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波及以色列?


引言
观念可以对地缘政治产生决定性影响。

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美国视中国的经济增长为对全球经济福祉的良性贡献。由此产生的财富积累被认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民主化进程的初期阶段。近年来,这些看法遭到质疑,导致美国不再信任中国。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国内外言行的理解,再次证实了中国正在成为国际社会稳定威胁的担忧。虽然中国政府方面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通过相互合作拉近国家关系的一种手段加以推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重大项目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一些美国人已经开始将其视为一种经济殖民主义形式。在美国本土,令美国人感到不安的是,《中国制造2025》是一项政府支持的计划,旨在抢占先进技术领域,从而在未来几十年削弱美国经济。这些观念正极大地影响着美国的话语导向。

相反,中国人的看法是,美国意图阻碍中国作为一个主要经济体的崛起,干涉中国的内政。他们将美国在亚太地区增加军事部署视为遏制战略的一部分,认为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挑衅行为。与许多视中国经济增长为零和游戏的美国公司不同,中国认为它自身的发展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双赢。

美国对中国当前的看法可以从2017年的国家安全评估中可见一斑,评估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力量,旨在“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相悖的世界”。

中国和美国现在发现自己正处于两国关系结构的转变之中;其中之一是出现了复杂的对抗与合作形式。随着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以色列这样的国家被迫寻求一种有效地穿越这些交火瞄准线的方法。

以色列-中国-美国三角关系动态
与其他许多在军事和政治上依赖美国、但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亚洲国家不同,以色列在这三个方面与美国深度融合。同时,以色列把中国看作是重要的经济伙伴。

众所周知,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至关重要。美国是以色列最大的商业伙伴,2016年的商品和服务贸易总额超过470亿美元(加上欧洲占以色列双边贸易的60%)。此外,美国对以色列的政治支持是无可比拟的,两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合作框架之一。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两国关系更加密切,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例子就是明证。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全球舞台上日益突出,它与以色列关系的强度和广度也随之进一步加大。自1992年正式建交以来,以中两国在外交政策上的共同利益不断增强,特别是在经济、学术、科技、人文等领域。中国对以色列开创性的创新和技术领域的兴趣,使中国成为以色列重要的贸易伙伴和外国直接投资国。2017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宣布建立全面创新伙伴关系,以中关系得到提升。尽管以色列不把军事技术卖给中国,但在商业上两国贸易关系继续强劲增长,中国赢得了许多基础设施建设招标工程,如特拉维夫轻轨、卡梅尔隧道,在阿什杜德建设新港口,以及管理海法新港口的项目。

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在以色列引发了争论
美国政府的担忧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在以色列购买关键基础设施以及中国对支持“中国制造2025”(包括加强军民融合)的以色列技术的兴趣的质疑。为了处理美国和中国的利益,以色列需要了解决定中国对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采取何种政策的不同思维框架所造成的误解和曲解。一方面是中国的思维框架,自孔子时代以来,中国文化中就嵌入了一种等级森严、自上而下的方法和思维框架, 它重视协调各个部分,以追求执政党定义的中国利益。另一方面是美国个人主义草根文化形成的心理框架。这些截然不同的思维框架,是中美管理国际事务不同方式的核心。面对这一挑战,以色列的目标是在当前局势不明确的情况下找到合作与国家安全之间的平衡。

以色列对两个大国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所表现出的矛盾情绪,在以色列引发了一场有关以色列对华关系性质及其对美关系影响的辩论。这些问题在希伯来语国家报纸《国土报》(Haaretz)的一篇文章中得到了阐述。这篇文章概述了以色列和美国智库对中国上海国际港务集团(SIPG)中标海法港口运营的日益担忧。文章并没有提到SPIG将只运营8.2公里的800米,或者以色列将继续运营剩余的部分。这似乎在暗示着中国将全面控制运营整个线路。

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亚瑟赫尔曼(Arthur Herman)去年11月在美国一家犹太在线出版物Mosaic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暗示,以色列与中国的合作可能会破坏它与美国的联盟关系。赫尔曼质疑“与中国的关系是否以及如何成为一种依赖关系”。这种观点反映了一种由倾向于在黑与白之间做出选择的文化塑造的思维框架,从而得出大国关系存在零和博弈的结论。另一方面,中国人则主要看到灰色地带,这里相互冲突的观点可以共存。

2018年10月,以色列第二频道新闻报道称,在王岐山副总统访问以色列期间,特朗普政府与内塔尼亚胡总理接触,表达了对以色列对华关系发展的关切。这带来了一个问题:美国有理由担心吗?或者就此而言,以色列有理由感到担心吗?在地缘政治现实不断变化的大背景下看待这些关系,或许可以获得更好的理解。

更大的地缘政治环境
以色列对华关系是“以色列外交政策大调整”的一部分。内塔尼亚胡总理看到了一个扩大以色列经济向东延伸的机会。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与美国不同,以色列转向亚洲是出于经济和市场多元化的愿望。

中以在水管理、卫生保健、农业、环境技术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用技术等领域的合作势头强劲。中国是以色列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双边贸易额超过130亿美元。尽管媒体对中国投向以色列初创企业的直接投资大肆炒作,但根据IVC research group的数据,中国投资平均占去年所有以色列初创企业融资总额的12%。在以色列科技公司的并购领域,中国公司仍然远远落后于美国、欧洲甚至日本。唯一的例外是,2016年,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44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手游公司Playtika,占以色列当年并购活动的44%。当年和2017年,中国在以色列所有收购交易中所占比例分别不到8%和1.1%。因此,“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事实上仍然是一个相对较小的角色,”这表明以色列在经济上远远没有依赖中国,并不是赫尔曼的马赛克文章所暗示的那样。

无论如何,中国只是与以色列发展关系的亚洲国家之一。以色列政府不仅在与中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而且还在与韩国、越南和印度谈判。与新加坡、菲律宾和日本的关系正在加强。此外,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已经采取措施改善与沙特阿拉伯、阿曼等海湾国家的关系。尽管没有正式关系,但以色列现在能够扩大与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的贸易。他们通过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国与以色列进行贸易。因此,亚洲(不包括中国)已成为以色列国防出口的最大市场,在2017年达到了其武器销售总额的近60%。其中,最大的买家是印度。

观念分歧和认同
中以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取得了长足发展,但两国关系存在国家安全界定的“玻璃天花板”。以色列推进与中国关系的能力有限,而伊朗仍是中国支持的对象。这种战略观念的分歧将包含经济、学术和文化领域的关系。

以色列的主要敌人是伊朗,它公开呼吁摧毁这个犹太国家。以色列人认为伊朗是中东地区破坏稳定的力量,它为也门胡塞、黎巴嫩真主党等什叶派实体提供武器,发动代理人战争,并扩大其在该地区的势力范围。因此,当伊朗在叙利亚侵犯以色列,并试图开发据信将运往特拉维夫的核弹头时,以色列自然会将其视为一种生存威胁。然而,中国仍然是伊朗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中国政府对伊朗的战略评估,带有两国关系友好性质的色彩。以色列意识到,中国政府认为即便伊朗拥有核能力,它也不会对中国构成生存威胁。

在最近由SIGNAL主办的第三届以色列对华政策年度会议(受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的支持)上,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前负责人哈勒维(Efraim Halevy)提出了朝鲜问题。哈勒维解释说,“朝鲜向中东地区的实体提供了导弹”,“11年前,以色列情报机构发现朝鲜正在叙利亚建造一座核电站”。他补充说,“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中国对朝鲜的潜在影响力”,以及中国未来能否在向朝鲜施加压力、阻止此类事态发展方面发挥作用。同样,虽然中国不认为朝鲜是一个存在的威胁,但在以色列和美国眼中,它肯定是存在威胁的。

此外,中国在联合国一直投票反对以色列。以色列人明白这可能会安抚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尽管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日益密切并有所改善,但这种投票模式仍在继续。

上述障碍坚定地阻挡着以色列和中国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的前景。

与此同时,中以两国在许多领域的看法是一致的。随着“一带一路”计划通过中东陆路连接亚洲和欧洲,该地区的稳定是确保其成功的关键因素。以色列也希望其地区稳定。与海湾国家日益升温的关系,以及与埃及和约旦在水资源管理、能源、农业、甚至情报分享方面早已建立的合作,反映了稳定中东的这一目标。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内存在着为该地区带来稳定和安全的巨大机会,这也是美国寻求的发展方向。例如,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外交政策和国际事务主管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副主任艾兰·勒尔曼(Eran Lehrman)解释说:“中国继续成为埃及的增长和稳定的长期战略投资者,这也是以色列和美国的利益所在。这不是零和游戏,这是一个地缘战略双赢。此外,以色列和中国还有一个共同利益,那就是消除全球恐怖主义的威胁。

结论
两个有着巨大差异的历史现实、文化、政治结构和价值体系的国家,通过相互对立、有时甚至相互冲突的思维框架来看待世界。因此,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将很难找到一个权宜之计。以色列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同时也明白,双方在一些领域的战略看法确实还存在分歧。与此同时,没有其他国家像美国那样支持以色列。到目前为止,以色列确保只与中国进行民事合作。在不破坏与美国关系的前提下,与中国发展更紧密的关系,需要以色列采取一种更加微妙的平衡行动。以色列将需要与美国和中国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此外,以色列、中国和美国将通过参与第二轨道年度对话机制获益匪浅,如SIGNAL在2017年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建立的对话机制,2018年参加对话会的美国参与者是世界犹太人大会(World Jewish Congress)的代表。这样一个论坛为三国提供了一个空间,以便把它们的评估和关切提到三边讨论的前面,以便更好地了解它们各自如何看待世界,并据此协调它们的政策。哈勒维说:“我们(以色列)应该利用这段时间来建立一种有意义的关系,不仅是经济利益,而且还包括更重要的问题。要做到这一点,以色列、中国,可能还有美国,必须调整它们的战略观念。也许,在反恐和为中东带来稳定等共识上进行合作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说:“两只大象打架,倒霉的是草地;两只大象恩爱,遭殃的还是草地。”对以色列来说,就像世界上大多数处于类似地位的国家一样,理想状态是看到这两个庞然大物,避免用二元思维来思考。”

Published: 23-12-2018
翻译: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 关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