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以二十五年之友谊
By: 麦隆米德兹尼教授

2017年1月4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以色列正式建交二十五周年。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以色列重要战略性外交政策成果之一。经历了数十年间的相互隔离和偶尔的敌对,中以两国最终建立了亲密的贸易伙伴关系,在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28%)和以色列这个仅占世界0.0013%的国家之间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惺惺相惜。现如今,中以两国在诸多领域都有着广泛的合作,部分原因在于中国非常钦佩以色列的高科技水平、军事实力、情报收集人才、先进技术等。中国已成为以色列在亚洲的主要贸易对象。1992年,中以贸易总额为5000万美元,到2016年,达到了130亿美元,翻了200倍。2016年,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达到了60多亿美元,远超美国对以色列的投资。

中以两国外交政策取得如此巨大发展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虽然早在1950年1月,以色列是首批承认中国合法地位的非共产主义国家之一,但当时以色列希望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愿望却遭到了拒绝。1955年至1978年,中国奉行反对以色列支持阿拉伯的政策。随着中国对石油和贸易的需求日益增长,同时希望获得联合国的支持,中国政府希望与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于是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论坛上采取反以色列立场。这一情形在1978年发生了改变,当时的中国急需升级老旧的苏联武器,尤其是坦克,便转而看到了以色列一流的军事技术。这个时间点非常关键——正赶上邓小平对中国进行全面改革。那时,中国需要在农业、灌溉、化肥、武器方面引进现代技术,而以色列和埃及也签订了和平条约,解除了国内外的孤立状态。

中以关系经历了约二十五年的时间,逐渐成熟,最终形成了全面外交关系。自此中以两国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中东问题上,中国奉行全方位的外交政策,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采取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无论巴以冲突如何,都不会影响中国与以色列亲密友好的关系。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开罗的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发表了重要讲话,呼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享有完全主权的独立巴勒斯坦国,公平公正地解决巴勒斯坦难民问题。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一直都投票反对以色列,在以色列对此表示不满时,中国是这样回应的,中国更加重视与以色列在科学、军事、经济、安全以及情报共享上的合作关系。中国明确地将其中东政策和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区分开来,而以色列也适应了这一情况。

惊人的相似:中以历史之深度对比
By: Aryeh Tepper (阿里耶·泰珀)

近年来,以色列在与中国发展经济、外交以及学术关系方面投入颇多,效果也随之显现。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不断提升,中以两国关系也在不断加强。

加强同中国的关系符合以色列政府的长远利益。但是,鉴于两国间的文化、历史差异,能否实现目标仍具有不确定性。从表面上看,中以之间文化及历史差异对于两国关系向更深层次发展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然而,这样浅显的观点是错误的。中以两国在文化与历史层面有许多相似经历,若能不断发掘共同点,可以拉近中以两国人民关系,为中以关系奠定基础。

中以两国经历的相似之处在于:世界上只有中以两国人民可以声称自己是古老传统的继承者,也只有中以两国的文明从古至今未曾断绝。世界上也有其他古老的民族,例如波斯人,但伊斯兰教的引入已经彻底摧毁了波斯历史,在伊斯兰教引入之前和之后的波斯文化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

而中以两国的文化根基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根本性的摧毁。当然,中以两国的文化传统也发生过多许许多多的变化,有的甚至很突然,并且外来文化也被不断吸收——例如希腊哲学对犹太教的影响,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然而,两国的文化最终仍保留着原本的基调。

印度与以色列、中东及中国的关系
By: 沙洛姆·瓦尔德博士(Shalom Salomon Wald),耶路撒冷犹太人民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SIGNAL)学术和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

国际政治动荡不定,大国之间的权力关系也在不断变化。及时掌握和利用这些变化是治国理政的必要前提。本文将介绍印度在中东地区的动向,以及从大的框架来看印度在世界大国中不断变化的立场。当今最显著的国际变化包括:美国与俄罗斯及中国之间新的紧张关系,中国自信不断增强,欧洲的相对衰落,中东和穆斯林世界动荡不安。很好有人注意但却非常重要的变化是自2014年右翼印度人民党主席莫迪上台以来(当年莫迪当选被称为“里程碑意义的胜利” ),印度在看待自身未来发展方面明显的变化。

认识中国文化及历史如何影响其国际关系:以中国南海为例
By: Carice Witte和Aryeh Tepper

中国是不是正野心勃勃地想要主导国际秩序呢?这似乎是一些西方专家和政客的传统观点。从去年G20峰会上冷落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到拒绝参与南海争端仲裁案,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日渐突出,似乎已开始咄咄逼人了。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实在坚决维护国家利益,但西方传统观点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它缺乏对评价中国行为十分必要的历史文化观。随着中以关系进一步加强,以色列领导人必须明白如何不受西方传统观点影响,独立评价中国的行为。2016年中国南海仲裁案判决结果很好地说明了西方观点缺失的部分。

2016年7月,常设仲裁法院的国际法庭对菲律宾表示支持,而对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权利”做出不利裁决。之后,《经济学家》杂志表达了以下传统观点:“从长远看,该裁决将迫使中国选择它想成为的国家类型——支持建立在规则之上的全球政权,或为追求大国地位而挑战这些政权。”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它将西方文化观投射到中国文化上。从中国文化观来看,事物不是一分为二、非黑即白,而是有很多灰色地带,充满了复杂和矛盾。再者,我们完全可以接受生活在矛盾之中。

以色列和中国的丝绸之路
By: Kevjn Lim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想法,一个月后在印尼雅加达又再次提出这个概念,显现出这样一个愿景—中国要用其大规模的经济发展动力转化为外交政策,以发展的名义辐射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这个兼具包容与扩张的愿景很是雄心勃勃,若中国成功将分散的海外项目编织成一个连贯的整体,整个世纪都将是中国的世纪。“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过三年的发展现在已成为“一带一路”倡议,这个愿景的一部分正在慢慢丰满起来。媒体报道的量也可以证明这一点。现在还不太明朗的是对中国的伙伴国家来说,“一带一路”将面临什么样的战略意义和机会。以色列地处西亚和中东、欧洲和非洲交界处的狭长地带(这些地区对“一带一路”来说都关系紧密),以色列也加入了新丝绸之路的行列。以色列适合的位置在哪里,“一带一路”会带来什么样的不同之处呢?

Old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