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我眼中的以色列

摘要:
 以色列是一个位于西亚国家,位于地中海的东南方向,北靠黎巴嫩、东濒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则是埃及。以色列属于发达国家;是目前中东地区科技最为强大、最为现代化、经济发展最高的国家,其拥有的经济体制在中东地区是最为先进的。[1]自1948年建国之后,以色列凭借其先进的人才和过硬的综合实力一跃成为世界上先进的高科技大国和世界先进的发达国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对以色列了解可能仅仅限于数次中东战争,对以色列也存在着种种误解和迷惑。本文以作者自己的在以色列的亲身经历为第一手材料,就以色列的安全现状,文化,教育,科技等展开分析。力图给读者展现出目前完整的以色列现状。

提起以色列,相信很多中国人脑海中会浮现“巴以冲突”,“中东战争”等词汇,并会主观的认为这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国家,以前的我,对以色列也是这样的看法。但经过今年暑假在以色列理工学院短短一个月的交流学习,使我对以色列的印象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写给联合国独立调查委员会关于2014年加沙冲突的意见

2015年2月21日
理查德•肯普上校(CBE)
日内瓦,2015年2月20日

我曾是英国步兵团里的一名上校。在29年的兵役生涯中,我致力于打击伊拉克、阿富汗、北爱尔兰、大不列颠岛、德国、沙特阿拉伯和马其顿地区的恐怖主义。
2003年,我担任英国军队驻阿富汗的指挥官。我参加了1990到1991年的海湾战争,并指挥驻波斯尼亚的英军与联合国护卫队、塞浦路斯的英军与联合国武装队共同作战。

从2002年到2005年,我的工作是收集与国际、国内恐怖主义相关的情报,我是英国内阁办公室负责那项工作的二把手。哈马斯组织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团是我在这个岗位中要监控和评估的两大极端主义组织,我能够接触到英国有关这类极端组织的所有情报。

已划定的中东战线

中东地区过去十年一直处于其历史比例中的一个政治动荡期。曾经稳坐江山的各个政权,要么被推翻,要么惨遭削弱。新生的势力逐渐崛起,在废墟之上发动战争。

近年来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显著衰落的结果在于,巨大而混乱的冲突出现并在这些国家的毗连国土之上爆发。发展统一的以国家为忠诚对象的民族认同失败了,这意味着,一旦中央政权消失,基于族群和教派身份为基础所构成的诸军事力量就会展开它们之间不可避免的政治军事竞争。作为这一结果的教派冲突,正在席卷伊拉克和伊朗边境,甚至地中海地区。
而这种冲突模式,现在也已延伸至也门。

在这一漩涡中,伊朗及其代理人已经组成了一个单一而强大的同盟。现在看来,伊朗有意取代美国而成为波斯湾地区的霸权力量。海湾地区的逊尼阿拉伯国家因此忧心忡忡,寻找办法抵御伊朗的进击。这一结果加剧了地区的不稳定程度。

伊朗成就背后的原因何在?在这场竞赛中,伊朗和他的代理势力所获得的具体利益是什么?
如何解释沙特领导下逊尼派对伊朗进击的反制是不可避免的?伊核谈判协议的签订和制裁的即将解除会对伊朗本身及其地区行为产生何种影响?

一场完美风暴的混乱

中东地区正在处于一个激烈动荡的时期。这个时期开始于1979年的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之后什叶派势力便活跃起来,现在甚至影响到了整个中东地区。这场革命使激进的伊斯兰势力死灰复燃并汇集起来,而这些势力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崩溃后便一直处于蛰伏状态。激进的伊斯兰有数种形式,均都把伊斯兰教视为解决这一地区问题和改变穆斯林国家在世界羸弱状态的良方,并作为替代现代民族国家世界秩序的更好选择。一百年前,英国和法国根据他们的需求划分中东国家边界,人为地创造了一些国家。而其中一些已经不复存在,甚至其中一些面临崩溃。由于中东之前很长时间是由独裁政权统治的,各种激进的伊斯兰力量被镇压,貌似已经消失,但是现在又再次浮现。在许多地区,家庭、部落、民族团体和宗教再次成为身份和权力的标志,而不是国家。

中东现代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重塑了本地区:伊朗伊斯兰革命、激进伊斯兰政治势力的崛起、911恐怖事件、美国对伊拉克的征服和西亚北非大动荡,这些事件推翻或者削弱了国家,并使阿拉伯民众街头势力增强。关于这些我们必须加上几点,这些事展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弱点,而国际组织也没什么大的作用,每个国家当地武装都是扮演一个摧毁者的角色。结果使现在的形势非常复杂,几种不同力量有时冲突,有时互相联手。这也许是在整个穆斯林世界之内,是一个选择关于阿拉伯国家的未来和道路的争斗。各种不同势力,一方面他们是是力求改变现状的,其中一些是无政府主义;另一些反对他们的是对现状的捍卫者。每一方都诉诸于暴力,恐怖主义丛生。而这样的情形目前已经达到了极点,也不知道现状会持续多久、如何结束。

这波历史浪潮,无论是在范围还是在深度上达到了很高的程度。任何势力企图以一种积极地方式来影响本地区的内部行为体,会发现这是一项及其艰巨任务。

宗教政治和以色列种族民主

以色列宗教人士的政治和拉比们经常用备受争议的公众舆论来描述世俗人士
比如:在2000年3月17日的一次布道中,沙斯党(以色列议会第三大政党)领袖奥瓦迪亚•约瑟夫拉比(Rabbi Ovadia Yosef)宣称,现任教育部长和世俗党派梅雷兹党主席尤西•萨里德(Yossi Sarid)应得到与哈曼一样的下场。哈曼是希伯来圣经《以斯帖记》中的重要人物,他企图灭绝波斯帝国境内的全体犹太人,最终落得被绞死的下场。

约瑟夫的话有什么意义呢?自以色列建国前复国主义运动早期开始,世俗派政党和宗教党派领袖之间的敌对就未曾间断过,这番话仅仅是这种敌对的一个范例?还是象征在国家政治体系中更为严重且难以解决的冲突的象征?世俗派政党和宗教党派之间的敌对何时会给民主制度带来威胁呢?1995年,拉宾遭到宗教犹太复国主义极端分子刺杀身亡,而后宗教党派在1999年大选中获得史无前例的27个席位,这些事件发生后这些问题显得越来越重要。

对社会科学家来说,问题不是某种宗教政治,而是我们用何种理论体系来决定约瑟夫此话的含义,或者,就此而言,以色列民主政治中其他宗教政治参与者行为的意义。一些旧的的著作对宗教政治运动的历史发展、神学立场和政治表现等做了概述。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哪种理论范式,能就某个宗教活动对更大的政治体系产生的影响给出有见地的结论。

Older Articles
犹太人从哪里来?为什么亚伯拉罕的后代被称为犹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