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70: 新型冠状病毒和社交疏远的矛盾

在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你可能从未想过“社交疏远”这一概念。但如今,从新加坡到英国,它已经成为日常用语的一部分。在以色列,政府鼓励人们与他人保持距离,避免公共集会,尽可能在家工作。这里面的逻辑在于:如果人们的流动性减少,限制互动,传染的机会就会减少。它扩散得越慢,就越不会压垮医疗体系。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自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另一个公共健康威胁即将出现:那就是孤独。

当科学家们还在努力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心理学家和其他医学专业人士早就研究出孤独和孤立对身心造成的伤害。感觉被隔绝的人更有可能患上抑郁症、经历睡眠问题和滥用药物。孤独也被认为是身体疾病的危险因素,如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狼疮、心血管疾病甚至癌症。每年仅抑郁和焦虑就给全球经济带来约1万亿美元的损失,这让人们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孤独是全球整体疾病负担的一个主要因素,其规模堪比肥胖和吸烟。

这也不足为奇,毕竟,人类是社会动物。我们天生就与他人有联系,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依赖于这种社会联系。但问题就在这里,虽然隔离是对COVID-19疫情爆发的正确反应,但要防止孤独的流行,则需要完全相反的反应。

进一步加剧这一挑战的是,孤立感的增强通常会导致人们不太愿意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疾病的侵害。德国汉堡-埃彭多夫大学医学中心的安德烈·哈耶克(André Hajek)和汉斯-赫尔穆特·柯尼希(Hans-Helmut König)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感到高度孤独的人不太可能接种流感疫苗。台湾学者进行的另一项研究表明,社会凝聚力的增强与增加洗手和接种的意愿密切相关。

老年人尤其脆弱,不仅面临死于冠状病毒的风险,而且还面临疫情爆发后防范措施不足的风险。《时代》杂志最近对2000名年龄在50岁至80岁之间的美国人进行了一项调查,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感到缺少陪伴,27%的人表示感到孤立。大多数缺乏伴侣的人也感到孤单,反之亦然。

随着世界各国政府争相遏制危机蔓延,采取额外措施增强社会凝聚力所需的带宽供应不足。因此,人们需要自己动手解决问题。

在这样的困难时期,人们互相支持,对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表示同情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一个让每个人都感到焦虑的集体经历。幸运的是,有了今天的技术,可增强人们应对压力的积极社会支持已经成为可能

全球许多人已经采取了创造性的方式来保持联系。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文章报道,在疾病的起源地湖北省(译者注:“起源地”为遵照原文翻译,此说法目前仍存在争议),许多人在直播健身锻炼,还有人开设了在线读书俱乐部。DJ和夜总会甚至创造了一个新术语:“云俱乐部”,人们可以在那里观看现场DJ节目,交流现场信息,模拟身处俱乐部的感觉。在意大利,人们聚集在阳台上一起唱歌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这样的行为给他人带来了希望和灵感,让他们参与到有创意的社交活动中来,这可以很好地防止孤独大流行的出现。
人们都在想办法应对这种可怕的现实,他们可以与对面阳台上的邻居聊天,加入一个在线项目,定期与他们的朋友和家人通过短信和视频聊天,并尽可能去帮助比他们更脆弱的人。

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的后果将在它过去很久之后仍会引起共鸣,我们熟悉的生活可能会从根本上发生改变。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我们足够有创意,也许我们可以走出这种感觉,甚至比以前与他人保持更紧密的联系。

翻译:关媛
审校:魏国红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Jewish Journal https://jewishjournal.com/commentary/opinion/312395/paradox-of-social-distancing/

Author:Dale Aluf, Director of Research and Strategy at SIGNAL.
Published: 02-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