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以色列在中亚的合作


前言

“一带一路”倡议对中亚新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来说是一个颇具有吸引力的机遇。中国的投资可以成为欧亚地区发展的重要催化剂,从而促进东西方建立贸易路线,推动欧亚大陆进入第一世界。也许最能体现这种机会的非哈萨克斯坦莫属,它的经济发展目标和地理位置完全符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

一个更发达的哈萨克斯坦将为“一带一路”提供必要的启动平台,扩大中国计划中的多国基础设施建设网络; 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经验对中亚的许多其他国家来说都将具有借鉴意义。与此同时,这期间不可避免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会让“一带一路”倡议最有效地在这一复杂地区得以实施。首先,哈萨克斯坦民众和邻国对中国的发展援助表现出一定的迟疑,他们担心外国投资的代价是自治权的丧失。其他根本问题包括中国援助哈萨克斯坦,帮助其以石油和天然气为基础的经济实现多样化发展,此外,还有目前探讨帮助建设哈萨克斯坦高速铁路系统的可行性。1通过进一步分析我们发现,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的出现源自“一带一路”固有的双边实质。

一些接受中国投资的国家正在重新审视这种长期互利的合作。就哈萨克斯坦而言,经济领域中最紧迫的需要并不一定是中国所设想实施的领域,中国所开展的必要转型并没有第三方国家的专业知识。与正确的伙伴进行三边合作,可以帮助中国解决在哈萨克斯坦面临的一些挑战。以色列的独特优势和政治业绩使其可以成为不二人选。有以色列加入的中-巴伙伴关系将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基础设施发展提供更强大的后勤支持,有利于哈萨克斯坦未来几十年的经济发展,扩大农业生产从而为整个中亚地区带来实惠,此外,这还能提升“一带一路”倡议的政治形象。

哈萨克斯坦-中亚的门户

哈萨克斯坦的成功将被邻国视为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范例。通过大范围促进邻国的基础设施和商业项目,中国将成为横跨欧亚大陆、高度发达和稳定的经济/地缘政治网络的纽带。这种叙述吸引人的一个方面是,中国不断保证“一带一路”倡议是所有参与国共同的、非零和的努力结果。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十次使用了“相互”一词,或许这恰恰表明了中国对这种合作方式的承诺。2

习近平第一次在阿斯塔纳引入“一带一路”倡议其实并非巧合。中亚地区连接远东和欧洲,对倡议的成功与否 至关重要。作为中亚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与哈萨克斯坦的有效合作将为中国带来更大的区域性的成功。哈萨克斯坦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中亚“一带一路”案例研究,因为它是中亚作为一个整体对“一带一路”所带来挑战和机遇的一个缩影。“一带一路”倡议在这里获得成功可以作为中国在中亚地区整体的合作样板。

哈萨克斯坦

自1991年苏联解体及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就一直由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领导,哈萨克斯坦采用“多重向量”的外交政策,与俄罗斯、中国、美国、欧盟、中东的大部分国家包括以色列3 4都保持友好贸易合作关系。这可能得益于哈萨克斯坦广泛积极参与各种国际组织和地区峰会,如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大西洋伙伴关系理事会和伊斯兰合作组织。5哈萨克斯坦的这种外交立场不时能让它在最近的国际政治事务中扮演中间桥梁的角色。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它是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的创始成员。除了解决巴基斯坦和印度关系等众所周知的棘手冲突之外,亚信是除联合国之外,唯一的一个成员国里同时有以色列和伊朗的国际组织。6

根据习近平的“互惠共生”精神,“一带一路”倡议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诸多有吸引力的机会。哈萨克斯坦正在迅速发展,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已经制定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近期目标。哈萨克斯坦国家网站发布的消息称:哈萨克斯坦2030年的目标包括改善国家安全、交通和基础设施,以及开放市场,促进经济增长。7其更加宏大的“2050战略”,提出哈萨克斯坦将进行大范围重组,转变为多元化的、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形态,以期到2050年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30个国家之一。8 9这是个宏伟的目标,尤其考虑到哈萨克斯坦迄今取得的进展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它对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严重依赖。目前,该国约有三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和一半的出口收入来自这个行业。10 11为了使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多样化,它正在吸引大量的外国投资,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过去十年中国已经为哈斯克斯坦经济注入超过140亿美元的投资。12

当前的挑战

理论上,哈萨克斯坦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理想国家。其地理位置、友好的睦邻关系、相对稳定的国内政治体系和日益增加的收入水平都使它的参与成为这项倡议的必要条件,并且外国投资者的风险也越来越低。此外,它对石油和天然气的过度依赖,显示出 “一带一路”倡议预期为伙伴国提供的清晰的增长空间。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中国在哈萨克斯坦也可能会遇到严重的障碍。

哈萨克斯坦与国际社会的积极关系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双刃剑。在哈萨克斯坦民众中,有一种明显的怀疑态度,即“一带一路”可能会让中亚过度受到中国的影响。哈萨克斯坦教授纳尔吉斯•卡塞诺娃(Nargis Kassenova)指出,随着政府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普通民众似乎越来越担心,有关‘中国威胁’的讨论成为公众谈论安全和国家未来的主要话题”。 13这种摩擦不容忽视。2016年,担心中国影响力上升的抗议者成功阻止了一项政策的出台,该政策计划允许外国长期租用农业用地。14 15对中国单边投资的担忧也延伸到了哈萨克斯坦边界之外。俄罗斯是否会欢迎哈萨克斯坦东移的外交关系呢?虽然这个数字在下降,但俄罗斯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进口来源国,约占总量的34%(中国以17%排第二位)。16

通常的分析都会把中国与中亚的关系划分开来,试图用单一的统计数据来评估“一带一路”的进展情况。事实上,仅增加贸易量或增加高铁里程,无论这些数字多么大,都不能代表总体上的成功,也不能平息公众对中国政治动机的怀疑。如何证实中国的互利性精神,确保它的投资回报,保持它对丝绸之路沿线其他伙伴国家的吸引力,同时为哈萨克斯坦寻求的经济多样化和广泛增长做出贡献,这些都将是一个挑战。

哈萨克斯坦等国农业科技方面与以色列合作

与以色列合作,中国将更有能力兑现承诺,改变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发展。这在最普遍的层面上是合乎逻辑的:哈萨克斯坦最终的目标是转型为以信息为基础的经济体; 因此,中国与一个已经完全完成这一过渡的国家合作将更加有益。更具体地说,以色列的专门知识对最重要的经济部门会特别有用。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的一项研究发现,哈萨克斯坦在小麦、牲畜和物流这三个方面的发展潜力最大。17

目前,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主要的小麦生产国之一,它向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许多邻国出口小麦,占这些国家小麦进口总量的大半。18也就是说,哈萨克斯坦对现有市场和新市场的出口都将大大增加。例如,意大利这个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出口伙伴(石油销售)19 20,从哈萨克斯坦进口不到1.5%的小麦。21主要原因在于哈萨克斯坦的农业效率低下:布鲁金斯报告指出哈萨克斯坦平均每公顷小麦产量相当于加拿大这样的顶级出口商产量的一半。22 2016年(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哈萨克斯坦的农业生产率排名第65位,每名农业工人的增值(AVAW值)为7766.49美元。23

哈萨克斯坦提高小麦生产效率对中国的潜在好处是巨大的,因为这种商品的出口可能成为跨欧亚高速铁路的重要需求来源。然而,在AVAW值1529.17美元排名第113位的情况下,中国可能无法在这方面给予哈萨克斯坦足够的帮助。因此,对第三方农业技术的需求是不可避免的,而以色列的农业效率是哈萨克斯坦的10倍(是中国的50倍),这让以色列成为最有可能提供帮助的国家。考虑到以色列之前在亚洲取得的农业技术成就,这种关系的风险也极低。印以农业项目开始于2006年,印度已经建立了超过25个先进的农业中心。24基本上,任何新的中以农业合作都将是现有两国关系的延续:在上个月的以色列国际农业展上,以色列一家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将为中国山东的农民讲授干燥气候条件下的农业技术和策略。25

哈萨克斯坦的畜牧业正蓄势待发,因为肉类消费与财富增长成正比。26随着亚洲中产阶级的快速增长,对哈萨克斯坦的出口需求将会有较大增幅。除了上述农业效率低下之外,哈萨克斯坦目前没有足够的肉类检测基础设施来确保达到国际卫生和质量标准。27同样,以色列可以提供该技术。由于中国正处于更新自身食品安全的五年计划之中,它也能从以色列在食品安全领域的创新专长中获益。28在运送易腐货物时速度很关键,因此改进后的高速铁路系统将很好地为哈萨克斯坦在这一领域的区域出口提供服务。因此,以色列在这方面可以提供帮助,改善霍尔果斯陆地港的交通。

以色列拥有数量众多的先进物流公司,可以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经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高速铁路计划中提供帮助。例如,在香港注册的以色列运营的公司Freightos,已经筹集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资金来开展一些开拓性的服务,如国际货运指数(International Freight Index),它实时比较不同平台的运输成本。如果能够得以实施,以色列的物流技术也可以帮助减少目前困扰霍尔果斯陆地港的效率问题,因为转运延迟和运货车辆短缺是导致平均过境时间10.6小时的两大主要因素。29

以色列的先例

以色列历史上的成就可以体现出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经济全球化、共存和拒绝过时冷战时期政治边界的目标(这些在<SIGNAL关注43>中有详细描述)。在地中海东部发现大量天然气储量之后,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建立了“能源三角”,这是一项长期的开采计划。与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自由贸易协定相似,30 2010年以色列和塞浦路斯在在塞浦路斯建立了一个联合专属经济区。31最终,这些条约将带来分布更加广泛的贸易基础设施,反映出“一带一路”努力想要实现的跨国互联互通。5月8日,这三个国家重申推进EastMed管道项目的计划,将为欧洲大陆提供多达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32这些活动均表明,以色列可以为“一带一路”的欧洲政治经济领域铺设外交通道。

结语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建立在发展经济学本质上是“非零和概念”。以色列的参与并不意味着中国必须在经济成果或政治资本上做出让步,以换取在欧亚大陆取得更大的成功。更确切地说,这将是一种正确的认识,即以多角度的方法去适应当今错综复杂的全球模式。以色列不仅仅能在技术、效率和经济领域为中国和中亚提供附加价值。以色列与中亚各国,特别是哈萨克斯坦长期友好合作的历史,可以成为连接哈萨克斯坦人民的桥梁。许多以色列犹太人来自哈萨克斯坦及其邻国,他们带来了一种文化层面的理解,这有助于加强经济联系和政治合作,造福有关各方。在中亚取得成功将证明“一带一路”有潜力从根本上改善欧亚大陆及其他地区数亿人民的生活,而与以色列的三方合作将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

  1. Cai, Peter. “Understanding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Mar. 2017.
  2. Full Text of President Xi’s Speech at Opening of Belt and Road Forum.” Xinhuanet, 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7-05/14/c_136282982.htm.
  3. Clarke, Michael. “TheAsanForum.” Sino-Russian Relations and the Failure of Russo-Japanese Relations | The Asan Forum, www.theasanforum.org/kazakhstans-multi-vector-foreign-policy-diminishing-returns-in-an-era-of-great-power-pivots/.
  4. “Kazakhstan Continues Multi-Vector Foreign Policy in Conflict Resolution around the World.” The Astana Times, 7 July 2016, astanatimes.com/2016/07/kazakhstan-continues-multi-vector-foreign-policy-in-conflict-resolution-around-the-world/.
  5. “The World Factbook: KAZAKHSTAN.”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4 June 2018, 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kz.html.
  6. Feiler, Gil, and Kevjn Lim. “Israel and Kazakhstan: Assessing the State of Bilateral Relations.”Mideast Security and Policy Studies, vol. 107, May 2014, besacenter.org/wp-content/uploads/2014/05/Israel-and-Kazakhstan-Assessing-the-State-of-Binational-Relations.pdf.
  7. “The Strategy for Development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 Official Sit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Akorda.kz, www.akorda.kz/en/official_documents/strategies_and_programs.
  8. Feiler, Gil, and Kevjn Lim. “Israel and Kazakhstan: Assessing the State of Bilateral Relations.”Mideast Security and Policy Studies, vol. 107, May 2014, besacenter.org/wp-content/uploads/2014/05/Israel-and-Kazakhstan-Assessing-the-State-of-Binational-Relations.pdf.
  9. “Address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Leader of the Nation, N.Nazarbayev ‘Strategy Kazakhstan-2050’: New Political Course of the Established State’. December 14, 2012.” strategy2050.Kz, 14 Dec. 2012, strategy2050.kz/en/multilanguage/.
  10. Feiler, Gil, and Kevjn Lim. “Israel and Kazakhstan: Assessing the State of Bilateral Relations.”Mideast Security and Policy Studies, vol. 107, May 2014, besacenter.org/wp-content/uploads/2014/05/Israel-and-Kazakhstan-Assessing-the-State-of-Binational-Relations.pdf.
  11. Fengler, Wolfgang, et al. “Creating Markets in Kazakhstan.” Brookings, Brookings, 20 Dec. 2017, www.brookings.edu/blog/future-development/2017/12/18/creating-markets-in-kazakhstan/.
  12. “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Outlines Priorities with Regards to the Asian Region.”Http://Www.government.kz/, 25 Dec. 2017, www.government.kz/en/novosti/1012894-minister-of-foreign-affairs-outlines-priorities-with-regards-to-the-asian-region.html.
  13. Keough, Jessica, et al.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Views from along the Silk Road.” Asia Policy, vol. 24, July 2017.
  14. Sholk, Dena. “Kazakhstan’s Land Reforms.” The Diplomat, The Diplomat, 15 June 2016, thediplomat.com/2016/06/kazakhstans-land-reforms/.
  15. Kirişci, Kemal, and Philippe Le Corre. “The New Geopolitics of Central Asia: China Vies for Influence in Russia’s Backyard.” Brookings, Brookings, 28 Dec. 2017, 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8/01/02/the-new-geopolitics-of-central-asia-china-vies-for-influence-in-russias-backyard/.
  16. “Kazakhstan Imports 1998-2018”Tradingeconomics.com, 2018, tradingeconomics.com/kazakhstan/imports.
  17. Fengler, Wolfgang, et al. “Creating Markets in Kazakhstan.” Brookings, Brookings, 20 Dec. 2017, www.brookings.edu/blog/future-development/2017/12/18/creating-markets-in-kazakhstan/.
  18. Same
  19. “Kazakhstan.” Atlas.media.mit.edu, atlas.media.mit.edu/en/profile/country/kaz/.
  20. “Kazakhstan Product Exports By Country.” Wits.worldbank.org, wits.worldbank.org/CountryProfile/en/Country/KAZ/Year/LTST/TradeFlow/Export/Partner/by-country/Product/Total.
  21. Fengler, Wolfgang, et al. “Creating Markets in Kazakhstan.” Brookings, Brookings, 20 Dec. 2017, www.brookings.edu/blog/future-development/2017/12/18/creating-markets-in-kazakhstan/.
  22. Same
  23. “Agriculture Productivity by Country, around the World.” TheGlobalEconomy.com, 2018, www.theglobaleconomy.com/rankings/Agriculture_productivity/.
  24. “Active Centers of Excellence under Indo-Israel Agriculture Project.” Embassies.gov.il, embassies.gov.il/delhi/Relations/Indo-Israel-AP/Pages/Locations.aspx.
  25. Hacohen, Hagay. “Israeli Agriculture on Its Way to China.” The Jerusalem Post, 8 May 2018, www.jpost.com/Israel-News/Israeli-agriculture-on-its-way-to-China-554767.
  26. “Livestock Production.” Fao.org, FAO of the UN, www.fao.org/docrep/005/y4252e/y4252e07.htm.
  27. Fengler, Wolfgang, et al. “Creating Markets in Kazakhstan.” Brookings, Brookings, 20 Dec. 2017, www.brookings.edu/blog/future-development/2017/12/18/creating-markets-in-kazakhstan/.
  28. “China Issues Five-Year Plan on Food and Drug Safety.” 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22 Feb. 2017, eng.sfda.gov.cn/WS03/CL0757/169772.html.
  29. “Key Updates from Annual Report 2015, and Quarter 1, 2016 Singapore(.” Corridor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and Monitoring, 22 Sept. 2016, www.carecprogram.org/uploads/1_CPMM.pdf.
  30. Zeiger, Asher, et al. “Israel, Greece, Cyprus Sign Energy and Water Deal.” The Times of Israel, 8 Aug. 2013, www.timesofisrael.com/israel-greece-cyprus-sign-energy-and-water-deal/.
  31. “UNTC.”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17 Dec. 2010, treaties.un.org/pages/showDetails.aspx?objid=08000002802d12b7.
  32. Toi, et al. “Israel, Cyprus, and Greece Push East Med Gas Pipeline to Europe.” The Times of Israel, 8 May 2018, www.timesofisrael.com/israel-cyprus-and-greece-push-east-med-gas-pipeline-to-europe/.

Author:葛家幸(Zachary Glass), SIGNAL研究助理
Published: 28-06-2018
翻译: 关媛,SIGNAL中国协调 审校: 陈影,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