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SIGNALNote43


2017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总部日内瓦发表了题为“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这已经成为中国应对全球挑战及全球治理的指导思想。在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中,改善民生这一目标至关重要。

该思想强调促进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与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平衡的方向发展,促进各国共享发展成果。1 此外,它也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命运共同体的固有属性是互联互通。背后的逻辑是扩大互联性项目也会推动着区域经济的发展。通过欧亚电力互联项目,以色列与欧洲邻国正在电力领域开展合作,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理念和实践方面的体现。

欧洲有它自己的命运共同体构想,以互联互通为目标。体现其构想的其中一个领域是共同利益项目(PCI)。共同利益项目旨在帮助欧盟实现其能源政策和气候目标,即为所有公民提供价格合理、安全、可持续的能源供应,根据《巴黎协定》实现经济的长期“脱碳”。2 欧亚电力互联项目被认为是连接欧盟国家能源系统的跨境项目。

在东地中海,以色列正在借助欧洲的电力走廊,积极推进中东地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互联互通。该项目的基础是利用欧亚电力互联项目连接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三国电网。习近平主席认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共享资源和经济机会的驱动因素,对以色列而言亦如此。以色列领导人日益认识到致力于区域和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对国家经济投资、未来地缘政治的重要价值。这体现出一种更广义的理解,即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依存的全球社会,资源共享将使各国受益。以色列也会像中国那样,通过推进全球命运共同体建设,致力于未来的国际合作与互联互通,促进全球市场发展。

  1. 《 中国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8-01/24/c_136921370.htm,(2018年1月24日)
  2. 《 共同利益项目的问与答——基于能源电力互联互通目标》,欧盟委员会资料摘要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7-4708_en.htm(2017年11月24日)

习近平主席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的以色列视角


从以色列视角看待习近平思想及其对中东地区影响涉及四个关键领域:全球治理、大国关系、“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谈及这个主题时,习近平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让人不禁联想到古代的犹太教义。在犹太思想和传统中,有一个“Tikkun Olam”的概念,意思是“修复世界”,即改善个体所处的团体、社会以及更大范围的世界。

古代犹太思想与习近平思想之间存在的联系表明,犹太人和中国人之间在哲学和实践层面都存在极大的相似性。从建国之日起,现代以色列就致力于习近平主席所阐述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以色列首任总理戴维·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在建国之初就宣布,如果以色列不能依靠自然资源帮助世界,她就要通过创新为全人类做出贡献。以色列一直遵循本·古里安提出的理念,比如,在世界范围内提供拯救生命的血管支架、在全球范围内通用的英特尔旗舰微处理器以及世界各地餐桌上的圣女果等等。

和习近平主席一样,本·古里安总理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国家能够为“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世界自然也不可能将这个国家视为威胁。在这一背景下,习近平思想传递出两个相互关联的理念:第一,减少世界对中国追求“更美好世界”的疑虑;第二,中国特有的方式能够推进共同未来的发展,这对全人类都有益。这些信息本应受到国际社会的热烈欢迎,却经常在接受过程中遭遇犹豫和迟疑。理论上讲,没有国家会对为全人类谋求幸福的目标提出异议。一个潜在的误解是不同文化对“更美好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民主和言论自由是更美好的世界的必需品,也有人认为更美好的世界必须由伊斯兰教法来统治。国际社会上很少有人明白习近平主席是如何准确定义 “更美好的世界”的。

SIGNAL关注41


习近平思想主张采取新的国际关系。SIGNAL研究以色列对习近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影响,在中东问题的背景下审视习近平思想。习主席呼吁全球大国摒弃“冷战思维和大国外交的过时观念”,摒弃“以友谊取代联盟,合作共赢”的理念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到在叙利亚持续7年的危机中,俄罗斯、美国和伊朗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通过代理人方式介入其中,都体现出激发习近平上述思想的心态和方式。然而,有一个国家似乎采取了与习主席对外交事务的看法相呼应的方法,它就是以色列。

SIGNAL关注40

习近平思想和中东–常态化辩证法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是国际舞台上对“常态”的挑战。许多支持特朗普的人认为,“常态”的概念是由强大的精英阶层策划的阴谋。照此思路来看,“常态”是一种有利于精英利益的状态,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从经济到公共道德,都暗中施行分类对待。这种“常态”压制着“人民的真实意愿”,必须在各方面对其进行斗争。而特朗普的反对者则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有违常理,也有违“正常”的国内和国际政治行为准则。在他们看来,所谓“常态”,就是普遍适用的秩序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状态。这是一种“一刀切”的格局,源于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思维模式。这种格局下特定群体的具体需求和重点问题被搁置一边,让位于这种全局性视野。这场争论的双方是水火不容的:把“常态”看成抵制的对象,就不能容忍把“常态”看成追求的目标,反之亦然。

习近平思想可以为这种无休止的辩论找到一个出路。这个出路在于习近平思想坚持构建一种常态化辩证法。习近平之前的中国领导人主要应对的是不断革命的必要性及革命后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们的逻辑是同敌视共产党革命成就的内部和外部力量作斗争。在这一辩证法中,社会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人民在运动中形成。习近平思想以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发展和不断进步为出发点,提出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保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势头,同时加强思想意识信念以及党的绝对领导。

SIGNAL关注39

以色列对习近平思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影响——2018年SIGNAL关注更新

亲爱的朋友和同事们,

作为SIGNAL(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的创始人和执行董事,我想在2018年SIGNAL关注第一期对我们的一些重大发展做个总结。我将介绍我们新的研究领域—以色列对习近平思想的看法及其对中东的影响,包括介绍SIGNAL第二届以色列中国政策年会和我们新的研究轨道以及其他重大发展事项。

对SIGNAL来说,2017年是吉利的一年。在我们位于以色列中部中心的新办公室里,SIGNAL将自身具体定位为以色列主要的以行动为导向的智库,推进中国和以色列政治、外交、经济和文化关系的发展。这一年,我们参与了内塔尼亚胡总理2017年访华规划及访华行程。我们在“中以关系”、“以色列和‘一带一路’倡议”、“了解中国”等领域继续开展研究。我们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合作,共同举办了中以美三方研讨会。我们把以色列研究项目扩展到黑龙江、山西和湖北的大学。

但是,让我们最激动人心的发展或许是打开“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思想”研究的新思路。作为首个在这一领域开展研究的以色列智库,我们有幸能为在中国和全球开展的研究提供一种以色列的观点。SIGNAL有幸加入到研究习近平思想的官方研究群体中,这些群体包括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防大学、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等研究中心。SIGNAL认为有必要向以色列公众、学者、专业人士和政府传达对这一研究领域的了解。

SIGNAL关注38

埃兰·扎哈维和中以体育关系

“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经济框架,它能够通过经济交往和商业合作拉近各国人民与不同文化之间的距离。架设各国人民交往的桥梁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理念,这与财政激励同等重要。以色列意识到文化交流与民间交往的提升能为中以两国在科技投资、政府合作与高校合作等有意义的工作奠定基础。

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架构人际之间联系的一个创新领域就是体育。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截止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总值预计将达到7400亿美元。这一数字非常惊人。体育能增进国际友谊,拉近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这对双边合作尤为重要。中国邀请以色列足球明星埃兰·扎哈维(Eran Zahavi)加入广东足球联赛,打开了中以体育交流的大门。这一创新之举为中以已处于萌芽阶段的全面创新合作伙伴关系又增添了另一个合作领域。

以色列运动员将自身文化规范带入中国:促进深入理解

以色列足球运动员埃兰·扎哈维最近荣膺中超联赛金靴奖与最有价值球员奖(MVP),这遵循了体育外交的悠久传统。体育外交的传统始于中美的“乒乓外交”,这一传统也包括以色列网球明星杜迪·塞拉参加中国公开赛。事实证明,中国体育有效地传达了政治层面的善意,凸显了文化价值观。中国职业体育通过“走出去”,不仅吸引了本国人民,还聚集了全世界的目光,带来了大量的金融投资。

SIGNAL 关注 37

回顾2017年以色列科技之路

以色列已经成为科技创新的代名词,这得益于以色列在近70年的现代发展史中政府和民间的有效通力协作。

开国元勋的治国理念、历届政府采取的务实政策和几代人在高科技领域富有远见的多元化思考,为打造这个创新国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政府政策、战略思维和行动导向的协同作用下,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一直支持通过创新科技研发和应用,开展可持续发展战略。

SIGNAL 关注 “以色列创新系列”中的前几期告诉我们,政府对高校多层次科学和数学研究的大力扶持,加上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以色列人民对维护国家安全的渴望,两者的结合形成了一种动态的高科技生态体系。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又称“硅溪”(Silicon Wadi,Wadi一词在希伯来语中是小溪谷的意思),已成为以色列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对全国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1 回首2017年,以色列众多初创公司业绩斐然,无论是初次上市还是并入跨国企业,都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为政府带来了税收,并继续保证了以色列在国际市场中优越的科技枢纽地位。

  1. 以色列现有4300家初创公司,其中2900家位于硅溪十英里范围之内,发展密集程度仅次于美国硅谷。

SIGNAL关注36

全球市场中的以色列技术

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已渗透到现代社会的许多方面。无论是我们沟通、养活几十亿人,还是构建对周围世界复杂的视觉和数字化认知的方式,以色列的探索和研发机构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通常都默默地在提高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活质量。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突破已经给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都带来了益处。从手机芯片制造、农业滴灌技术到卫星创新和生物科学的重大进展,如手术支架和无数新研制的癌症治疗方法,以色列的科技都在参与并且还占有十分重要地位。因为这些多样化、革命性的创新技术,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往往和科技、工程以及农业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

从现代以色列国建立以来,国家就给科技研发提供了强大的财政支持,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25%。从建国起,政府出台的政策就一直在鼓励和支持科技研究与发展创新。这种对科技创新的注重是受到杰出的犹太复国主义领袖西奥多·赫茨尔、大卫·本古里安和果尔达·梅厄等人观点的影响。他们十分重视让以色列通过科学和技术创新的方式来推动地区和世界的不断发展。因此,以色列变成了许多国际品牌包括IBM、英特尔和谷歌的研发中心。在这里,以色列的创新观点得以落地成为让全球受益的新成果。从英特尔以15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的Mobileye高科技公司,到目前250多个国际研发中心落地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技术中心。

要描述以色列如何一步步成为全球科学、科技和创新中心,我们必须认识到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发展已经融入到全世界几十亿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中国及“一带一路”倡议方面,以色列在农业和无人航天航空系统等一系列领域的进步,是一些具有直接和长期价值的技术实例。

SIGNAL关注35

每个新时代的创新—以色列政府如何通过建立创新中心将沙漠之国变为创业之国

以色列由人民军队创建,这为以色列国家和军事发展不断整合打下了基础。

建立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需要政府和人民的积极参与。以色列政府和人民通过在历史中共同经历的苦难和在不断的冲突中磨练出这种伙伴关系,产生了对抗逆境所必要的韧性,转换了有利于自身的战略。其原因在于以色列一直受到邻国的生存威胁。但是,克服困难只是建立创新国家的要素之一。如果没有政府的构想和灵活的政策,以色列不可能让沙漠开花。不论是早期犹太复国主义先驱们的艰难建国过程,还是犹太国家一以贯之的政策,以色列一直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推进高科技创新。最终,年轻的以色列已经成功改革了农业生产方式,建立了国内的用水安全体系,开发出解决无数全球性问题的技术方案。

回顾以色列政府在推动国内创新中发挥的作用,可以看出自上而下的改革是创建发达高科技产业的催化剂。反过来,创新型政策也有利于改善以色列政治和地缘战略地位。将一定比例的国内生产总值投向研发,规划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和以色列创新局,都在促进创业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播种:创新、犹太复国主义和生存
以色列目前技术上成就的基础受到西奥多·赫茨尔(下图)前瞻性的描述和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的战略思想所启发的,还有对不公正社会制度的公开反对。早期犹太复国主义领袖宣称“如果你愿意去实现,那就不是梦”,向人们传输一种理想主义,即决心和纯粹的意志会改变现实。赫茨尔强调:“当下,犹太人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是麻木不仁,甘受欺凌与贫穷之苦。第二条是反抗,公然敌视不公的社会体制。我们选择第三条。我们希望推动文明进步、向外扩展福祉、为各族交流提供便利以及实现未来社会正义。”

其实,赫茨尔的观点以及以色列人的经历体现了理想主义的本质内涵。对于刚刚成立的犹太国家而言,理想主义是克服面前重重困难的唯一动力。以色列人需要做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同时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被投入到研发中。创新和乐观主义确实为以色列的新生开了好头。为了建立可持续的经济体制,以色列政府制定政策、提出倡议和方法,彻底改写了以色列的历史,将以色列从失败者转变成20世纪和21世纪当之无愧的全球高科技赢家。

SIGNAL关注34

本-古里安的以色列创新与科学发展愿景:哲学与政策-中国和“一带一路”的以色列案例研究

在以色列刚开始建国的时候,创始人之一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就把这个刚起步的犹太国家塑造成了无尽科技创新的源头,并造福于中东地区和整个世界。早在本古里安成为首任以色列总理之前,他就坚定地推行建国前的可持续发展策略,致力于国内的工农业发展。由于自然资源匮乏,以色列不能依靠能源和矿物资源,其土地荒凉,多为贫瘠的不毛之地。在本-古里安的设想中,以色列将是由独创性驱动,并拥有克服逆境能力的一个国家,通过对周边国家做出宝贵贡献以证明其在世界各国中的恰当位置。

要理解以色列如何成为今天的高科技强国,就必须看到本古里安的远见卓识和纯粹意志。仔细审视与以色列当前创新策略有关的本-古里安的早期规划和政策,可以看出其自上而下、且富有活力的政府手段如何能够推进所有行业的整体创新力。

本古里安所设想的维护以色列犹太民族生机的途径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推动其可持续发展,建国前的准政府机构重视科研研发和军事技术进步,再加上早期开拓者的坚持不懈,为现代以色列成为创新中心奠定了坚实基础。推动早期以色列对创新重要性理解的政策、计划和哲学信条,通常来自于本古里安的个人指令。本古里安通过他在犹太总工会、犹太代办处和以色列建国后三十年担任国家领导人的作用,确定了以色列科技研发的形式和发展方向。通过本-古里安的积极努力,以色列不断克服地缘战略、经济和技术障碍,成为了当今世界技术最先进的创新创业中心之一。

Old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