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SIGNAL Note 72: 以色列(到目前为止)成功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大原因

现在,大批以色列人再次走上街头。汽车交通已全面恢复,学校开始上课,商店和健身房重新开业,甚至室内市场和商场也开始营业了。一些限制封闭空间人群数量的规定已经出台,法律规定必须佩戴口罩。

尽管如此,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数量的持续下降,许多以色列人很快就扔掉口罩,或者把口罩戴在下巴周围或露出的鼻子下面。内塔尼亚胡总理宣布,只要新的病例确诊数量保持较低水平,所有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限制可能会在6月中旬取消。

以色列的死亡人数一直是世界上人均死亡人数最低的国家之一,并且相对于其他报告病例数量类似的第一世界国家要低一些。自3月该病毒首次袭击以色列以来,已有254名以色列人死亡。大多数感染病毒的人住在养老院。另外一些人是老年人,并且之前就有健康问题。之前健康的人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最多只有几十人。

SIGNAL Note 71: 抗击新冠肺炎:美国和中国应以以色列为鉴

目前,COVID-19已经传播到全球200多个地区,感染了3,232,061人,夺走了228,504人的生命。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全球供应链严重受损。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要求各国共同努力来遏制这种病毒。然而,美国和中国不是为国际社会共同利益合作,却都玩起了相互“甩锅”的游戏。中国官员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传,称该病毒是由美国军方传播的,而特朗普则称其为“中国病毒”。这两个大国似乎更热衷于利用危机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不是合力“拉平曲线”,导致中美双边关系日趋紧张。

与此同时,中东地区的以色列、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哈马斯却令人瞩目地搁置分歧、合作应对这个前所未有的共同敌人。

SIGNAL Note 70: 新型冠状病毒和社交疏远的矛盾

在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你可能从未想过“社交疏远”这一概念。但如今,从新加坡到英国,它已经成为日常用语的一部分。在以色列,政府鼓励人们与他人保持距离,避免公共集会,尽可能在家工作。这里面的逻辑在于:如果人们的流动性减少,限制互动,传染的机会就会减少。它扩散得越慢,就越不会压垮医疗体系。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自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另一个公共健康威胁即将出现:那就是孤独。

当科学家们还在努力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心理学家和其他医学专业人士早就研究出孤独和孤立对身心造成的伤害。感觉被隔绝的人更有可能患上抑郁症、经历睡眠问题和滥用药物。孤独也被认为是身体疾病的危险因素,如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狼疮、心血管疾病甚至癌症。每年仅抑郁和焦虑就给全球经济带来约1万亿美元的损失,这让人们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孤独是全球整体疾病负担的一个主要因素,其规模堪比肥胖和吸烟。

SIGNAL Note 69: “医疗保健以色列”(HCI)可为中国医疗保健服务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保障全民身体健康说来容易做来难。尽管如此,习近平主席明确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是经济和社会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因此也是重中之重。2003年非典(SARS)爆发后,当时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主席成功应对了那次疫情,随后中国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对医疗系统进行改革,整个医疗系统有了显著的改进。然而,尽管政府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来管理中国人的健康,现在另外一种更加致命和感染性高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又在中国爆发并扩散开来。

SIGNAL Note 68: 利用最先进技术的未来外交

自上一版《SIGNAL关注》发表后,冠状病毒的爆发已经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
SIGNAL和众多以色列朋友都在关注和支持武汉及中国人民。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以色列这个年轻的国家又一次发起了“进攻”,身处“战争前线”。不过不要害怕,这次的敌人是不稳定和逆境。以色列经常因为使用硬实力而遭到严厉谴责,最近却在国际关系方面采取了一种“更温和”、更具建设性的做法,即拯救生命而不是摧毁生命。采取这种新的战斗方式不仅是为了促进国际社会更好地认识以色列的特性,更主要的目的是改善其他国家的生活。所选择的现代武器比任何军事行动都要强大,这就是创新型外交。

SIGNAL Note 67: 与众不同的“宽容”摩洛哥

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在整个中东地区引发了一段狂热的不宽容时期。暴力伊斯兰组织将恐怖活动从埃及蔓延到伊拉克,很多少数族群遭到迫害。

出现这种狂热和暴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中东历史的显著特征便是对少数民族的迫害。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1948年在以色列宣布独立前不久,有大约80万犹太人生活在阿拉伯穆斯林统治的国家,而如今这些犹太人社区几乎全都消失。曾经居住在那里的犹太人被剥夺了公民身份,财产被偷走,有些犹太人社区还遭到暴力袭击。

SIGNAL Note 66: 迪拜阿尔曼苏里先生在北京香山论坛上的发言

艾哈迈德·阿尔曼苏里(Ahmed Al Mansoori )(迪拜)先生致辞

2019年北京香山论坛围绕中国、地区和世界面临的关键问题举办了一系列会议。其中两次会议讨论了中东的安全发展问题。SIGNAL执行主任魏凯丽(Carice Witte)在第一次会议上就地区发展发表了讲话。与会人员还有中国、德国和巴基斯坦的专家。来自迪拜的前阿联酋议员艾哈迈德·阿尔曼苏里参加了关于中东问题的第二次会议。阿尔曼苏里先生分析了中东面临的主要挑战,并就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提出了很多新的想法。阿尔曼苏里先生是具有创新精神的思想家,他致力于重新审视传统智慧,寻找促进中东社会发展和成功的新途径。他的演讲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同事、代表和与会者

我要感谢你们的盛情邀请,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在这一非常重要的场合发言,并与你们分享在广泛而复杂的地缘政治和经济领域中我们的中东经验。这里我会讨论三个具体问题。
第一, 中东安全形势的变化将会对国际安全形势和全球政治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第二, 当前主要大国采取什么样的中东政策?它们在本地区是否存在利益趋同和合作的可能性?
第三, 如何在中东建立新的安全体系?

SIGNAL Note 65:致敬杰出教育家麦隆·米德兹尼教授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思想的核心内容,中国领导人始终坚持围绕这一重要原则制定相关政策,“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便是如此。随着政治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各国通过不断的相互交流与合作,加强了文化互信以及相互理解,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商业以及战略合作关系也得到了改善。开展双边学术交流活动是加强人文交流的重要途径,这种学术交流活动在加强两国关系上具有非常积极的影响,著名的米德兹尼教授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现年87岁的荣誉退休教授麦隆·米德兹尼在学术界依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作为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no-Israel Global Network & Academic Leadership ,简称SIGNAL)的杰出成员,米德兹尼教授今年五月完成了他在中国的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学术研讨会。他在中国的多个城市为超过1000名学生、教师以及研究人员做过讲座。

SIGNAL Note 64: “不可或缺的内塔尼亚胡” -以色列总理的外交角色对美国和世界安全至关重要

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已执政13年,其任期之长,足以让我认识的每一个以色列人都感到不快。今年上半年的全国大选后,他未能组建联合政府,因此将在9月17日面临艰难的全国大选。作为美国人,我一般不对以色列政治发表看法,但这是特殊情况,因为内塔尼亚胡的外交角色对美国和世界安全至关重要。2009年以来,我反复表示美国与俄罗斯在中东有狭隘但重要的共同利益,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内塔尼亚胡,安全合作似乎行之有效。

6月25日内塔尼亚胡召集俄罗斯国家安全顾问尼古拉·彼得鲁舍夫(Nicolai Petrushev)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召开会议,我相信没有其他国家领导人能做到这一点。彼得鲁舍夫在耶路撒冷说:“我们特别注意确保以色列的安全,”并把这种做法称为“(符合)我们的特殊利益,因为在以色列这里生活着将近两百万我们的同胞。”他补充说,“以色列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很多渠道都支持我们。”

SIGNAL Note 63: 分析反思摩洛哥的宽容意识

摩洛哥还不是像西方国家那样的成熟的民主国家,但它正在缓慢而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事实上,2011年的宪法开启了权力下放的大门,并强化了摩洛哥人的多样化身份:既是阿拉伯人、也是穆斯林、阿马齐格人、犹太人、非洲人和地中海人。

宽容
几百年来,宽容一直是这个国家的一种生活方式,是摩洛哥人的第二天性,这可能是他们基因的一部分。公元71年,犹太人在罗马人摧毁了耶路撒冷第二圣殿后来到摩洛哥,他们受到当地阿马齐格人/柏柏尔人的欢迎,并迅速融入当地社会生活,其原因有二:第一,他们是部落,第二,他们具有强大的母系氏族制度的特点。

犹太人虽然是少数民族,却设法使一些阿马齐格人/柏柏尔人从异教改信犹太教,同时并没有消除他们强烈的异教信仰,例如与生育有关的农业仪式习俗,伊斯兰教也无法摆脱这些习俗。

阿马齐格人 /柏柏尔人集中精力于农业和畜牧业上, 而犹太人则发展商业、贸易和早期银行业务, 这种传统一直持续了几个世纪,直到1948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后,他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离开这里去往以色列。

Old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