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53: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社会及心理因素 –对政策和实践的影响



 中国渴望成为世界和平的推动者,为世界发展做出贡献,维护国际秩序。然而,建立和谐、和平的国际秩序并非易事。2018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和平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和热切期盼,但各国当前面临的安全威胁日益复杂,战争威胁依然存在”。1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要实现敌对国家之间的和解,必须承认它们是和平进程中的正当伙伴,应得到人道待遇。然而,儿童社会化的方式常常使这一重要的先决条件复杂化,妨碍实现和平共处的前景。确保媒体和教育界采用提高宽容和接受他人的政策是实现世界和平的重要前提。

尽管大家都认为人类正在向更加平和、更加合作化的方向进化,这一点可能令人欣慰。但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编制的《2018年全球和平指数》(GPI)则给出了恰恰相反的结果。报告按照和平的程度对全球163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排名,结果表明世界和平状况连续第四年恶化。2 2017年,世界和平水平下降了0.27%,其中71个国家的和平水平有所改善,92个国家的和平水平有所下降。报告的作者指出,“《 2018年全球和平指数》表明过去十年间出现的紧张、冲突和危机仍未得到解决,尤其在中东地区更为严重,其结果是和平状态逐渐持续下降。”

2018年的《2018年全球和平指数》报告揭示了我们这个时代令人沮丧的一个事实: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国籍人们之间的误解、偏见和成见仍然存在。

然而,经常被忽视的事实是,这些消极的信念和态度是在童年时期养成的,而且往往在成人后很长一段时间仍存在于其社会认知体系中。3 3岁的孩子就开始对他人的种族暗示做出反应,4岁左右的孩子就能认同自己的群体,显示出对自己族群内的偏好。到7岁时,孩子们已经具备了对他人怀有负面偏见的能力。此外,正如Bar-Tal 及其同事的解释:“一个有趣的社会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即使个体在人生后期改变他们的观点,与早期获得的族群态度或刻板印象相矛盾,但这种早期获得的认知也不会从大脑中被抹去,并可能在某些情况下自动显露出来。”4这些情况通常是指在认知资源有限的情况,比如在发现自己身处冲突之中的情况下发生的。

政策制定者不能忽视从小就印在无数年轻人脑海里的形象和态度的力量。宽容是通过社会化发展起来的,与家庭一起,媒体及教育机构组成了主要的社会化中介。2007年,由布莱尼可(Brenick)和他的同事们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作者制作了芝麻街电视节目的一个版本,其中来自以色列版本Rehov Sumsum节目的角色拜访了阿拉伯版本Shara’a Simsim节目的朋友。研究表明,看完节目后,孩子们更容易认同外部群体成员的正面特征。5 在另一个由卡梅隆、林赛和拉特兰于2008年进行的研究中,年仅5岁的儿童就开始通过插图故事接触到不同群体间的友谊。这些叙述描述了来自不同群体成员之间的友谊,显示出改善群体间的态度;这让孩子们意识到他们群体的成员也相信不同群体之间的友谊是合理和正常的。6

尽管有大量证据支持社会化在塑造人们理解、体验和处理新信息的世界观方面的作用,但媒体和教育在促进和平及重建和谐社会方面的直接作用在政策和实践中经常被忽视。相反,许多政府已经并继续使用这两种社会化路径作为培养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手段; 这往往以增强滋生偏狭的刻板印象和偏见为代价。以下埃及媒体和土耳其教育系统的案例说明了这一现象内涵的机理。

 

埃及媒体

虽然2017年埃及与以色列的关系似乎正在回暖,出生于埃及的特拉维夫大学博士生哈萨姆(Haissam Hassanein)却写道,“这种暖意并没有体现在埃及的媒体行业,”他继续解释说,“去年斋月的时候, 埃及电视收视率达到年度高峰,这时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在电视中的形象仍然非常负面,他们被描绘成间谍、小偷、杀手和不道德的人。7 哈萨姆还请人们注意埃及国营媒体《金字塔报》发表的一篇题为《犹太复国主义渗透埃及心灵》的文章。这篇文章发表前不久,埃及总统塞西在纪念1973年赎罪日战争45周年的活动上发表了讲话。文章指责以色列给埃及青年洗脑,让他们认为以色列是友好的,并在他们中间播下不忠实的种子。8

这些信息渗透到年轻人的头脑中,在他们中间滋生了一种对以色列和犹太人民的深层和持久的敌意,同时也增强了埃及社会普遍持有的负面观点和看法。以色列和埃及在政府之间开展了广泛的合作,但人民之间的关系仍然充满敌意,这并不令人意外。正如哈萨姆解释的那样,“仇恨教育不幸代代相传,阻碍了实现真正和平的机会。9

 

土耳其教科书中的教育

专门从事监控和分析教育的政策和宣传组织—学校教育和平及文化宽容监控研究所 (IMPACT-se)开展的大量研究显示:一些教科书已经被政府利用,不惜培植狭隘不宽容的思想来影响市民的观点。2015年春天,在席卷土耳其的一波暴力反华抗议浪潮之后,10 IMPACT-se展开了一项研究,以了解中国及其人民在土耳其教育体系中被描绘的形象。作者指出,尽管课程对中国伟大文明的一些方面进行了合理的描述,但“教科书整体表达的是中国人代表‘邪恶的一面’,用狡猾的手段攫取土耳其的土地。”

在一本9年级的历史教科书中,有一段描述中国的文字,这是中国在土耳其学校中经常被描绘的负面形象:

中国统治者未能成功阻止突厥人。这种绝望迫使让中国人采取了如下措施:a)把中国公主嫁给突厥统治者,在此过程中,他们派了许多仆人跟随公主前往突厥王国。这些仆人搜集土耳其人的情报,从事间谍活动。b) 他们给突厥统治者赠送礼物,让他们依赖中国人和中国。c)他们煽动统治者之间互相内斗,并导致突厥国家的分裂。11

这些负面看法年复一年地被加以强化。这从土耳其文学10年级的一篇课文中也可以明显看到这样的语句:

通过阴谋诡计,中国人毁灭了突厥人…突厥贵胄之子成了中国人的奴隶,清白的突厥之女成了中国人的妾室。突厥人放弃了他们的名字…服侍中国人50年。12

来自教科书中“权威讲坛”的态度和形象,深深印在年轻人的心中;影响塑造其认知和行为的心理框架。考虑到童年经历会影响成年人的社会心理素质,2015年发生的反华抗议活动与土耳其青少年这种教育方式去看待中国人之间的联系不容忽视。

 

结论

尽管现在全世界之间的相互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世界仍处在四分五裂的状态。正如2018年的《全球和平指数》(GPI)所显示的那样,近年来,全球和平水平稳步下降,一些地区仍处于持续波动状态。虽然在争取实现和平方面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但和解的进程都是由人来推动的。敌人或竞争对手要想和平解决问题,就必然需要将另一方合法化和人性化。然而,正如上述埃及和土耳其的例子所表明的,一些政府利用媒体和教育来达到其目的,往往以牺牲和平与宽容的理想为代价。相反,它们强化了消极的偏见和模式化认知。考虑到早期社会化在塑造成人的态度和信念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教育今天的年轻人有宽容和接受他人的心态是非常必要的。利用媒体和正规教育作为促进和平的工具才有可能重塑未来。据说孔子(公元前552-479年)曾周游列国,劝说各国君主通过品德教育来恢复社会秩序。作为新兴大国和与世界各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中国可以遵循孔子的这一理念,倡导国际社会以媒体和教育为载体,促进世界各国的和平共处。

 

翻译:关媛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 翻译及项目协调

审校:丛培影 陈影

  1. https://www.chinadailyhk.com/articles/131/136/35/1537426921103.html
  2. http://visionofhumanity.org/app/uploads/2018/06/Global-Peace-Index-2018-2.pdf
  3. Nesdale, Drew. “Social identity processes and children’s ethnic prejudic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ocial self (2004): 219-245.
  4. Bar-Tal, Daniel, Aurel Harrison Diamond, and Meytal Nasie. “Political socialization of young children in intractable conflicts: Conception and evide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Development 41.3 (2017): 415-425.
  5. Brenick, Alaina, et al. “Social judgments in Israeli and Arab children: Findings from media-based intervention projects.” Children and media at times of conflict and war (2007): 287-308. (PDF) Political socialization of young children in intractable conflicts. Available from: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01895108_Political_socialization_of_young_children_in_intractable_conflicts
  6. Cameron, Lindsey, and Adam Rutland. “An integrative approach to changing children’s intergroup attitudes.” Intergroup attitudes and relations in childhood through adulthood (2008): 191-203.
  7. https://forward.com/opinion/375947/egypt-tv-show-israel-jewish-ramadan-sisi/
  8. https://www.washingtoninstitute.org/policy-analysis/view/sisis-anti-israel-rhetoric-new-speeches-old-problems
  9. https://thehill.com/opinion/international/379882-its-a-cold-peace-with-israel-egypts-government-prohibits-full
  10. “China warns citizens travelling to Turkey over anti-China protests,” Hurriyet Daily News, July 5, 2015). Accessed September 10, 2015, http://www.hurriyetdailynews.com/china-warns-citizenstravelling-to-turkey-over-anti-china-protests.aspx?PageID=238&NID=84982&NewsCatID=359.
  11. Pardo & Ekinci. “The Root of Anti-Chinese Protests in Turkey: Strategic Insights from Education.” The Institute for Monitoring Peace and Cultural Tolerance in School Educ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impact-se.org/wp-content/uploads/NEIGHBORS-AND-RIVALS-China-in-Turkeys-Educational-System.pdf
  12. Ibid.8

Author:戴阿鲁(Dale Aluf),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GNAL) 研究和战略总监
Published: 08-1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