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特(Sadat)1977年在以色列议会上的讲话

引言
1977年11月20日,埃及总统萨达特来到耶路撒冷并在以色列议会发表如下演讲,在此之前双方在罗马尼亚居中调解下进行了秘密谈判,国民议会也宣布埃及总统萨达特(Sadat)愿意出访以色列、并在议会发言以争取和平。萨达特此次演讲使用的是阿拉伯语。这是埃及总统办公室印发的翻译文稿,其中遗漏了一些信息,但这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完整的文稿。

虽然约旦国王侯赛因(Hussein)曾经去过以色列,并多次秘密会晤以色列领导人,萨达特此次访以是阿拉伯领导人第一次公开访问以色列。萨达特的访问和演讲令以色列人相信和平提议是真诚的,并且也为以色列做出必要的让步提供了公众压力基础。

萨达特坚持捍卫巴勒斯坦难民返回家园的权利,这些家园现在位于以色列的领土上,并且大多数已不复存在,但在巴勒斯坦难民的其他权利上,萨达特的态度最终有所缓和。部分原因是巴勒斯坦人完全拒绝参与和平进程(见巴解组织(PLO)六点计划)以及以色列总理贝京的固执。

由于萨达特访问带来的强大动力,以色列和埃及最终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见《以埃和平条约》。
作者:Ami Isseroff

萨达特(Sadat)1977年议会演讲

以仁慈和仁爱的主的名义。议长先生,女士们,先生们:愿上帝的和平与怜悯惠及诸位,愿我们和平。愿阿拉伯、以色列以及世界上其他地方都能和平,现在世界不同地方都充斥着血腥的冲突、尖锐的矛盾、以及人类为了征服同胞而发起的破坏性战争。然而最终,面对人们建造成果的废墟,面对人们的遗体,既没有胜者,也没有败者。唯一的败者便是人类—上帝最卓越的创造。正如和平信徒甘地所说:努力塑造生命之道,崇拜全能的上帝。

今天我来到这里,是要开启新的生活,实现和平。我们都喜欢这片土地,这片上帝的土地,我们所有人,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人都敬拜上帝。

上帝的教训和诫命是爱、真诚、安全与和平。

我不会责备那些听到我在埃及人民议会前向全世界宣布的决定的人们。我也不会责备那些以惊讶甚至惊愕,甚至用暴力表达惊讶的人们。仍有一些人认为我的决定具有政治性,以遮掩我发动新战争的意图。

我要告诉你们,在我从人民议会回到家之后的一个小时,总统府的一个助手联系了我,他问我时听起来还有些担心:“总统先生,如果以色列真的向您发出邀请,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呢?”

我平静地回答说:“我立即接受,我说过我要去到地球的尽头。我要去以色列,因为我要把所有事实都告诉以色列人。”

我看到了一些人,他们对我的决定感到震惊,也看到了一些人,他们对于我做出决定的意图是否真诚表示怀疑。这个最大的阿拉伯国家的总统担负着中东战争与和平进程的主要责任。没有人会相信,就是这样一位总统会在本国还战火纷飞的时候宣布愿意出访敌对国。

我们仍然要承担30年内发动四场战争的后果。经历1973年十月那场战争的家庭仍然在哀悼战争中逝去的父亲、儿子、丈夫和兄弟。

正如我刚才所说,这项决定与我的同事或同胞有关,与阿拉伯国家元首或对抗国有关,但我并没有同他们商议。

这项决定宣布之后,大多数联系我的人都反对这项决定,因为他们感到非常怀疑,也对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人民与以色列之间能否和平缺乏信心。

对于召开日内瓦会议的程序,许多分歧意见和无意义的讨论已经浪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人们都会深表怀疑且缺乏信心。

但很坦白地说,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了这项决定,因为我知道这项决定可能带来巨大风险。全能的上帝让我代表埃及人民承担责任,与阿拉伯民族一起承担责任,而我的主要职责就是利用一切方法让阿拉伯人民和泛阿拉伯民族免于新的苦难,免于战争,而这些苦难和战争的规模只有上帝可以预见。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相信我对上帝负有责任,我对人民负有责任,我应该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去,甚至是到耶路撒冷的议会,告知他们我知道的所有事实。然后,我会让你们自己做决定。在这之后,可能只有万能的上帝决定我们的命运。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整个民族的重要时刻,那些充满智慧、有眼光的人们应该认真审视这个问题,考虑所有的复杂情况,大胆地朝着未来前进。

像我们这样肩负着同样责任的人是第一批应该勇于做出决定的人,这些决策要与所处的环境相一致。我们必须超越一切过时的理论,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要忘记不犯错误只是神的特权。

我过说我想让所有的阿拉伯人民免于恐怖的战争,同样在你们面前,我真诚地表示我有着相同的感受,并承担相同的责任,我想让地球上的所有人包括以色列人民免于恐怖的战争。

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以色列人,战争中牺牲的任何生命都是人类的生命。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以色列人,因为战争丧偶的每位妻子都是人,都有权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

不管是生活在阿拉伯还是以色列,由于战争而剥夺了父母关爱的无辜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

他们要求我们承担起全部的责任,给他们提供一个永远舒适的生活。

为了他们,为了我们子女和同胞,为了给人们提供一个为了人类进步和幸福而奋斗的机会,让人们有安全感,过着有尊严的生活,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出生在我们国家的每位孩子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为了所有的这些,我决定不管存在任何危险,都要在这里发表我的演讲。

我已经肩负起责任,因此我在1971年2月4日宣布,我愿意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这是阿拉伯和以色列冲突爆发以来,第一次由一位阿拉伯政府官员发表这样的声明。作为一个领导人我觉得我应该承担起责任,因此在1973年10月16日,也就是埃及人民大会之前,我号召召开一个国际会议,建立基于正义的永久和平。但我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

我祈求和平,希望交战双方能停火。身肩历史赋予的重任和领导责任,我签署了第一个撤军协议,接着在西奈,我签署了第二个撤军协议。

然后,我们继续努力,或公开或私下去尝试各种方法来寻求永久和正义的和平。

我们向全世界人们敞开心扉,让他们理解我们的目标,让他们相信我们所倡导的公正与和平。受到这些因素的激励,我决定向你们敞开心扉,表明我们坚定的建立永久和平与正义的决心。

这也是命中注定我这次来到以色列,进行和平的访问,与伊斯兰教的节日——神圣的伊斯兰斋戒日盛宴正好同时发生,这个节日也是阿拉伯与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祝他安息)呈现给上帝祭品的节日。我想说当万能的上帝向他以及亚伯拉罕发出指示时,并不是因为他软弱,而是通过巨大的精神力量和自由意志,牺牲了他自己的儿子,这是坚定而不可动摇的信仰使然,为人们带来深远的意义的理想。这个巧合可能给我们大家带来新的意义,这可能成为预示着安全与和平的真正愿望。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敞开心扉,彼此信任吧。直接说出来,不绕圈子,今天在东方和西方都在遵循这无与伦比的时刻,让我们互相坦诚,这可以是世界历史上的转折点也将是中东历史上的关键转折点。

让我们敞开心扉,彼此坦白,尤其是在我们回答这些重要问题时彼此坦白。

我们如何实现基于正义的永久和平?这里,我来清楚明白地告诉你们我对这个大问题的回答,让以色列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都能听到。所有虔诚的祷告者向万能的上帝祈求,这一历史性的会议能最终达成数以百万计人民期望的结果。这一声音一直在我耳畔回响。在我公布我的答案之前,我想向你们保证,我所讲诉的是准确无误的事实,任何人都无法否认。

第一点,人不应该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第二点,今天我不说两面派的话,以后也不会,今天我不采用两种政策,以后也不会,我将表里如一,坚持一种政策。

第三点,直接对质是实现目标最成功的方法。

第四点,基于联合国决议之下的永久和平与正义已成为全世界共同的呼声。无论是在决策制定的官方机构还是影响决策制定的世界舆论中,这一呼声已成为国际社会意志的表达方式。

第五点,这一事实最清楚,最突出,阿拉伯国家在追求永久和平正义的道路中并不是从弱者位置出发。相反这些国家有能力,也有维持和平稳定的意志。阿拉伯宣称的意图源于文明遗产所引起的意识,为了避免我们以及全世界将面临的不可避免的灾难,除了建立基于正义,和平的永久和平之外别无选择,而和平受到怀疑或受到不良意图的危害。

就这些事实而言(我特意在你们面前表明我如何看待这些事实),我也想警示你们,诚恳地警示你们提防浮现于你们脑海的某些想法。

坦率的性格使我义不容辞地要告诉你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我来到这里不仅仅因为埃及和以色列的协议。这不属于埃及的政策,这个问题也不是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问题。

埃及和以色列之间暂时的和平,或者说任何阿拉伯对峙状态的国家和以色列之间暂时的和平,都不能带来永久的和平。永久的和平必须建立在整个地区的公正上。

而且,即使所有对峙状态的国家和以色列之间都实现了和平,只要巴勒斯坦问题没有解决,这种和平都不会持久。只有建立在整个世界的和平才能持久。

其次,我来此并非为了寻求部分和平,也就是说并非仅仅想结束目前的交战状态,然后将整个问题推至下一阶段。这不是使我们获得永久和平的根本之策。

同样地,我来此也并非为了第三次化解在西奈山,戈兰或约旦西岸等地的分歧。

因为上述做法表明我们仅仅是在延长导火线。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缺乏面对和平的勇气,我们太懦弱而不能承受建立在公正上和平的负担和责任。

我来此是为了共同建立一种基于公正的持久和平,避免双方受到任何伤害。正是这个原因使我愿意来到世界上最远的一角。

现在我会回到之前提及的大问题。

我们如何才能实现基于公正的持久和平? 在我看来(并且我在研讨会上已经向整个世界宣告了),答案就是,这既不困难也并非不可能。虽然存在长年累月的争执,流血报复,怨恨和憎恶,以及一代代的整体分裂和根深蒂固的敌意。答案仍然是这既不困难也并非不可能,只要我们真诚地,忠实地遵守一条原则。

你们希望和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共存。

我十分诚挚地向你们表示欢迎,希望你们和我们一道共同享受权益和安全。这本身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是一个具有决定性历史改变意义的标志。我们曾拒绝你们。那时我们有自己的理由和恐惧。的确,我们曾拒绝和你们会面。
我们曾经在国际会议和机构里碰面,但是我们的代表没有和你们示好,现在也如此。是的,这种情况曾经发生过,至今仍在发生。

我们曾要求需要一个中间人,能够单独会见我们两方,并把这作为同你们合作的前提。这种情况也属实。

是的。通过这种程序,关于第一次和第二次撤军协议的谈判才会发生。

我们的代表团在首届日内瓦会议碰面,却没有任何直接交流,是的,曾经发生过这种事:

而今天,我向你们表示,同时向世界宣告,我们接受与你们共存与以公正为基础的永久和平之中。我们不愿使用已经准备发射的具有破坏性的导弹,也不愿使用怨恨和憎恶之炮弹来包围你们,或使我们自己被包围。
我已经在不止一个场合里表示,以色列是一个国家,这已经是一个为全世界所承认的既定事实;而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已经担负起维护其安全和保卫其存在的责任。

在我们之间曾有一面巨大的墙,那是你们花了25年时间努力建成的,但1973年被摧毁了。那是难以平息并不断扩大的心理战役之墙。

这是一堵恐惧之墙,是对那股可以横扫整个阿拉伯国家的力量的深深畏惧。这又是一堵宣传之墙,是对我们阿拉伯国家深陷泥沼停滞不前的大肆宣扬。有些人甚至声称,即使在未来的五十年里,阿拉伯人也不会重振雄风。这是一堵足以触及和打击任何地方、随时随地威胁着我们的墙。如果我们试图利用自己手中的合法权利来解放被占领土,这将是一堵警告之墙,恐吓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堵墙在1973年轰然崩塌。然而,还有一堵墙。这堵墙横隔在我们中间,构成了彼此间的心理障碍—互相猜疑、互相拒绝、担惊受怕、尔虞我诈和一味沉沦幻想而不付诸实际行动,以及对每个事件和每份声明的刻意扭曲和肆意践踏。我曾在官方声明中指出,正是这种心里障碍在所有问题中占70%的比重。

今天,我想借此次来访的机会,向大家提出几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不真心诚意地伸出双手,携手消除这个障碍?我们为什么不以诚相待,共同摒弃对恐惧、背叛和不良企图的猜疑?

我们为什么不像那些献身于崇高理想的英雄那样勇猛果敢地并肩作战?我们为什么不勇敢地联合起来,共建一栋巨大的和平大厦呢?

我们要建造一栋历经风雨仍岿然不动的大厦。我们要建造一栋像灯塔一样的大厦,为子孙后代传递人类建设、发展和人格尊严的信息。

女士们,先生们,实话实说,只有基于公平正义而非占领他人土地的和平才是名副其实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本着那种促使我今天来到这里的精神,我要坦率的告诉大家,你们必须抛却所有的征服梦想,你们必须摒弃武力是解决阿拉伯问题最好办法的信念。

你们应该深谙彼此之间对抗的惨痛教训。扩张策略得不偿失。坦白地说,我们不该让自己的国土深陷于讨价还价,我们甚至不该为此而公开争论。

对我们来说,我们的国土就等同于全能神与摩西进行对话的那个圣谷,在那里神告诉摩西他肩负着和平的使命。

我们不能接受任何掠夺或侵占我们一寸国土的企图,我们也不能接受任何对此的争论或讨价还价。

我真诚地告诉大家,今天我们摆在我们面前的正是绝佳的和平机会。如果我们真想争取和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机会一旦错失或浪费,所造成的杀戮将承受人类和历史的诅咒。

什么是以色列的和平?这意味着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安然相处。这是合乎逻辑的吗?我认为是的。这意味着以色列境内免受任何侵略。这是合乎逻辑的吗?我认为是的。这意味着以色列获得了确保这两个因素的各种保障。为此,我认为是合乎逻辑的。

除此之外,我们声明,我们接受您设想和接受的所有国际保证。我们声明,我们接受所有来自两个超级大国或其中的任何一方,或来自五个大国的所有保证。我再次毫不含糊地声明,我们同意您接受的任何保证,因为我们将得到同样的保证。
总之,当我们问及什么是以色列的和平时,答案就是在以色列所接受的全部保障框架内,以色列境内安定且同阿拉伯邻国安然相处。

但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怎样才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从而带领我们走向以正义为基础的永久和平?有些事实我们应该勇敢和清晰地面对。有一些阿拉伯领土为以色列所占领并仍以武力占领。我们坚持完全撤离这些领土,包括阿拉伯耶路撒冷在内。

我来过和平之城耶路撒冷。它将永远作为三个宗教信徒共存活生生的体现。以吞并和扩张为框架的构思考虑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是不能允许的。它应该是向所有信徒开放的的城市。

最重要的是,这座城市不应该与那些已经居住在耶路撒冷几百年的人们切断联系。我们应该复兴奥玛尔伊本哈塔布(Omar Ibn al-Khattab)和萨拉丁(Saladin)的精神,即宽容和尊重权利的精神,而不是重演十字军东征的先例。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圣地不仅是敬拜的场所,也是我们在这里中断生活的活生生的见证。从政治、精神和理智层面上,这让我们基督徒和穆斯林对耶路撒冷的重要性和敬畏上从不出现差错。

让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没有来到你这里要求你的部队撤离被占领的领土。1967年后,完全撤出占领的阿拉伯领土是合乎逻辑并且无可争辩的事实。无人该为其辩护。

当你们用武装力量占领阿拉伯领土时,任何基于正义的永久和平谈话,任何确保我们在这个地区和平安全共处做出的行动都毫无意义。

因为没有和平可以建立在占领他人领土上,否则它不会是严肃意义上的和平。然而,如果意图真诚,如果真正为我们大家子孙后代建立公平和持久的和平努力,这将是不会公然讨论且意料之中的结论。

至于巴勒斯坦,无人能否认这是整个问题的症结所在。世界上没有人能接受今天在以色列传播的口号,无视巴勒斯坦人民的存在,甚至质疑他们的所在。因为巴勒斯坦人和他们的合法权利今天不再被任何人否定;没有一个具有判断能力的人可以否认或忽视它。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国际社会在国际文件和官方声明的支持下都承认的事实。任何人对日以继夜高涨的呼声充耳不闻,或忽略它的历史现实都是无用的。

即使是你们第一大盟友美国,绝对致力于以色列国家安全和兴存,并提供道义、物质以及军事上的支持。我也会说,即使是美国也选择了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巴勒斯坦人民有拥有合法权益的资格,巴勒斯坦问题是冲突的原因和本质,只要冲突悬而未决,它就会不断加剧,达到新的维度。

我真诚地告诉你们,没有巴勒斯坦人就没有和平。忽略或无视这个原因,后果不可预知的严重错误。

我不会沉迷于过去的事件,如60年前的《贝尔福宣言》。你们熟悉相关的文件。如果你已经找到了道义上和法律上的理由,在一个不属于你们的土地上建立一个国家的家园,你们就有责任去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坚持,让他们再次建立一个国家。当一些极端分子要求巴勒斯坦人放弃崇高的目标,这实际上意味着要求他们放弃自己的身份和对未来的每一个希望。

以色列承认巴勒斯坦人民有实现保卫和平的权利,我对此表示赞同。

女士们,先生们,我想说逃避巴勒斯坦人民以及建国的权利没有任何作用。我们阿拉伯人曾今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由于以色列的存在,我们挣扎着熬过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伤亡无数,现在大家濒临绝望的深渊,要想避免可怕的灾难,我们此生必须抓住机会在正义的基础上建立持久和平。

你们必须像我一样直面现实。逃避或者置之不理永远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如果付出的努力基于未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幻想之上,我们就无法实现持久和平,实现和平要求一致呼吁尊重人权和事实。

没有必要因为巴勒斯坦问题而导致恶性循环,设立障碍毫无用处,否则和平进程将会受阻,或变成泡影。我说过损害他人权益不会带来快乐。

直面问题,坦诚布公才是达成明确目标的成功捷径。直面巴勒斯坦问题,协商一致,朝着建立持久和平公正才能建立理想的和平。要实现你们寻求的各种保证,就不应对新诞生的国家心存畏惧,同时国际社会也应伸出援手。
敲响和平的钟声,战鼓便不会响起。

请同我一起在日内瓦孕育和平协议,迎接一个渴望和平的世界。这项和平协议基于以下原则。

  • 结束占领阿拉伯1967年沦丧的领土
  • 推进巴勒斯坦人民基本权利及其自主决定权,包括巴勒斯坦建国权。
  • 除了适当国际保证外,应通过协定程序保障本地区所有国家和平相处的权利及其边界安全
  • 本地区所有国家致力按照联合国宪章规定的目标及原则(尤其是涉及禁止使用武力和以和平方式处理国家之间分歧的原则)处理对外关系。
  • 结束本地区的敌对状态

女士们,先生们,和平不只是遵守纸上的条条框框,还是改写历史进程。和平是同各种欲望私心作斗争的过程而不是利用所谓的和平为自己的突发念头做辩护或是为某种许可做掩盖
鉴古识今,现代历史的经验教训表明:导弹、战舰、核武器无法实现和平,只会摧毁和平和安全所带来的一切。

未来我们的人民,人类所创造的文明,我们必须保卫人类免受武力统治,才能让价值、原则的力量贯穿人性化治国的政策中,进一步巩固人类的崇高地位。

请允许我向以色列人民发出呼吁。我以真诚的话语向以色列男女老少保证,埃及人民会祝福这项神圣的和平使命,我向你们传达埃及人民追求和平的信息,埃及人民不是极端分子,穆斯林教徒、基督教徒、犹太教徒都是埃及的子孙,这个大家庭和平共处,团结互助,充满爱意,宽容忍让。

这就是埃及,这儿的人们已经将他们最神圣的信息托付于我。这信息关乎他们的国防、安全以及和平,和以色列的每一个男人、每一个女人甚至是孩童都息息相关。我在这儿鼓励领导阶层为争取和平而奋斗。让所有努力都能汇集起来,建立一个强大的和平的国家,而不是摧毁它。

让世界看到以色列人民的全新面貌,以此作为我们这个时代为了维护和平而努力的那些勇士的榜样。还能给下一代敲响警钟。告诉他们,那些硝烟战火终将消散,痛苦不再重现。让他们看到我们已经步入新的开始,我们的新生活充满了爱、社会繁荣、自由和和平。

因失去儿女而悲痛的母亲,因失去丈夫而伤心的妻子,因失去家人而难过的儿子,以及所有战争的受害者们,不要悲伤,让我们一起吟唱和平的颂歌,拥抱和平的希望。让和平的希望开花结果,使希望成为我们努力奋斗的行为守则。人民的希望也是上帝的意志。

女士们先生们,在来到这儿之前,我曾去过库尔邦和圣墓堂祈祷,每次我都全心全意地向全能真主祈祷,祈求他能够赋予我力量,使我坚信这次的旅途能够实现我一直渴望实现的目标,那就是快乐当下,幸福未来。

我早已把交战国家所知的先例和传统抛弃。尽管阿拉伯依旧被敌人占领,而我将继续以色列之行的这道宣言已经成为一个重磅炸弹,有人深有感触,而有人则困惑不已。有些人甚至怀疑我此行的意图何在。

尽管如此,我做出这个决定则完全是纯粹的信念使然,代表着我的同胞们的意愿。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条道路,也是大家认为最艰难的一条。

我选择敞开心扉走向你。我也会用这强大的动力推动所有追求和平的国际合作行动。我在你们的家乡,向你们展现现实情况,并非带有其他目的或是突发奇想。此行并非为了演习或是扳回一局,而是为了共赢,基于公平正义的永久和平之战是在近代以来最危险的战争。

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战争,也不单单是以色列领导人的战争,而是一场这片领土上所有公民的战争,我们都拥有安居乐业的权利。这也是数百万民众时刻铭记于心的关乎道德和责任的承诺。

我提出这份倡议时,许多人问这趟旅途我的期盼是什么,我能做出什么成就。回答这些问题时,我意识到,在被问及这些问题之前我并未从这趟旅途我能做出点什么这个角度来考虑我的提议。我只是到这儿来传达一条信息,而我也已经完成这项使命,愿上帝为我见证。

我不断诵念道,“坚持公平正义。”

我引用了《古兰经》中的篇章:
我相信上帝,并且相信上帝给我们的启示,和给亚伯拉罕、艾萨克、雅各伯、其他支派,以及给摩西、耶稣和先知所传的书中所启示的。我们彼此之间没有区别,我们也同样服从上帝。

English
Published: 3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