中东地区也是中国货物进入非洲和欧洲市场的重要中转站。中东地区日益成为中国海运和金融连通的重要交叉点,中国希望其政治环境更稳定,保护其经济利益也在情理之中。

对中国来说,要和谐地进军中东地区,就必须解决一系列的地缘政治问题,从难民流动及难民带来的影响、连续不断的叙利亚内战,到逊尼派和什叶派国家之间不断恶化的紧张局势等。 由于这些冲突和人道主义问题覆盖广,历史也很复杂,中国在进入这个“蜂窝”的时候一直很谨慎。然而,正如以适当方式进入蜂窝可以带来蜂蜜这种甜蜜的奖赏一样,对中东地区准确的理解能为中国伙伴带来巨大红利。

 

“东地中海地区的战略挑战”会议

2017年2月22日,贝京萨达特中心与国际圣约之子会共同在巴伊兰大学主办了第二届“东地中海地区的战略挑战”国际会议。分会主题包括:大中东地区不断演变的危机情况、应对挑战的战略回应-国家视角和移民/难民危机及影响。与会者包括以色列学术界的重要人物如波阿斯·加诺(Boaz Ganor)教授、SIGNAL研究员贝京萨达特中心上届主任伊福瑞姆·殷巴(Efraim Inbar)教授,以及SIGNAL研究员鲁宾中心主任乔纳森·斯拜尔(Jonathan Spyer)博士。

会议提出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局势方面有必要展开更广泛的对话。为更好地详述各小组会议的主要观点并与“一带一路”相关领域联系在一起,我们将逐个进行分析。

 

中东不断演变的危机形势

国内冲突和政治动荡,加上整个地区政府转型的大环境让中东地区呈现出新的地缘政治现实。按照波阿斯·盖诺(Boaz Ganor)教授(左图)的发言,恐怖组织正在演变成为包含合法元素的所谓“混合型组织”,作为对这些组织的长期暴力和政治操纵战略的补充。在他的分析中,盖诺教授讲述了恐怖组织政治合法化将会带来后果,主要后果是它们会影响到更多的人以及通过非军事化部门接收国际资助。

以中东为例,随着真主党、哈马斯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影响和资助的增加,导致了这一地区暴力不断升级。此外,这些混乱地区为极端分子提供了极好的训练场所,在战场上打磨技能,然后将这种经验渗入到欧洲大陆和其他地区。

全球圣战分子网络的发展严重威胁到地区的稳定,对能源市场和商品在中东走廊上的自由流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中国投资人和政策制定者来说,中东国家的衰落留下的长期人文和经济的空白会对国内政治产生巨大的影响。在新疆和宁夏这两个维吾尔族和回族及中国穆斯林人口聚居的地方,前伊斯兰国战士涌入到这个早已不安稳的地区会带来爆炸性的后果。

这种情形可能很快就会来临,中国必须依靠可信赖盟友的经实战检验的经验来确保国内的和平与安宁。在以色列专家的帮助下,中国有机会打造针对新恐怖组织的战略优势,同时加强与重要伙伴之间的关系。如果加以有效利用,以色列的安全专业知识能够帮助阻止恐怖分子进入中国,也能帮助减少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投资风险。

 

对挑战的战略应对-国家视角

“对挑战的战略应对”分会主要由希腊驻以色列大使毕卡思先生(HE Konstantinos Bikas)和俄罗斯战略研究院的艾琳娜·苏坡妮娜(Elena Suponina)教授,海法大学的邵尔·超若夫(Shaul Chorev)教授以及SIGNAL高级研究员殷巴(Efraim Inbar教授(图右)。殷巴教授表达了许多在务实应对中东地区不断发展的挑战方面要考虑的重要观点,反映出以色列的地缘政治前景。

Inbar教授谈到了中东地区从受美国影响的二战后世界秩序转向新的由俄罗斯和伊朗塑造地区新结构所带来的影响。在这一演变过程中,极端分子因素的影响使得叙利亚更加不稳定,促进了全球范围内的暴力行动。此外,虽然伊朗在中东的地缘政治作用在增加,建立“到地中海的什叶派走廊”肯定会刺激在海湾地区及其他地区的逊尼派势力。

超若夫(Shaul Chorev)教授(图左)则展开论述了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增强的影响。在他的评论中,详细论述了伊朗将如何促进培养以色列和温和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在形成双赢合作的领域,主要在安全和资源管理方面,以色列与之前的敌对国家进行有效合作对很多人来说是有益的。此外,拥有深厚以色列海军背景的超若夫教授还指出与国际大国进行广泛的海事合作会减少中东冲突对国际商品市场的影响。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任何对中东政治变化的准确理解都能带来很大的价值。以以色列为例,不断从伊朗代理人那里传来的恐怖风险和失序以及叙利亚的动荡,都为及时和准确分析中东地区和其他地区的战略形势带来考验。因此,中国很有必要结合以色列安全专家收集的战略观点,确保投资环境风险更小。

 

移民/难民危机和影响

在这个最活跃的专题会上,SIGNAL研究员及荷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鲁本中心的斯拜尔(Jonathan Spyer)教授(图右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论述了叙利亚难民危机的广泛影响。他将伊拉克和叙利亚带来的巨大人文危机分解为各个不同的部分,他分析了叙利亚难民的规模(单单在叙利亚受影响的就有1350万人)和对邻近国家的不稳定影响,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等国已经接收了数百万难民,且收到的国际经济援助极少。在其论述中,他认为叙利亚难民向其他中东和欧洲移民,最好的情况是经济紧张,最坏的情况则是完全的政治不稳定。

为了支持其叙利亚难民涌入这一区域会产生巨大经济和社会影响的观点,他指出土耳其每年在人道主义援助叙利亚难民上花费250亿美元。没有欧洲的援助,土耳其被迫为这次危机承担了重大的财务负担,这是一笔长期的开销。

斯拜尔教授认为,土耳其承担的经济负担不仅让它与欧洲邻居之间关系紧张,还有可能设置未来叙利亚国家的界限。这可能会转移中东地区的权力平衡,填补殷巴教授讨论的“后美国时代”的空白。

对中国来说,叙利亚难民危机的影响是广泛的。短期内,叙利亚不稳定会影响商品和服务在中东地区的自由流动。随着中国沿着“带和路”发展项目,叙利亚内战影响会带来风险很大的投资环境,同时使中东早已紧张的安全局势更加恶化。如果能与国际知名的安全专家如以色列的殷巴、超若夫,斯拜尔和盖诺教授建立战略伙伴合作关系,中国就有能力大大减少风险,同时建立重要的伙伴关系,这有益于中国的长期安全。

 

与中国的相关性

毕卡思大使发言说,“在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的海外经济扩张在不断加强。许多中国的国有企业都在各国购买公司和进行投资,展现了中国的经济抱负。同时,中国也建立了几个国际组织,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希望改革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

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高风险环境的理解非常重要。为了找到应对中东地区不断变化的安全局势的有效策略,中国必须与巴伊兰大学贝京萨达特中心这些国际安全专家合作。如果这些重要的伙伴关系得以发展,中国就能够找到应对全球冲突最实用和实际的解决方案,使得中国对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现实了解更深入,同时在“一带一路”沿线更好地进行投资。

 

与中以关系的相关性

很少有国家会自夸它拥有以色列这么强大的对安全的理解。过去70年间,以色列不断经历了来自国家和非国家组织的安全威胁,这也逼迫以色列民众和机构不断反思反恐和风险管理的方法。几十年来,这些实际经验一直引导着以色列的学术机构的研究方向和军事政策的制定。在形成解决反恐和地区不稳定的新方法方面,以色列已经成为安全管理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带着这个国际声誉标签,以色列可以为中国这样的主要国际事务参与国提供机会,并建立有效的伙伴关系,防止在有大量经济投资的地区出现暴力升级问题。

中国和以色列都期待在许多重要领域加强更紧密的关系,以色列对中东安全局势的准确理解和实战经验将无疑能对中国伙伴有所帮助。在实施更大的“一带一路”倡议方面,中国需要实战经验来指导其制定安全机制。因此,我们很容易看到以色列反恐和对安全的理解将成为中国方式的有益补充,确保更和谐的未来。

Published: 16-0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