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中国文化及历史如何影响其国际关系:以中国南海为例
By: Carice Witte和Aryeh Tepper

中国是不是正野心勃勃地想要主导国际秩序呢?这似乎是一些西方专家和政客的传统观点。从去年G20峰会上冷落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到拒绝参与南海争端仲裁案,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日渐突出,似乎已开始咄咄逼人了。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实在坚决维护国家利益,但西方传统观点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它缺乏对评价中国行为十分必要的历史文化观。随着中以关系进一步加强,以色列领导人必须明白如何不受西方传统观点影响,独立评价中国的行为。2016年中国南海仲裁案判决结果很好地说明了西方观点缺失的部分。

2016年7月,常设仲裁法院的国际法庭对菲律宾表示支持,而对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权利”做出不利裁决。之后,《经济学家》杂志表达了以下传统观点:“从长远看,该裁决将迫使中国选择它想成为的国家类型——支持建立在规则之上的全球政权,或为追求大国地位而挑战这些政权。”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它将西方文化观投射到中国文化上。从中国文化观来看,事物不是一分为二、非黑即白,而是有很多灰色地带,充满了复杂和矛盾。再者,我们完全可以接受生活在矛盾之中。

以色列和中国的丝绸之路
By: Kevjn Lim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想法,一个月后在印尼雅加达又再次提出这个概念,显现出这样一个愿景—中国要用其大规模的经济发展动力转化为外交政策,以发展的名义辐射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这个兼具包容与扩张的愿景很是雄心勃勃,若中国成功将分散的海外项目编织成一个连贯的整体,整个世纪都将是中国的世纪。“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过三年的发展现在已成为“一带一路”倡议,这个愿景的一部分正在慢慢丰满起来。媒体报道的量也可以证明这一点。现在还不太明朗的是对中国的伙伴国家来说,“一带一路”将面临什么样的战略意义和机会。以色列地处西亚和中东、欧洲和非洲交界处的狭长地带(这些地区对“一带一路”来说都关系紧密),以色列也加入了新丝绸之路的行列。以色列适合的位置在哪里,“一带一路”会带来什么样的不同之处呢?

SIGNAL学者特殊贡献:通过土耳其历史教科书视角看中国
By: Hay Eytan Cohen Yanarocak

土耳其和中国这两个重要国家都有着令人瞩目的帝国遗产和几个世纪的古老传统,从1971年两国正式建交开始一直关系紧密。虽然它们位于不同的地理区域,并不接壤,但中国对土耳其历史的影响非常巨大。
为了了解两国之间的关系,有必要对土耳其国家历史叙事的形成以及土耳其教科书如何讲述这样的历史进行分析。揭示出普通土耳其民众对中国和中国人的看法。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土耳其独立战争爆发(1919-1922),土耳其在努力建立土耳其民族共和国的同时形成了新的历史叙事。为了证明土耳其人在皈依伊斯兰教(公元751年)和建立奥斯曼帝国(1299-1923)之前就有过辉煌的过去,现代土耳其的创始人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和土耳其民族主义思想之父、历史学家齐亚·格卡尔普(Ziya Gökalp)塑造了一个历史观点,将伊斯兰之前的土耳其历史赋予了特殊的重要性。正是这种重要的观点形成了新土耳其共和国的早期教科书的基础。

因此,一度与中国不同王朝血腥争斗过的匈奴人、突厥人和维吾尔人都被称为伊斯兰化之前建立过强大国家的主要土耳其族群。这些族群被描绘为现代土耳其人的祖先。根据这一观点,土耳其教科书还将中国人描述为这些土耳其人民的长期敌人。很有必要强调的是土耳其教科书与中华帝国的立场多年来一直未曾改变。在上世纪90年代期间出版的和最近2016年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仍然和他们早前的教科书描绘着相同的故事。

按照这种说法,被定义为真正土耳其人的匈奴人一直都在打败中华帝国,迫使中国人修建了万里长城。自不必说中国万里长城的雄伟图片在土耳其教科书中仍然被用来作为证据向学生展示早期土耳其军队的强大。如今在长城北面已经不存在任何突厥国家,不过学生们仍然需要一个适当的答案来解释他们为何最终还是被中国人打败了。在这点上,匈奴和突厥王子与中国的公主之间的联姻、这些公主努力破坏这些突厥国家就成为这些早期突厥国家衰败和崩溃的最重要的原因。因此,中国人被描述为软弱和无能的战士,只能以不公平的方式靠女人来打败突厥人,也就是说他们不是败在战场上,而是败于秘密政治阴谋。

中以关系和美以关系是零和博弈吗?
By: 阿里耶·泰珀

以色列与中国和美国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是否为零和博弈?以色列与其中一国的关系是否必须要以与另一国的关系作为代价?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方面,以色列与美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内不会改变。另一方面,中以两国正迅速开展经济、外交与学术等方面的交往,对两国关系的益处不言而喻。

不过近几个月来,一些以色列官员以及美国专家却发出警告,表示中以关系不应该取代美以特殊关系。举个例子,捍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乔纳森·尚策(Jonathan Schanzer)向《耶路撒冷邮报》表示:“以色列寻求新盟友一事已非秘密……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认为中国是不错的选择。”尚策做何建议呢?“中国……不适合做以色列的长期盟友……对美以新型特殊关系的预测还为时尚早。”他说道。

尚策的建议某种程度上是对的,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美以关系不可替代,以色列决定性的军事优势还依赖于这一双边关系。然而,“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想要以中以关系来取而代之的说法是错误的,以色列的公众人物与专家并没有表示过要用中以同盟关系来取代美以同盟。不过,尚策不是少数派,其他公众人物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