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拉宾接受希伯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时发表的讲话

斯科普斯山 1967年6月28日
前言:
六日战争胜利后,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伊扎克·拉宾被希伯来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拉宾的授位致辞是象征性的,他以整个以色列国防军的名义接受学位。演讲在斯科普斯山上希伯来大学校园内的露天剧场举行,该校自以色列独立战争以来,由敌军控制长达19年,刚解放不久。对拉宾和战友们而言,耶路撒冷的解放意味着完成了等待了19年的使命,1948年错失良机后,人们埋藏在心底的无声誓言终于在这一天兑现。除了希伯来大学以外,1948年被敌军占领和种族清洗的哭墙和老城犹太区、橄榄山上的公墓以及以色列人19载以来只能透过铁丝网遥望的其他地区终于回到了犹太人的统治中。

拉宾在演讲中表达了对所有以色列国防军战士的诚挚感谢,并强调这个学位颁发给所有国防军战士,而他只是作为代表,借此赞扬所有战士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的精神。

对经历过六日战争中的人们以及铭记这一演讲的所有以色列人来说,这次演讲在很多方面而言都是犹太复国主义所取得成就以及再获新生的犹太民族的最高点。演讲中,拉宾并未大肆庆祝战争的胜利,而是强调战争本身的残酷性,表达了对战死沙场的烈士及烈士家属的深切同情。他强调国防军战士所表现出来的伟大英雄主义来源于他们的坚定信念和精神动力,他们坚信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他们的精神动力支撑着他们英勇面对数量和装备上均占优势的敌军。这种判断也许可以通过与其他战争对比来说明,以色列国防军队在其他战争中虽具武器装备优势,但作战表现并不如这次突出。拉宾指出抗战精神比武器装备更为重要,还指出抗战中的道德信仰至关重要,让人回想起1948年1月大卫·本-古里安在以色列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上的讲话。

本次演讲的演讲词由以色列国防军首席教育官Mordechai Bar-on撰写,其他教育部同事加工润色,拉宾亲自监督与修改后完成。拉宾要求Mordechai Bar-on在讲稿中强调战争中的人本主义因素,以及独立战争取得胜利的精神激励作用。这篇演讲用词感情真挚,不倨傲,强调以色列和阿拉伯人在战争中付出的惨痛代价,因此成为以色列军队及其战士高尚品德的重要象征。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回应联合国“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决议(1975年)

背景介绍

到1975年,受欧洲对阿拉伯国家石油抵制担忧的推波助澜,联合国掀起了一股反以色列浪潮。联合国承认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抵抗权”(恐怖主义),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见联大第3236号决议和3237号决议)。但巴解组织仍致力于摧毁以色列、从事恐怖活动。联合国还邀请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见1974年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联合国大会还通过了3379号决议,无耻宣称 “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Chaim Herzog)在联合国针对此决议做了令人难忘的发言,维护了犹太复国主义。发言结束后,他把决议撕成碎片。点击此处()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CAg2tkUyw)观看赫尔佐格撕碎联合国大会3379号决议文件视频。

海法炼油厂暴乱简介

在分治计划公布之后不久,暴力事件在整个巴勒斯坦就开始零星爆发。这些暴力事件以12月1日由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进行的无组织暴动为导火线,演变为双方之间的恐怖袭击,之后上升为巴勒斯坦人企图封锁耶路撒冷。下面是1947年年末对发生在海法的重要事件的叙述。

陷入疯狂
可悲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联合国大会核准分治后的第一个月,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就爆发了流血事件,这其中不仅包括混合区的工作人员,并且在有着悠久历史的阿拉伯和犹太主义者合作点也不能幸免。1947年至1949年期间发生了多起大屠杀事件,这次流血冲突是较早的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极大地促进了恐惧和仇恨在阿拉伯人和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之间扩散。

哈吉·阿明·侯赛尼,纳粹与大屠杀:合作的原因、本质和后果

2015年秋,巴勒斯坦政府称伊斯兰国对耶路撒冷的阿萨克清真寺造成了威胁,公众视线再次聚焦到了哈吉·阿明·侯赛尼(Haj Amin al-Husseini)的身上。前耶路撒冷大穆夫提哈吉·阿明·侯赛尼曾在二战前夕和二战爆发后与纳粹德国合作,曾是巴勒斯坦民族主义领导人。

一些历史学家,就连以色列总理都认为侯赛尼在欧洲大屠杀中起了重大的决定性作用。本文通过研究大屠杀的决策制定,证明侯赛尼并没有影响希特勒屠杀欧洲犹太人的决策。

但从他发表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期间的演讲和文章中,可以看出侯赛尼的重要历史作用。这些演讲和文章充分证明了在二战和大屠杀期间,侯赛尼对纳粹德国针对北非和中东阿拉伯语宣传的影响。

侯赛尼1941年至1945年在柏林生活之前、期间和之后的时间里,将伊斯兰教的本质解读为反犹主义和反犹太复国主义,并将这一解读与现代欧洲历史中的反犹阴谋论结合起来,在重塑伊斯兰教的政治传统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

Older Articles
犹太教是犹太人信仰的唯一宗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