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SIGNAL Note 60: 从大卫·本-古里安到本-古里安大学: 中以关系从理念到实践

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曾经多次表达出他对中国人民的欣赏,并预测中国将像在历史中那样,再次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领导力和影响力。即便有些人并不那么看重他的这一看法,但也会因此认为,本-古里安是一位头脑清醒的政治家,他认识到同以色列称为家园的亚洲大陆建立桥梁和维持关系的重要性。

然而,如果对本-古里安的文章、演讲和信件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就会发现他对中国的尊重有更深层次的含义:这种深意超越了地理上的临近与潜在经济合作所带来的实际利益。即使在担任总理和国防部长期间,本-古里安也会抽出时间阅读中国哲学,研究中国人的历史。他曾表示,“(中国人)是古代最早具有文化的人群之一。”

SIGNAL Note 59: “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改善阿以冲突?


摘要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促进各国贸易往来,增进文明互鉴,推进人文交流。此外,这一史无前例的策略还旨在推动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与交流,增进各国之间的友好交往。这些崇高的思想是否也适用于解决百年来的阿以冲突呢?本文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在促进以色列和一些亚洲阿拉伯国家间对话和理解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从而缓解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同时帮助中国在该地区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并增强中国在该地区的切身利益。

SIGNAL Note 58: 叙利亚战争:戈兰高地开启新篇章


上周,戈兰高地再次响起战争的号角。然而,这一次战争却改变了路线。就在去年夏天叙利亚战争期间,我们还能清楚地听到或看到叙利亚和俄罗斯的飞机在轰炸反对派阵营,偶尔还有“流弹”落到戈兰高地的以色列那侧。

然而,本周却是以色列坦克在向阿尔法线对面的库奈特拉开火,上个月则是伊朗地对地导弹呼啸着飞过以色列滑雪者的头顶,他们还看到了以色列铁穹拦截器的会合点。

以色列战斗机摧毁伊朗阵地、弹药库和向真主党运送的物资的声音取代了叙利亚战斗机的声音,在北方引发了新的战争。叙利亚战争也许已经进入了尾声,但以色列和伊朗的对抗正在进入新的阶段。

2018年夏天,阿萨德政权重新控制了戈兰高地的叙利亚一侧,恢复了叙利亚主权,重新部署叙利亚军队并恢复战前部署。

然而,更深入地观察叙利亚-以色列边境的事态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的情况不同于内战前的叙利亚。如今,叙利亚的军事基地接纳了许多新成员,包括亲伊朗民兵、俄罗斯宪兵和重组后的叙利亚军队。在阿萨德政权重新控制这些地区之前,反对派非法统治着这些地区。当地的领导人和与反对派有关的那些人都已经逃离或被杀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的安全架构,这得到了外国势力的参与和支持。

SIGNAL Note 57: 海法港口的中国困境


近来,随着中美关系持续紧张,围绕上海国际港口集团(SIPG)获得海法港新码头运营权的争议成为以色列政府的焦点。

最近几个月,以色列媒体刊登了一些头条新闻,其中包括:

“Israel Is Giving China the Keys to Its Largest Port – and the U.S. Navy May Abandon Israel”《以色列把最大港口的钥匙交给了中国,美国海军可能会弃以色列而去》

“Has Israel made a huge mistake letting a Chinese firm run part of Haifa port?” 《以色列让中国公司经营海法港部分地区是不是犯了大错? 》

“U.S Navy May Stop Docking in Haifa after Chinese Take over port” 《中国接管海法港后美国海军可能会停止在海法停靠》

“‘Trump Will Be Furious’: Tension Between U.S. and Israel Over China Infrastructure Projects.”《特朗普将勃然大怒:美国和以色列在中国基础设施项目上的紧张关系》

沙特与土耳其关系破裂或将增强沙特王储与以色列总理间的“兄弟情”


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不幸遇害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过泄密与暗讽向沙特王储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施压并破坏萨勒曼的国际声誉。埃尔多安采取的策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萨勒曼无意修复两国之间业已存在的紧张关系。在萨勒曼看来,以色列作为一个非阿拉伯国家,是能融入其地区发展愿景的理想国家。

埃尔多安当选总统以来与沙特关系十分密切。沙特曾乐观地认为逊尼派土耳其在中东的崛起可以制衡什叶派伊朗。此外,沙特对土耳其政府的伊斯兰主义倾向表示欢迎,因为这提升了沙特对于中东温和的逊尼派即将崛起的信心。然而,奥巴马政府对伊朗在波斯湾和中东其他地区占主导地位的接受态度,使伊朗对沙特的威胁与日俱增,而土耳其却愿意帮助伊朗规避国际制裁,两国的密切关系因此受到了削弱。

此外,沙特支持2013年埃及政变,这进一步损害了土沙关系。一方面,土耳其曾明确表示反对政变,且至今仍收容数百名流亡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同时,若干以土耳其为中心的亲穆斯林兄弟会电视频道对支持政变的沙特王室持续发动恶意攻击。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向兄弟会反叛者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援助。

中美关系波及以色列?


引言
观念可以对地缘政治产生决定性影响。

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美国视中国的经济增长为对全球经济福祉的良性贡献。由此产生的财富积累被认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民主化进程的初期阶段。近年来,这些看法遭到质疑,导致美国不再信任中国。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国内外言行的理解,再次证实了中国正在成为国际社会稳定威胁的担忧。虽然中国政府方面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通过相互合作拉近国家关系的一种手段加以推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重大项目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一些美国人已经开始将其视为一种经济殖民主义形式。在美国本土,令美国人感到不安的是,《中国制造2025》是一项政府支持的计划,旨在抢占先进技术领域,从而在未来几十年削弱美国经济。这些观念正极大地影响着美国的话语导向。

相反,中国人的看法是,美国意图阻碍中国作为一个主要经济体的崛起,干涉中国的内政。他们将美国在亚太地区增加军事部署视为遏制战略的一部分,认为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挑衅行为。与许多视中国经济增长为零和游戏的美国公司不同,中国认为它自身的发展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双赢。

SIGNAL Note 53: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社会及心理因素 –对政策和实践的影响

 中国渴望成为世界和平的推动者,为世界发展做出贡献,维护国际秩序。然而,建立和谐、和平的国际秩序并非易事。2018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和平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和热切期盼,但各国当前面临的安全威胁日益复杂,战争威胁依然存在”。1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要实现敌对国家之间的和解,必须承认它们是和平进程中的正当伙伴,应得到人道待遇。然而,儿童社会化的方式常常使这一重要的先决条件复杂化,妨碍实现和平共处的前景。确保媒体和教育界采用提高宽容和接受他人的政策是实现世界和平的重要前提。

  1. https://www.chinadailyhk.com/articles/131/136/35/1537426921103.html

中以研究 以色列人对中国、中国人民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和看法

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GNAL)主导的联合研究成果,作者如下:

李玮博士,中国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卡尔曼·盖耶(Kalman Guyer),E.G.P应用经济学有限公司,经济、市场和社会科学研究和咨询

戴尔·阿鲁夫(Dale Aluf),SIGNAL研究和策略总监

执行概要

前言

本研究针对以色列人对中国、中国人民的看法和态度,以及这些看法和态度如何影响他们看待“一带一路”倡议展开的调查和研究。受访者的回答都是直觉反应,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本次调查是他们第一次听说“一带一路”倡议。本次调研希望能为今后的相关研究提供基准。

埃以关系趋暖进程


随着国际社会朝着更加紧密联系的世界秩序方向发展,习近平认为需要改变各国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方式。习近平主席认为,应该以交流取代隔阂,以相互学习取代冲突,以共存取代优越。与这一理念一致,以色列正在努力重新确定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

在本期SIGNAL关注中,来自埃及的国际学者海萨姆(Haisam Hassanein)探讨了以色列与埃及的复杂历史关系。自1979年达成和平协议以来,以色列和埃及一直保持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实际上两国关系从未实现全面正常化。埃及的政治官员和记者因与以色列人交往而受到嘲笑。在原教旨主义伊斯兰组织的支持下,埃及媒体的一些人士在埃及国家电视台上一直用种族主义字眼描绘犹太人。尽管如此,以色列仍然是埃及重要的安全和贸易伙伴,帮助埃及克服就业市场和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根本挑战。

中东平淡应对美国耶路撒冷决定并不令人意外


2017年12月6日,特朗普总统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在阿拉伯和国际官员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警告说,中东各地即将爆发大规模抗议和暴力活动。

然而,这些悲观的警告大多被证明无效或过于夸大。虽然在一些阿拉伯国家的首都爆发了抗议活动,但参与人数不多、热情不高,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简而言之,除了加沙向以色列发射数枚火箭弹之外,阿拉伯国家的反应十分平淡。未能预测到这一结果的原因是以前那些激发抗议的行为主体现在大多遭到削弱。

过去,伊朗领导的“轴心”、逊尼派政治伊斯兰主义者、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及左翼分子这三个行为主体,都有很强大能力动员群众走上阿拉伯世界街头声援巴勒斯坦。然而,过去7年的严重失策,致使这些行为主体失去权力和声誉。

以伊朗为首的“轴心”派遣了数千名战士支持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的统治,导致数十万逊尼派阿拉伯人在这一过程中遭到大规模屠杀。尽管它成功地保护了阿萨德家族,但伊朗及其盟友的形象在整个逊尼派世界严重受损。逊尼派同情叙利亚革命,并将伊朗的干预视为什叶派政权的什叶派行动。换句话说,伊朗对叙利亚的干预,让数百万普通阿拉伯人看到了伊朗政权的真实面目,这些人曾经相信伊朗的宣传,将其视为抵制西方霸权和影响的国家。

Old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