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扎克·拉宾最后的演讲

概述

1995年11月4日晚,在一次大型和平集会中,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拉宾(Yitshak Rabin)被右翼宗教组织狂热分子伊格尔·阿米尔(Yigal Amir)暗杀。这次集会旨在抗议双方持续上升的暴力冲突,并重申以色列政府及人民对维护和平的承诺。阿米尔称,暗杀拉宾是为了防止和平进程继续发展。

总理暗杀事件之前,尽管巴解组织(PLO)承诺放弃暴力和恐怖主义,巴勒斯坦领土上还是暴力冲突不断。同时,以色列右翼定居者和宗教狂热者也在不断煽动。约旦河西岸的拉比们在布道中宣称拉宾是叛徒和犹太人的迫害者,应当处死。这种煽动性言论更是得到了反对党利库德党和其他右翼政客的支持。利库德党和右翼人士早就将他们在以色列人的民族意识中代替为犹太国家(而非犹太复国运动)的真正“创始人”。他们称自己为“国家阵营”(Mahaneh Leumi) ,与“其他阵营”相对立。暗指反对党由叛徒和恐怖活动支持者的词语“Ashafistim”在各种集会中或明或暗被提出来。利库德党领导者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主持了一次右翼集会,在集会中张贴的海报上伊扎克·拉宾身穿纳粹党卫军军官的制服。将暴力反对政治领导人合法化的气氛逐渐形成。

拉宾把其一生奉献给以色列的防卫和安全工作。1948年,他在防守耶路撒冷、阻止巴勒斯坦对封锁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1967年在六日战争中担任参谋长,1976年担任总理,领导了勇猛的恩德培救援行动,在乌干达恩德培市成功解救被劫持客机。定居者及其支持者显然并不熟悉他的这些成就,他们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主流和以色列的民主传统是脱节的。

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官员出席了拉宾的葬礼,包括约旦国王侯赛因,为了向他的朋友致敬,他打破了阿拉伯领导人访问耶路撒冷的禁忌。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为拉宾铸了墓志铭,“Shalom, Haver”(再见,朋友)。

但木已成舟,拉宾死了。不可想象的事件发生在以色列,以色列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狂热团体默许了这次暗杀行动,并为之辩解。 虽然反对派利库德领导人都否认与刺杀行为有任何关联,并谴责暴力和暗杀,但拉宾遇害为利库德重回权力中心铺平了道路。虽然政客们发誓以色列的民主进程不会被刺客的子弹所决定,但还是发生了变化。在一个人口从全世界迁移来的社会,伊扎克·拉宾对成功推进和平进程的作用不可替代。只有他有资格和统帅之力使以色列脱离被占领的泥沼。 只有他的老练与清晰的头脑才能让以色列人确信安全问题将得到妥善处理,为争取和平所有牺牲皆值得。只有拉宾了解美国,他在阿拉伯国家和国际论坛的声望才能确保巴解组织能信守承诺。随着拉宾的离去,以色列工党无疑开始慢慢走向瓦解。 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并没有把党团结起来的魅力和领导力,也未能吸引选民。在选举舞弊和阿拉伯选民没人投票的帮助下,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hanyahu)在1999年赢得了选举,并采取了激进的政策,深入巴勒斯坦领土建立犹太人定居点。因为疏远了与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内塔尼亚胡也无法获得所需的支持来平息巴勒斯坦不断扩大的暴力冲突与非法行为。和平进程的命运遭到阻断。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极端分子的援助下,伊加尔·阿米尔达其所愿。

作者:阿米·阿瑟罗夫(Ami Isseroff)

《伊扎克·拉宾传记》

以色列已故总理拉宾在特拉维夫和平集会上的演讲

1995年11月4日

请允许我说我深受触动。我要感谢在座的各位,感谢大家为了反对暴力、主张和平而来,我很荣幸作为本届政府首脑,与我的朋友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一起,决定给和平一个机会——这将解决以色列的大部分问题。
我从军27年,我战斗了很久,因为没有和平的机会。但我相信现在我们有了和平的机会,一个极大的机会。为了在场的各位,以及没有在场的其他大众,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我始终相信,大多数人民想要和平,并为了和平愿意承担风险。你们今天来到这里,与众多未能到场的人一样,证明了人民确实渴望和平,反对暴力。暴力侵蚀着以色列的民主基础。暴力必须受到谴责,必须受到孤立。暴力不是我们以色列的出路。在一个民主的国家是可以有不同观点的,但最终的决定必须通过民主选举作出,正如1992年的选举,授权我们从事今天正在做的一切,并将继续下去。

我想说,我感到骄傲的是,与我们和平相处的各国代表也来参加集会,未来都会与我们在一起:埃及、约旦、摩洛哥为我们开创了通往和平的道路。我要感谢埃及总统,约旦国王和摩洛哥国王的代表们,感谢他们与我们一同迈向和平之旅。
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本届政府上任3余年以来,以色列人民已经证明,和平是可能的,和平打开了通往经济发展和美好生活的大门;和平不仅仅是祈祷,我们祈祷的首先是和平,但和平也是犹太人民的强烈愿望,真诚的愿望。

和平的敌人一直在试图伤害我们,破坏我们的和平事业,但是我要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已在巴勒斯坦人中找到了和平的伙伴:巴解组织,他们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现在已经终止了恐怖主义活动。没有和平的对象,就没有和平。我们将要求他们为和平贡献他们的力量,就像我们为和平尽己所能一样,来解决最为复杂、长久、充满情绪化的以色列—阿拉伯冲突:巴勒斯坦—以色列冲突。

这一事业充满困难与痛苦。对于以色列来说,不存在没有痛苦的道路。但是和平之路要远比战争之路更可取。我以曾经是军人,现在是国防部长的身份对大家说这些话,我看到以色列国防军战士家庭的痛苦。对于战士,对于我们的孩子,对我来说是我们的孙辈,我要求本届政府竭尽全力利用每一次机会、每一种可能去推动并取得全面和平。甚至与叙利亚,也有可能实现和平。

本次集会必定向以色列人民、向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向阿拉伯世界的许多人民,也向全世界发出讯息,那就是:以色列人民需要和平、支持和平。为此,我感谢大家。

翻译:中国石油大学(北京) 高鹤 王君妍
审校:关媛

English
Published: 3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