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SIGNAL 关注 37

回顾2017年以色列科技之路

以色列已经成为科技创新的代名词,这得益于以色列在近70年的现代发展史中政府和民间的有效通力协作。

开国元勋的治国理念、历届政府采取的务实政策和几代人在高科技领域富有远见的多元化思考,为打造这个创新国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政府政策、战略思维和行动导向的协同作用下,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一直支持通过创新科技研发和应用,开展可持续发展战略。

SIGNAL 关注 “以色列创新系列”中的前几期告诉我们,政府对高校多层次科学和数学研究的大力扶持,加上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以色列人民对维护国家安全的渴望,两者的结合形成了一种动态的高科技生态体系。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又称“硅溪”(Silicon Wadi,Wadi一词在希伯来语中是小溪谷的意思),已成为以色列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对全国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1 回首2017年,以色列众多初创公司业绩斐然,无论是初次上市还是并入跨国企业,都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为政府带来了税收,并继续保证了以色列在国际市场中优越的科技枢纽地位。

  1. 以色列现有4300家初创公司,其中2900家位于硅溪十英里范围之内,发展密集程度仅次于美国硅谷。

SIGNAL关注36

全球市场中的以色列技术

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已渗透到现代社会的许多方面。无论是我们沟通、养活几十亿人,还是构建对周围世界复杂的视觉和数字化认知的方式,以色列的探索和研发机构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通常都默默地在提高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活质量。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突破已经给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都带来了益处。从手机芯片制造、农业滴灌技术到卫星创新和生物科学的重大进展,如手术支架和无数新研制的癌症治疗方法,以色列的科技都在参与并且还占有十分重要地位。因为这些多样化、革命性的创新技术,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往往和科技、工程以及农业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

从现代以色列国建立以来,国家就给科技研发提供了强大的财政支持,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25%。从建国起,政府出台的政策就一直在鼓励和支持科技研究与发展创新。这种对科技创新的注重是受到杰出的犹太复国主义领袖西奥多·赫茨尔、大卫·本古里安和果尔达·梅厄等人观点的影响。他们十分重视让以色列通过科学和技术创新的方式来推动地区和世界的不断发展。因此,以色列变成了许多国际品牌包括IBM、英特尔和谷歌的研发中心。在这里,以色列的创新观点得以落地成为让全球受益的新成果。从英特尔以15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的Mobileye高科技公司,到目前250多个国际研发中心落地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技术中心。

要描述以色列如何一步步成为全球科学、科技和创新中心,我们必须认识到以色列在科技方面的发展已经融入到全世界几十亿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中国及“一带一路”倡议方面,以色列在农业和无人航天航空系统等一系列领域的进步,是一些具有直接和长期价值的技术实例。

SIGNAL关注35

每个新时代的创新—以色列政府如何通过建立创新中心将沙漠之国变为创业之国

以色列由人民军队创建,这为以色列国家和军事发展不断整合打下了基础。

建立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需要政府和人民的积极参与。以色列政府和人民通过在历史中共同经历的苦难和在不断的冲突中磨练出这种伙伴关系,产生了对抗逆境所必要的韧性,转换了有利于自身的战略。其原因在于以色列一直受到邻国的生存威胁。但是,克服困难只是建立创新国家的要素之一。如果没有政府的构想和灵活的政策,以色列不可能让沙漠开花。不论是早期犹太复国主义先驱们的艰难建国过程,还是犹太国家一以贯之的政策,以色列一直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推进高科技创新。最终,年轻的以色列已经成功改革了农业生产方式,建立了国内的用水安全体系,开发出解决无数全球性问题的技术方案。

回顾以色列政府在推动国内创新中发挥的作用,可以看出自上而下的改革是创建发达高科技产业的催化剂。反过来,创新型政策也有利于改善以色列政治和地缘战略地位。将一定比例的国内生产总值投向研发,规划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和以色列创新局,都在促进创业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播种:创新、犹太复国主义和生存
以色列目前技术上成就的基础受到西奥多·赫茨尔(下图)前瞻性的描述和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的战略思想所启发的,还有对不公正社会制度的公开反对。早期犹太复国主义领袖宣称“如果你愿意去实现,那就不是梦”,向人们传输一种理想主义,即决心和纯粹的意志会改变现实。赫茨尔强调:“当下,犹太人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是麻木不仁,甘受欺凌与贫穷之苦。第二条是反抗,公然敌视不公的社会体制。我们选择第三条。我们希望推动文明进步、向外扩展福祉、为各族交流提供便利以及实现未来社会正义。”

其实,赫茨尔的观点以及以色列人的经历体现了理想主义的本质内涵。对于刚刚成立的犹太国家而言,理想主义是克服面前重重困难的唯一动力。以色列人需要做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同时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被投入到研发中。创新和乐观主义确实为以色列的新生开了好头。为了建立可持续的经济体制,以色列政府制定政策、提出倡议和方法,彻底改写了以色列的历史,将以色列从失败者转变成20世纪和21世纪当之无愧的全球高科技赢家。

SIGNAL关注34

本-古里安的以色列创新与科学发展愿景:哲学与政策-中国和“一带一路”的以色列案例研究

在以色列刚开始建国的时候,创始人之一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就把这个刚起步的犹太国家塑造成了无尽科技创新的源头,并造福于中东地区和整个世界。早在本古里安成为首任以色列总理之前,他就坚定地推行建国前的可持续发展策略,致力于国内的工农业发展。由于自然资源匮乏,以色列不能依靠能源和矿物资源,其土地荒凉,多为贫瘠的不毛之地。在本-古里安的设想中,以色列将是由独创性驱动,并拥有克服逆境能力的一个国家,通过对周边国家做出宝贵贡献以证明其在世界各国中的恰当位置。

要理解以色列如何成为今天的高科技强国,就必须看到本古里安的远见卓识和纯粹意志。仔细审视与以色列当前创新策略有关的本-古里安的早期规划和政策,可以看出其自上而下、且富有活力的政府手段如何能够推进所有行业的整体创新力。

本古里安所设想的维护以色列犹太民族生机的途径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推动其可持续发展,建国前的准政府机构重视科研研发和军事技术进步,再加上早期开拓者的坚持不懈,为现代以色列成为创新中心奠定了坚实基础。推动早期以色列对创新重要性理解的政策、计划和哲学信条,通常来自于本古里安的个人指令。本古里安通过他在犹太总工会、犹太代办处和以色列建国后三十年担任国家领导人的作用,确定了以色列科技研发的形式和发展方向。通过本-古里安的积极努力,以色列不断克服地缘战略、经济和技术障碍,成为了当今世界技术最先进的创新创业中心之一。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主席:中国的发展正在改变世界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孙伶俐):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受到以色列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创始人兼主席魏凯丽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中共十九大及习近平向大会所作的报告予以积极评价。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成立于2011年,在中以两国之间建立了重要和稳定的学术联盟,推进了中国和以色列在战略、外交、文化和经济方面的关系。协会创始人兼主席魏凯丽毕业于耶鲁大学东亚研究系,研究方向为中国。她表示,五年来,中国在经济建设、改善人民生活、生态文明建设等多个领域取得了很大成就,其中反腐败斗争尤其引人瞩目,因为腐败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共产党坚决反对特权,对腐败零容忍,这有利于中国共产党肌体的健康,有助于中国社会的长远发展。魏凯丽说:“中国5年来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不论从中国还是从以色列甚至是从世界的眼光来看,就是反腐败,腐败对于全世界每个商业活动或每个社会都是很危险的。以色列也存在腐败问题,我们有严格的法律和强大的监督。中国的反腐败有自己的方式,它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目的是为了重新开始把目光聚焦在党的建设上,恢复人民对执政党的信任。以色列也是如此,我们需要对领导者的信任。所以我认为聚焦在反腐败问题上,对有权力的人进行限制约束,是中国取得长期成功的重要措施。”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创始人兼主席魏凯丽

此外,中国政府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发展战略正在落实,魏凯丽对此印象深刻。她说,5年来中国在创新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5年来,中以关系也取得飞速发展,尤其令人激动的是2017年3月中以两国宣布建立创新全面伙伴关系。魏凯丽说:“中国宣布将成为世界的创新者,它说到做到,真是令人惊讶。中国在创新方面取得的进步,创新能力以及对各领域人们创新的推动,是引人瞩目的,这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它包括长远的眼光、努力的工作、接受良好教育,跟随有智慧的领导者,由领导层制定方案,人们去执行并互相合作。当然,我不得不说,中以关系的进展是另外一个伟大的变化,(中以)创新全面伙伴关系为两国深入全面地发展关系提供了框架。”

SIGNAL Note 33

Indigo-Kuangchi首席执行官多利安·巴拉克《SIGNAL关注》访谈录

以色列正在用各种方式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愿景的实现和政策的实施。与中国在“一带一路”上进行合作的关键途径是与以色列银行业和私人投资领域领导人接触。他们为中以关系带来大量的国内外经验,并通过筛选和加快对以色列的技术收购,加强中国的技术基础。其中一位领导人便是多利安·巴拉克(Dorian Barak),他是Indigo – Kuangchi的首席执行官、SIGNAL学术和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GNAL)很高兴能在《SIGNAL关注》系列中收录本次对巴拉克先生的访谈。在本次采访中,他分享了多年来的商业经验。

SIGNAL: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学术和职业背景。

DORIAN BARAK: 我是一名律师,也是在商业实践中成长起来的商人。我曾在牛津大学、耶鲁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读,专业为历史、国际关系和经济。

SIGNAL: 您当时在以色列最大的银行Hapoalim银行工作,您是如何成为当时唯一在银行业从事国际并购的人士的?

DORIAN BARAK: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后,我决定搬到以色列,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我的意思是,以色列是个令人兴奋的地方,它位于三大洲的交汇处,这里有非常强大的人力资本,包括许多家乡并不在以色列的人。因此,以色列成为了一个商业中心,一个为周边许多不同国家提供服务的供应商,这就让以色列成为了独立的技术中心。

每星期天的晚上,如果你去本古里安机场,你会看到许多——数以百计——以色列人飞往非洲、欧洲、亚洲,他们在那边待一周的时间,周末再回到这里,然后周日再次出发。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如果你想在非洲、摩尔多瓦或缅甸做任何事情,只要打听一下就会知道,以色列肯定有人已经做了这件事。以色列版图不大、人口少但却是开放的社会,所以很容易找到任何人。

SIGNAL关注32

智能移动产业

简介

随着中国进入汽车技术领域,新兴的以色列智能移动产业可以为中国拓宽创新领域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技术和经验。目前,中国和以色列科技公司正在合作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汽车进入市场将会改变“一带一路”国家的交通方式,改善城市生活。智能和联网的车辆将全球运输业的重点转向广泛的国际经济合作,促进互联互通、提高效率、改善环境,提升生活质量。

培育遍布以色列的智能移动初创企业,将会深化中以两国的潜在合作,从而继续提升两国关系。中国希望实现的目标是:在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创造一个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市场,以色列的尖端科技初创企业可以帮助中国实现这一目标。以色列与中国在该领域的伙伴关系为网络经济的扩展提供了机会。这种伙伴关系还可以帮助在国家垄断的领域建立竞争。提升竞争力和扩大网络经济发展是“十三五”规划的目标。

SIGNAL关注31

以色列的创新数字医疗部门及其在“一带一路”中的应用

简介

中国正在发展数字医疗体系,推动沿“一带一路”的有效政策协调,反观以色列的创新技术,可以帮助中国实现共赢合作。在国内方面,数字医疗部门将有助于推进中国“十三五”规划目标。这包括在地方层面分配医疗资源、提高医疗质量。在国际方面,推进数字健康部门的发展,可以巩固中国在医疗改革领域世界领先的地缘政治地位。“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促进科学和文化交流方面的合作,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有公民的生活健康和药物质量,有鉴于此,为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建立示范性医疗保健模板非常重要。

• 随着以色列在医疗技术和数字医疗领域的发展,中以伙伴关系将发挥以色列创新市场的独特性,改善中国医疗体系效率低下的现状。因此,在这一领域中,潜在的企业对企业(B2B)的合作将是促进中以关系发展的有力手段。

中国面临的医疗挑战

中国政府最近推出的改革措施将医疗卫生服务的范围扩大到中国95%以上的人口,但在准入、质量和成本方面仍有改善的空间。中国有13亿人口,卫生保健服务需求大于供给,其结果便是大城市医院与医学研究院的就诊患者候诊时间过长。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压力增加业已导致了医疗服务质量下降。中国医疗体系的其他压力来源包括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和中国中年男性人口的增长,这些人中间很多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

2012年,中国政府发布了政府白皮书,里面提到了医疗体系中面临的日益严峻的挑战。白皮书提出“以农村为重点,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依靠科技与教育,动员全社会参与,为人民健康服务,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政策。过去的五年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但当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此外,中国“十三五”规划目标之一便是改善医疗体系,这个目标是:“本规划将继续推进和谐社会建设,改善医疗服务,让人们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价格也更亲民,扩大城乡医疗保健覆盖面,扩大公共医疗的服务范围。

SIGNAL 关注30

赫兹利亚会议——“一带一路”在中东地区的机遇

赫兹利亚会议是以色列举办的有关国家、地区和全球和西方地缘政治方面最重要的政策性会议。中国如果能更多地参与到赫兹利亚会议中来,它和它的“一带一路”倡议必将从中获益。从首次举办至今17年以来,赫兹利亚会议主题涵盖了最重要和最具战略相关性的地区性问题,从阿拉伯之春到“伊斯兰国”;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到美国在中东影响力的减弱,再到冲突和难民、区域不稳定和更广泛经济合作解决方案等。

近年来,赫兹利亚会议关注的重点涉及美国、欧盟、北约等全球问题,如全球恐怖主义渐增和多边经济发展等。会议也一直是探讨“新兴经济和战略趋势”、“永久技术革命时代”等一些全球重大问题和“恢复经济、不平等和公共腐败”、“个人安全与全民抵抗”等国内问题的中心。

每年一届的赫兹利亚会议一直是在以色列讨论国家认同、与欧洲及发展中国家能源部门的贸易关系等议题的重要论坛。以色列和国际媒体经常会对此进行大幅报道,有很多西方国家领导人也来参会,如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2016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12)(图左)、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2017)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等(2009),以及一些外交官如新加坡比拉哈里·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大使(2011)、罗伯特·哈金斯 (Robert Hutchings)大使(曾任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主任, LBJ公共事务学院院长)(2015年),以及一些全球安全问题专家如尼古拉·德·桑蒂斯(Nicola de Santis, 北约政治事务和安全政策部中东和北非部主任)(2017)、阿莫斯·霍克斯坦(Amos Hochstein,前美国国务院国际能源特使)(2017)等。赫兹利亚会议已经成为主要的以色列战略演讲所在地,并成为广泛接触以色列民众且具备一定影响力的重要发声机构。

SIGNAL 关注29

莫迪访问以色列:印以关系的新时代

印度-犹太的亲密关系

每年,有6万多名以色列人前往印度,其中多数人是在结束服兵役后来这里旅游放松。他们的足迹遍布印度的大部分地区。事实上,在印度的以色列人数量巨大,这与以色列国土面积的微小极不相称。在印度一些边远地区,以色列人占外国游客的绝大多数。即使在旧德里主市场这样的中心地区,也经常能看到希伯来语标志,遇到能与以色列客户用流利希伯来语交谈的商人。

以色列人似乎对印度有一种本能的亲和力,这或许不足为奇。印度历史上几乎没有反犹主义现象。唯一重要的是1524年摩尔人袭击犹太人事件,以及几年后葡萄牙在克兰加诺(现在的喀拉拉邦)迫害犹太人事件。此外,许多印度犹太人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包括沙逊(沙逊码头、沙逊医院和其他以其命名的地点)、摩西博士(Dr. E. Moses孟买的犹太人市长)、雅各布斯中将(Lt. Gen. J. F. R. Jacobs ,1971年在印度军队中负责监管巴基斯坦军队在孟加拉国投降事宜,后担任果阿和旁遮普省长)、以西结(Nissim Ezekiel,诗人/著名印度文学家)和亚伯拉罕·所罗门·爱如卡尔博士(Dr. Abraham Solomon Erulkar,圣雄甘地的私人医生/朋友)。

Old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