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71: 抗击新冠肺炎:美国和中国应以以色列为鉴

目前,COVID-19已经传播到全球200多个地区,感染了3,232,061人,夺走了228,504人的生命。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全球供应链严重受损。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要求各国共同努力来遏制这种病毒。然而,美国和中国不是为国际社会共同利益合作,却都玩起了相互“甩锅”的游戏。中国官员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传,称该病毒是由美国军方传播的,而特朗普则称其为“中国病毒”。这两个大国似乎更热衷于利用危机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不是合力“拉平曲线”,导致中美双边关系日趋紧张。

与此同时,中东地区的以色列、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哈马斯却令人瞩目地搁置分歧、合作应对这个前所未有的共同敌人。

就在上周,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罕见通了电话,讨论合作应对疫情的必要性。此后,双方建立了一个联合指挥中心,联合国驻耶路撒冷特派团和世卫组织一直在协助制定应急计划,并为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沟通提供便利。

所有各方都明白,疫情可能从一个地区蔓延到另一个地区,对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带来严重后果。正如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发言人易卜拉欣•米赫姆最近在拉马拉向记者所言:“我们共同的边界和相互之间的关系让我们确信有必要采取严厉措施,在最高层进行合作,以阻止病毒的传播。”

以色列确保救护车能够到达西岸的巴勒斯坦地区,并向巴勒斯坦医院工作人员提供有效隔离和个人保护的医疗讲习班。国防部的军事单位COGAT(政府在巴勒斯坦地区活动的协调机构)已向巴勒斯坦地区运送了数百个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包、数千个防护医疗设备包和超过100升的“醇凝胶”。为防止大规模疫情爆发,COGAT还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了卫生部关于自我隔离指示的阿拉伯语译文

以色列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保证巴勒斯坦劳工向以色列的正常流动。在疫情爆发前,每天大约有12万巴勒斯坦人前往以色列工作。经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贝内特(来自右翼Yemina党)的同意,巴勒斯坦财政部和COGAT之间达成协议,只要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连续工作两个月以上,就可以获准在以色列境内过夜。

以色列承包商联合会和农民联合会已向巴勒斯坦民政部长侯赛因·阿尔谢赫承诺,将向上述工人提供适当的住宿,并提供健康和安全的生活条件。随着以色列边境的关闭,以色列的旅游业实际上已经停顿,以色列雇主一直在以色列的酒店里安置巴勒斯坦雇员。

除了政府主导的行动,两边的公民也在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据新华社报道,加沙一家服装厂的老板“改造生产线,为以色列市场生产医疗口罩和防护服等防护装备”。一些以色列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对阿拉伯公民的感激之情。在以色列,阿拉伯公民占医生的17%,护士占25%,药剂师占近50%。

最近几周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隔离墙两边的人基本上都支持正在采取的措施。巴勒斯坦民意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68.3%的巴勒斯坦人支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目前与以色列合作遏制病毒。希伯来大学杜鲁门和平研究所的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受采访的三分之二的以色列人认为以色列应该在这场危机中帮助巴勒斯坦人。

联合国也一反常态对以色列处理人道主义危机的方式大加赞赏。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周三晚全球疫情简报会上说,“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是对抗冠状病毒的合作典范。”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然而,从全球范围来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毕竟是大海中的小鱼。世界也需要大鱼来扮演他们自己的角色。

随着病毒横扫发展中国家,也影响到难民营和中东等原本就动荡不安的地区,疫情之后出现的第二波和第三波冲击将带来毁灭性的后果。这些冲击的规模和影响要求全球做出更包容、更合作的反应。中美关系紧张加剧,只会阻碍有效应对和解决危机的努力。

纽约城市大学新闻学教授彼得·贝纳特(Peter Beinart)指出:“主张全球化的人们认为,中美合作抗击疫情并不是幻想,历史已对此有充分的印证。”贝纳特教授指的是布什政府在帮助中国控制2003年非典疫情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正如医学人类学家凯瑟琳·梅森(Katherine Mason)所指出的,非典疫情使两国间的“正常合作达到了巅峰”。

中美两国共同努力控制2014年埃博拉病毒的爆发,这也许是危机时期显示合作重要意义的最好例证。贝纳特解释说:“从2014年到2016年,西非有2.8万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远远低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疫情爆发之初预测的140万人。”共同努力隔离和防止病毒传播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历史上,危机往往是合作的催化剂: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如此。诚然,今天的美中关系似乎处于过去40年来的最低点。有些人甚至认为,今天的竞争太过激烈,以至于这些大国无法团结起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但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在3月3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出,“这种病毒没有意识形态,没有国界,也没有种族。各国命运紧密相连。没有人可以通过诽谤他人或推卸责任来弥补失去的时间。战胜这种病毒的唯一途径是团结与合作。”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明白这一点。尽管双方自1948年以来一直冲突不断,但却在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相互支持。以色列在COVID-19卫生安全国家排名中名列第一,这证明它采取人道主义合作方式的有效性。美国和中国最好也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合作。

作者:戴尔·阿鲁夫(Dale Aluf)为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GNAL)研究和战略主管。
翻译:关媛
审校:梁平安

Author:Dale Aluf Director of Research and Strategy at SIGNAL
Published: 3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