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54: 20世纪中东和北非犹太人的故事



3000多年来,中东一直是犹太人的家园。大约在公元前11世纪,犹太人开始在以色列之地上发展他们独特的文明,在那里蓬勃发展,直到公元一、二世纪被罗马人征服。公元135年,罗马人将这个国家重新命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Syria-Palaestina)”。

犹太人曾两次被驱逐出他们的土地,历史上,亚述人、巴比伦人、希腊人、罗马人、穆斯林、十字军、奥斯曼人和英国人都曾占领过这里。从公元前586年的伊拉克开始,流亡的犹太人在中东和北非建立了犹太人中心。但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犹太人一直在不断尝试回到他们古老的国家重新定居。

在讲述20世纪犹太人的故事时,一个重要的故事经常被忽视: 犹太人从中东和北非回到他们古老的家园。20世纪初,每个阿拉伯-伊斯兰国家都有庞大、根深蒂固,有时还很繁荣的犹太社区。例如,在20世纪20年代,巴格达40%的人口都是犹太人。然而,这些社区早已不复存在。

阿拉伯世界消失的犹太社区
*图片来自以色列外交部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ewish-refugees-from-arab-countries

到底发生了什么

背景:

犹太人离开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主要原因有三点:

犹太复国主义: 一些犹太社区受到古老梦想的鼓舞,希望回到他们的家园。例如,在1881年至1982年间,来自也门首都萨那周边地区的几百名也门犹太人搬到了以色列居住。

西方殖民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黎凡特被英国和法国瓜分,新的领土实体作为国际联盟托管地给了殖民列强。

在阿拉伯人占多数的国家,受西方启发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将犹太人排除在新的国家框架之外。

然而,在圣雷莫会议上,英国下令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民族家园”。为那些被排斥的犹太人创造了重新定居在犹太国家的空间。

二十世纪历史

在20世纪,中东和北非各地的犹太人社区屡遭暴行,造成生命损失和大量财产损失。以下是一些例子:

伊拉克: Farhud(大屠杀)是1941年6月开始的一系列针对犹太社区的暴乱的名称。180多名犹太人被杀害,1000人受伤,900所犹太家庭在巴格达被摧毁。公元1258年,阿拉伯人征服伊拉克之前,伊拉克的犹太人已经在这个国家生活了1500年,许多古代的犹太社区都想要留下来。然而,到1952年,敌意太大,犹太社区被迫大批搬迁到以色列,在那里他们很快就被吸收为难民。第二年,前往以色列的犹太人的财产被没收,资产被冻结,而留在该国的犹太人则受到经济限制。

利比亚:1945年,在对的黎波里犹太社区的一次袭击中,140多名犹太人被杀,数十人受伤。房屋、商家和礼拜场所遭到抢劫和破坏。1969年穆阿迈尔·卡扎菲掌权时,这个国家只有100名犹太人。卡扎菲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没收了犹太人的财产,同时取消了对犹太人的所有债务。卡扎菲还禁止犹太人移民。幸运的是,剩下的犹太人设法逃走了。

也门:也门是一个古老的犹太社区的家园,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1947年,也门警方与暴乱分子联手杀害了82名犹太人,摧毁了数百所犹太家庭和企业。在亚丁,犹太人社区被摧毁,经济瘫痪。1948年,也门政府允许犹太人离开也门,到1950年,将近5万犹太人被空运到以色列。如今这个国家只剩下几十个犹太人。

“我们被剥夺了埃及国籍,这是我们五代人生活在此的历史。我们的个人资产—银行账户、房产等也被没收,我们被告知永远不要回来。——亨利·莫拉德,1956年,来自埃及的犹太难民

我们被迫离开家园,被驱逐出境。没有任何赔偿。我们无助地看着我们的文化、语言和遗产消失,在历史中的角色被系统地抹去。简而言之,我们真正经历了种族清洗。-拉斐尔·卢众,利比亚犹太人,他的叔叔和八个堂兄弟于1967年在利比亚被谋杀

摩洛哥之例外: 尽管整个中东和北非的犹太社区在整个20世纪都遭到迫害,但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摩洛哥总体而言是一个例外。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摩洛哥苏丹统治者保护摩洛哥犹太人不受法国维希政权的迫害,而摩洛哥2011年的宪法明确承认犹太人对摩洛哥历史和身份的贡献。卡萨布兰卡的摩洛哥犹太教博物馆是该地区唯一的此类博物馆,以色列人也定期访问该国,摩洛哥仍然是3000名犹太人的家园。

结论

为了了解今天的中东和北非,包括仍然席卷该地区的偏狭不容忍浪潮,有必要了解20世纪生活在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犹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东和北非犹太人的故事对理解以色列社会的性质也至关重要。毕竟,来自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犹太人占以色列人口的50%以上。

最后,中东和北非犹太人的故事对于从更大、更准确的角度看待以色列-阿拉伯冲突至关重要。成千上万来自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犹太人作为难民逃往以色列,他们身上除了衣服什么都没有。虽然以色列吸纳了他们,但他们的财产和资产被盗问题仍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翻译:关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