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宾接受希伯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时发表的讲话

斯科普斯山 1967年6月28日
前言:
六日战争胜利后,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伊扎克·拉宾被希伯来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拉宾的授位致辞是象征性的,他以整个以色列国防军的名义接受学位。演讲在斯科普斯山上希伯来大学校园内的露天剧场举行,该校自以色列独立战争以来,由敌军控制长达19年,刚解放不久。对拉宾和战友们而言,耶路撒冷的解放意味着完成了等待了19年的使命,1948年错失良机后,人们埋藏在心底的无声誓言终于在这一天兑现。除了希伯来大学以外,1948年被敌军占领和种族清洗的哭墙和老城犹太区、橄榄山上的公墓以及以色列人19载以来只能透过铁丝网遥望的其他地区终于回到了犹太人的统治中。

拉宾在演讲中表达了对所有以色列国防军战士的诚挚感谢,并强调这个学位颁发给所有国防军战士,而他只是作为代表,借此赞扬所有战士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的精神。

对经历过六日战争中的人们以及铭记这一演讲的所有以色列人来说,这次演讲在很多方面而言都是犹太复国主义所取得成就以及再获新生的犹太民族的最高点。演讲中,拉宾并未大肆庆祝战争的胜利,而是强调战争本身的残酷性,表达了对战死沙场的烈士及烈士家属的深切同情。他强调国防军战士所表现出来的伟大英雄主义来源于他们的坚定信念和精神动力,他们坚信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他们的精神动力支撑着他们英勇面对数量和装备上均占优势的敌军。这种判断也许可以通过与其他战争对比来说明,以色列国防军队在其他战争中虽具武器装备优势,但作战表现并不如这次突出。拉宾指出抗战精神比武器装备更为重要,还指出抗战中的道德信仰至关重要,让人回想起1948年1月大卫·本-古里安在以色列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上的讲话。

本次演讲的演讲词由以色列国防军首席教育官Mordechai Bar-on撰写,其他教育部同事加工润色,拉宾亲自监督与修改后完成。拉宾要求Mordechai Bar-on在讲稿中强调战争中的人本主义因素,以及独立战争取得胜利的精神激励作用。这篇演讲用词感情真挚,不倨傲,强调以色列和阿拉伯人在战争中付出的惨痛代价,因此成为以色列军队及其战士高尚品德的重要象征。

在很多人眼里,拉宾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象征,然而自此以后,以色列人既忘记了耶路撒冷胜利的意义所在,也忘记了拉宾的象征意义以及他为谁而战。如果有些人不知道东耶路撒冷何时为犹太人所占据,那么他们也感觉不到自身与东耶路撒冷的历史渊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以色列人要统治一个对自己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橄榄山上的公墓和哭墙对他们来说无关痛痒,希伯来大学亦然。因为耶路撒冷和犹太民族的历史渊源,以及为保卫耶路撒冷的无数悲剧和流血事件,对耶路撒冷的那种民族情感对他们而言意义并不大。

还有一些人对耶路撒冷只有宗教情怀,对他们而言,拉宾的事迹和犹太复国主义中体现的人道主义一文不值。他们不明白拉宾及其同代人为犹太民族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1995年11月4日,当拉宾为了和平被宗教狂热分子伊格尔·阿米尔(Yigal Amir)刺杀后,那些铭记历史并坚守信仰的人极其震惊和心痛。

前言作者:Ami Isseroff

拉宾演讲正文:

总统先生,总理先生,校长先生,理事会成员们,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站在这里,面对诸位这一时代的领导人,心怀敬畏,在这个古老而灿烂的地方,俯瞰我们永恒的首都,看着这块凝聚我们民族最早历史的地方。

能被授予哲学博士学位,我倍感荣幸,还有许多优秀人士无疑也配得上此荣誉。请允许我表达现在我内心的感受:

我认为我在这里是代表为我们带来六日战争胜利的无数军官和士兵,也代表整个以色列国防军。

人们可能会问:希伯来大学为什么被感动到要用名誉哲学博士学位来表彰一个士兵在战争中所做的贡献呢?士兵和学术界有什么联系呢,因为学术代表的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生活?尚武之人和精神价值又有什么联系呢?
但是,从这项荣誉中,我可以看出,你们在通过我及我的战友们分享你们对以色列国防军特殊性质的深切感激,以色列国防军也代表了整体犹太民族的特殊性质。

世界各国已经认识到,以色列军队与其他大多数军队不同。虽然其首要任务是维护安全,具有军事意义,但其终极目的在于和平,所以也承担着多重任务。这些任务具有建设性,而非破坏性,旨在加强国家的文化力量和道德力量。
我们在教育领域所做的工作家喻户晓,在1966年以色列国防军甚至荣获以色列教育奖,得到了国家的认可。 以色列青年先锋战斗队已经将军事职责和农业劳作相结合,边境村庄的教师也对社会发展做出重大贡献,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它们代表了以色列国防军在教育领域展现的独特性质。

今天,希伯来大学授予我们名誉学位,是为了表彰军队在激烈战斗中所展现的道德力量和精神力量。我们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就是因为这场激烈的战斗,尽管我们是被迫选择战斗,但是,在战斗中,我们展现了必胜的决心,这足以视为胜利。我们会胜利!

战争本质上是残酷和残忍的,总是伴随着无数血泪。但是,在我们刚刚经历的这场战争中,涌现出很多非凡人物,他们带着罕见的英勇无畏和英雄主义精神,并肩作战,展现出最动人的兄弟情谊、战友情谊以及精神的伟大。

尽管指挥官已牺牲,坦克几近摧毁,仍继续攻击;工兵冒着生命危险从雷区解救受伤同志;整个空军部队心系跌落敌区的飞行员,坚持不懈、不遗余力地拯救他。如果一个人没有亲眼目睹这些场景,他就无法明白同志间的忠诚与热爱。

听到老城收复消息时,举国上下激动不已,许多人甚至禁不住泪流满面。通常,我们的以色列犹太青年和战士不喜多愁善感,也不爱公开表露情感。但在这种情况下,之前战争带来的紧张和先前出现的焦虑,此刻的解脱感、处于犹太历史核心之感融合在一起,足以击垮冷酷坚硬,打破胆怯外壳,激起情感洪流,唤起精神共鸣。攻克西墙的伞兵们倚靠在城墙上哭泣着,这种行为极具象征意义,在以色列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在军队中,我们不习惯夸夸其谈,但在那个时刻圣殿山上的真情流露打破了惯常语言的约束,显露出深刻的真理。

同时,举国上下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然而,在士兵身上,有一种奇怪现象却愈发明显:他们无法全心全意地庆祝胜利,悲痛和震惊影响了他们胜利的喜悦,还有一些士兵甚至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作战前线的战士们亲眼目睹的不仅仅是胜利的光荣,还有胜利的代价——战友们倒在他们身旁,倒在血泊之中。我知道,敌方付出的惨痛代价也深深影响了我方许多战士。也许犹太民族的教育和经历从不让人作为征服者和胜利者而感到喜悦,因此,虽然取得胜利,人们却仍然百感交集。

六日战争表现出战士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而非个人有勇无谋、单枪匹马的战斗。在拉法赫、阿里什、Um-Kal Um-Kataf、耶路撒冷以及格兰高地等许多地方,进行了漫长而绝望的战斗。在这些地方,以及其他许多地方,我们的士兵展现除了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以及非凡的耐心和毅力,这让无数见证这一切的人心潮澎湃、惊叹不已。

很多人都说,这是一场以少敌多的战争。自1948年春天阿拉伯国家发动侵略以色列的战争和Negba及 Degania之战以来,整个以色列国防军在此次战争中首次面临以少敌多的局面。此次战争意义深远,因为相对较少的士兵通常面临着敌军严密庞杂的防御工事、被成千上万的敌军包围,他们常常苦战数小时开辟血路、杀出重围。即使一鼓作气,长时间作战还是会导致士气衰竭,他们仍旧在艰难险阻中奋力前进。他们别无选择,唯有前进。民族信仰支撑着他们,赢取战争的目标激励着他们,每一种精神力量都鼓舞着他们,为取得最后的胜利血战到底。

因此,我们的空军坚持抗战、轰炸敌军;因此,我们的装甲兵攻破了所有前线;因此,我们的伞兵英勇作战,跳入拉法和耶路撒冷作战;因此,我们的工兵在敌军炮火下奋力清扫雷区。在同志们左右防卫、协助作战中,我们的部队不断前进,经过数小时奋战,顺利打破敌军防线,深入敌军内部,他们继续前进——只有前进!我们的部队依靠的不是武器或战术,而是道德信仰和精神力量。

我们总是要求最优秀的年轻人加入以色列国防军。我们常说“HaTovim La Tayis(最好的到空军去)”,这已成为一种观念,这不仅仅指技术和能力。我们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的空军能在短短几小时内打败四个敌国的军队,那他们必须拥有道德信仰和人道主义价值观。

飞行员们无比精确地击中敌军飞机,令世人匪夷所思,甚至用秘密武器来解释其中的技术原理;装甲部队坚守阵地,即使在装备更为落后的情况下仍旧战胜了敌军;以色列国防军的其他所有兵种不管位于何处,都不畏庞大的敌军和其先进的防御设施,英勇作战,杀敌制胜——他们在战场上不仅显示出冷静和勇气,还坚信正义、坚信只有当人人做好准备应对千难万险时,才能为祖国和家人带来胜利,他们坚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国会破,家会亡。

再者,我们的各级官员比敌军官员更加优秀卓越。他们足智多谋、灵活应变、心系部下,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以身作则,在战场上引领部下,这些都无关战术或装备。战争取得胜利的唯一合理解释是,他们意识到了战争赋予他们的深刻使命感。

这种精神在整场战争中都得以体现。我们的士兵并非依靠武器克敌制胜,而是因为他们明白自己肩负的任务艰巨而神圣,他们的所作所为充满正义,他们对祖国爱得深沉,他们知道任重而道远:为了保证人民在祖国安定生活,维护犹太人在自己的国家自由独立、和平安定生活的权利,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很荣幸能领导这支部队。他们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我们犹太民族明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国难当头,人民挺身而出,用强大的德道力量和精神力量克敌制胜。

我代表以色列国防军,并以所有战士的名义,荣幸地接受你们的谢意。

翻译: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外国语学院 郭垚 何雪茹 刘敏
审校:关媛

English
Published: 3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