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回应联合国“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决议(1975年)

背景介绍

到1975年,受欧洲对阿拉伯国家石油抵制担忧的推波助澜,联合国掀起了一股反以色列浪潮。联合国承认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抵抗权”(恐怖主义),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见联大第3236号决议和3237号决议)。但巴解组织仍致力于摧毁以色列、从事恐怖活动。联合国还邀请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见1974年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联合国大会还通过了3379号决议,无耻宣称 “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Chaim Herzog)在联合国针对此决议做了令人难忘的发言,维护了犹太复国主义。发言结束后,他把决议撕成碎片。点击此处()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CAg2tkUyw)观看赫尔佐格撕碎联合国大会3379号决议文件视频。

3379号决议投票记录表明,决议由大多数苏联集团、穆斯林和阿拉伯国家以及第三世界国家未经审查即批准通过。

起草国(25):阿富汗、阿尔及利亚、巴林国、古巴、达荷美共和国、埃及、几内亚、伊拉克、约旦、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亚、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北也门、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索马里、南也门、苏丹、叙利亚、突尼斯和阿联酋。

七十二票赞成:包括以上25个起草国和以下47个国家,分别是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国、巴西、保加利亚、布隆迪、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柬埔寨、喀麦隆、佛得角、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果、塞浦路斯、捷克斯洛伐克、赤道几内亚、冈比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格林纳达、几内亚比绍、圭亚那、匈牙利、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老挝、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马尔代夫、马里、马耳他、墨西哥、蒙古、莫桑比克、尼日尔、尼日利亚、巴基斯坦、波兰、葡萄牙、卢旺达、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塞内加尔、斯里兰卡、坦桑尼亚、土耳其、乌干达、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三十五票反对:澳大利亚、奥地利、巴哈马群岛、巴巴多斯、比利时、加拿大、中非共和国、哥斯达黎加、丹麦、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斐济、芬兰、法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海地、洪都拉斯、冰岛、爱尔兰共和国、以色列、意大利、象牙海岸、利比里亚、卢森堡、马拉维、荷兰、新西兰、尼加拉瓜、挪威、巴拿马、斯威士兰、瑞典、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及乌拉圭。

三十二票弃权:阿根廷、不丹、玻利维亚、博茨瓦纳、缅甸、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埃塞俄比亚、加蓬、加纳、希腊、危地马拉、牙买加、日本、肯尼亚、莱索托、毛里求斯、尼泊尔、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拉圭、秘鲁、菲律宾、塞拉利昂、新加坡、泰国、多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上沃尔特、委内瑞拉、扎伊尔、赞比亚……

一些国家(尤其是西班牙)设法缺席了本次决议投票,因此这些国家不需要投票。

尽管联合国大会4686号决议正式废除了第3379号决议,但联合国各机构继续使用“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这一让人反感的词汇表达了联合国的一致共识。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回应联合国“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决议(1975年,11月10日)
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聯合國大會演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席阁下,
本次辩论或将成为联合国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决定联合国未来的存在。这次辩论选在11月10日这天举行,这非常具有象征意义,37年前的11月10日因“水晶之夜”事件而载入史册。1938年11月10日的夜晚,希特勒的纳粹党突击队对德国境内的犹太社区发动了协同攻击,烧毁了各大城市的犹太教堂,在街头燃起熊熊大火,把犹太教的圣经和经典焚烧殆尽。就是在这个夜晚,犹太人的家园被攻击,一家之长们被带走,大多从此再无音讯。就是在这个夜晚,犹太人商店的窗玻璃被砸得粉碎,德国大街小巷铺满了一层破碎的玻璃,就像散落了无数的水晶,“水晶之夜”由此得名。就是在这个夜晚,最终犹太人迎来的是焚尸炉、毒气室、奥斯维辛、比克瑙、达豪、布痕瓦尔德、特莱西恩施塔特和其他集中营。就是在这个夜晚,人类历史最可怕的大屠杀就此开启。

主席阁下,选在“水晶之夜”的周年纪念日来讨论这份决议实在是太巧了。这份决议酝酿了中东偏离和平进程的希望,充斥着对犹太人的刻骨仇恨。主席阁下,同样很巧的是联合国这个最早成为反纳粹联盟的组织,三十年后却日渐成为世界反犹太主义的中心。如果希特勒过去一年有幸和我们共同参与这些讨论,听到这个论坛的议程,尤其是关于犹太复国主义的这场辩论,他一定会感到欣慰。

清醒地思考一下:如果我们现在考虑要如何攻击犹太复国主义,会将联合国这个组织拉低到什么水平?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攻击不仅是最恶劣的一种反以色列行为,也是作为世界性组织的联合国对犹太教的攻击。犹太教是世界最古老的宗教之一,为世界带来了《圣经》中的人文价值,同时也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两个伟大宗教的源头。我们在1975年的今天在这里所正在考虑恶意诋毁一个伟大的宗教,这个宗教为世界贡献了圣经和十诫、摩西、以赛亚和阿摩司和其他古代的先知,贡献了历史上如迈蒙尼德、斯宾诺莎、马克思、爱因斯坦这些伟大的思想家,还贡献了无数的艺术大师,不论是科学、艺术还是人文科学,诺贝尔奖得主中犹太人民所占比例和其他民族比例相比都不逊色,这难道不可悲吗?。
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决议的最初目标是谴责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我们本可以在这个主题上达成一致,这对我们所有人都非常重要,尤其是对我们的非洲同仁们。然而,一些国家醉心于拥有自动多数的权利,全然不顾在这个主题上达成一致是多么重要,利用自动多数,以傲慢无礼的策略对联合国施加压力,强行攻击有关犹太复国主义的讨论。

我来到这个讲台上发言不是为了捍卫犹太人的道德观和历史观,因为犹太人的价值观不需要辩护,价值观本身凝聚着犹太人对人类远大理想和永恒追求的诸多思考。犹太人的价值观对人类精神的贡献远远高于在一个座谈会(如此次论坛)上能展示出来的部分。

我来到这个讲台是为了谴责整体上威胁社会、尤其是部分国家的两大魔鬼,即仇恨和无知。这两个魔鬼是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倡导者和支持者背后的驱动力。阻碍联合国讨论犹太复国主义的那些人内心充满仇恨,并且愚昧无知,阻碍了以色列先知们首先构想出的犹太复国主义,直到今日这个主义仍然无法实现。

理解犹太复国主义(也叫锡安主义)的关键在于对其名字的理解。位于古代耶路撒冷最东部的两座山峰在公元前十世纪成为锡安山(Zion)。实际上,锡安山指代耶路撒冷,在《旧约》中出现了152次。这个名字具有诗意和预意。耶路撒冷作为都城和圣殿的重要性赋予其宗教和情感内涵。锡安山是上帝的居住地。耶路撒冷或锡安山的一切由上帝支配,是上帝任命大卫王的地方。

大约三千年前,大卫王将耶路撒冷定为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自此成为以色列首都。几百年过去以后,“锡安”这个词用得越来越多,内涵也不断扩展,指代整个以色列。流亡中的以色列人不会忘记锡安。希伯来诗人坐在巴比伦河边,并立下这样的誓言:“如果我忘记了你,耶路撒冷,就让我的右臂忘记如何动作吧。”几千年来,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一直记得这句誓言,不断重复。这句誓言在基督教诞生的七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伊斯兰教诞生的一千二百多年前就已经传颂。因此,锡安逐渐代表犹太人的家园,成为犹太教的象征,成为犹太人民族追求的象征。

当犹太人向上帝祷告的时候,无论他身在何处,都会面朝耶路撒冷的方向。在两千多年的流亡生活中,这些祷告的犹太人一直在表达犹太民族想要重返以色列故地的渴望。事实上,千百年来,或多或少一直都有犹太人生活在这个地区。
犹太复国主义指代犹太人民民族运动,是古代犹太人精神遗产的现代称呼。犹太复国主义的思想最早见于圣经,自产生后一直是犹太教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犹太复国主义对犹太民族的意义,正如民族解放运动对亚洲和非洲各民族的意义。

犹太复国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有活力、最有生机的民族运动。从历史来看,它基于信仰圣经的民族和产生圣经的土地之间独一无二、不可分割的联系,这一联系已经持续了大约四千年之久。

在现代,十九世纪末,犹太人民遭受了迫害犹太人活动和民族主义潮流等两大力量的影响,才组织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希望把犹太复国主义由梦想变成现实。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也是一场政治运动,它是受迫害民族在反闪族主义盛行的国家里不堪忍受各种屈辱、歧视和压迫群起而反抗的运动。所以,这份决议的发起人和支持者中包括了那些一直到今天都还在因反犹主义和歧视而犯下可怕罪行的国家,这不是巧合。

在国际联盟的巴勒斯坦托管决议中,明确表示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目标,1947年联合国再次确认了这一点。当时,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票通过决议,支持犹太民族在他们祖先的土地上重建一个独立国家。
犹太民族在历经无数百年反抗外来压迫的斗争和流亡之后,能够重新在以色列建立独立的犹太国家,证明了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权这些根本理念的正确性。否认犹太国家存在和享有自由的权利,不仅仅是剥夺犹太人民享有地球上所有其他民族都享有的权利,也是否认联合国的核心理念。

以色列前外交部长伊班写到:
犹太复国主义其实就是在这片与他们的姓名有着不灭联系的土地上,犹太人对自己起源以及目的地的追寻与探索。它也是犹太民族寻求自我价值实现的工具。这片25/5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上储藏着巨大的资源,聚集着上亿犹太人。因此,问题不在于世界是否向阿拉伯民族主义妥协,而在于有着巨大的优势、财富和诸多机会的阿拉伯民族什么时候和另一个相对发展但权利平等的中东民族和谐相处,在安全和和平的环境中追求生活的真谛。

阿拉伯代表对犹太复国运动的恶毒评论可能会给大会留下错误的印象,即世界上其它国家支持犹太民族解放运动,而只有阿拉伯国家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但事实上,阿拉伯领导人意识到犹太民族的权利,并且完全赞同犹太复国主义的价值。一战期间阿拉伯世界领导人侯赛因·伊本·阿里欢迎犹太人回到巴勒斯坦。关于犹太复国主义,他的儿子,埃米尔费萨尔代表阿拉伯世界在巴黎和平会议如是说:

“我们阿拉伯人,尤其是受过教育的阿拉伯人,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深表同情。我们衷心希望犹太人民回家。我们正在着手改革近东地区,这两个运动相辅相成。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是国家的民族的,而不是帝国主义的。叙利亚有我们共同的生活空间。事实上,我认为,离开任何一方,这两个运动都不会成功。”

这一点或许可以追溯到1947年的联合国大会,会上辩论了巴勒斯坦问题,当时的苏联大力支持犹太独立斗争。这里尤其需要提到安德烈·葛罗米柯说的话:

“我们知道,相当一部分犹太人民的期望与巴勒斯坦及其未来的管理有关。这一事实几乎无需证明…在上一次战争中,犹太人民承受了无法想象的苦难和折磨。毫不夸张的说,这些悲痛和苦难无法用语言形容,法西斯侵略者对他们的迫害也无法仅用干巴巴的数据描述。在希特勒统治的地区,犹太人民几乎灭族。纳粹毒爪之下遇难的犹太人约600万…。

联合国无法也必须不能对此冷漠以对,因为这违反了它的宪章规定,制定联合国宪章就是为了捍卫人权,不论种族、宗教及性别…。

西欧国家不能保障犹太人民的基本权利,也不能保护其免受法西斯暴行,基于这些事实,犹太人民期望能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不考虑这一点,忽视犹太人民的期望,否认他们的权利是不公平的。”
一些国家最近刚刚摆脱殖民统治,现在却嘲笑本世纪最高贵的解放运动。这个运动不仅能鼓励和坚定人民争取自由的行动和信心,还能帮助他们为争取独立做准备。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是独特的开拓精神的象征,代表了劳动的尊严和人类永垂不朽的价值观,它向世界展示了万恶政治概念下的社会平等和开放民主。
我们致力于在以色列创建一个理想社会,在这个理想社会中,不论信仰、种族和性别,政治、社会和文化都属于以色列居民。

创造另一个多元化社会,尽管这个社会中有各种各样的困难,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却可以无比和谐的生活在一起,人们的尊严和权利得到法律的保障,没有死刑,言论、行动、思想和表达自由得到保障,甚至可以进行反对政府目标的活动。
阿拉伯代表谈种族主义。80万犹太人在阿拉伯国家生活了两千多年,远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他们就创立了一些最古老的群聚,如今他们遭到了什么?他们又在哪儿?

犹太人曾经是中东各国重要的人口之一,是思想的领袖,商业的精英,医学的先锋,而如今他们又在哪个阿拉伯社会存在呢?你们居然能说种族主义,我可以非常骄傲地列举出许多例子:我们内阁中的阿拉伯部长,议会的阿拉伯发言人,自愿在军队和警队中效力、指挥犹太军队的阿拉伯军官和士兵,每年从中东各地涌向以色列各大城市的数十万阿拉伯人,从中东各地来以色列接受医学治疗的成千上万的阿拉伯人现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彼此的和平共存,还有阿拉伯语已经成为和希伯莱语并列的官方语言的事实,此外还有一个事实就是,在以色列阿拉伯人担任公共职务是极其自然的事情,而正如他们很多人所承认的,在任何一个阿拉伯国家,设想一个犹太人担任公共职务这都是不可能的。现在,请问这是种族主义吗?这不是。这是犹太复国主义。

我们的社会,虽然并不完美,但又有哪一个社会是完美的呢?但在我们期望建立的社会中,可以实现以色列众先知所预言的那些景象。我知道,我们有很多问题,我知道仍然有很多人反对我们政府的政策,在以色列,同样有很多人不时会反对政府的政策,他们有这样的自由,因为犹太复国主义在这片从没有真正实现过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土地上,第一次创造了一个(目前也是惟一的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

这份决议可谓用心险恶,经过精心设计,不让我们看到它的真实意图,然而本质依然属于反犹太主义论调,具有危险性。由于某些人的努力,这种论调正越来越多地被大众所讨论,这些人信誓旦旦要阻止目前正在进行的民族融合,而融合的结果是为中东带来和平。不仅如此,他们还有一些其他类似的举措,之所以要这么做,都是为了破坏日内瓦中东和平会议上的努力,为了不让那些正在走向和平之路的人们达到他们的目的。但他们不会得逞,因为我会重申政府的政策,尽一切努力,在妥协的基础上推动和平。

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无非是证明了一直充斥在阿拉伯社会中那些恶毒的反犹现象。谁会相信,到了1975年,阿拉伯政府还会正式散播一些关于犹太复国运动元老的无耻流言?我们谁会相信,我们会遇到一个这样的阿拉伯社会,在幼儿园里就开始向儿童灌输罪恶的反犹太人情绪?受到攻击的是我们,而攻击我们的,是受到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种族主义思想影响的组织。对于这种种族主义,在一次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举办的研讨会上,亚西尔•阿拉法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在开幕致词中做了简明扼要的阐述:“在这片地区,除了阿拉伯人以外,不应有任何其他民族存在。“换言之,从大西洋直到波斯湾之间,中东地区只允许有一个民族存在,那就是阿拉伯民族,其他民族无论与这一地区有多深的渊源,都不能享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看看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悲惨命运,看看苏丹南部黑人遭遇的不幸,看看一整个基督教在黎巴嫩遭遇的危险;再看看巴解组织公开宣布的政策,巴解组织在《巴勒斯坦誓约》中公开呼吁摧毁以色列国,同时反对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进行任何妥协,而且,按照其代表前几日在这间大厅里所说的,把特拉维夫看作被占领区。看看这些,你们会看到世界上一直存在的两种罪恶又在这里兴风作浪的真正原因:提出这项决议的阿拉伯国家的盲目仇恨,和那些支持者的全然无知。

大会面临的问题无关以色列,也无关犹太复国主义,它关系到的是这一组织的命运。这一世界性的组织,最早构思于以色列众先知的精神,直接的起源则是在二战的悲剧发生后的反纳粹同盟,当如今已经堕落成为一种论坛。上周,在某家一流西方社会思想机构里供职的一位著名作家表示,其已“迅速堕落为人类制度史上最为腐化的一项创制……多数国家,都是以种族压制臭名远扬,对每一种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反对,它们都实行种族主义的镇压,几乎无一例外。”这位作家继续说明这一讨论中的现象:以色列是社会民主制国家,是世界上最接近社会主义自由的国家。以色列人民及政府十分尊重个人生命权并坚决捍卫,因此尽管以色列曾遭遇种种挑衅,但这二十多年来以色列人民仍拒绝处决任何一名被抓获的恐怖分子。以色列文化悠久且极富活力、科技成果显著。以色列建国时间虽短,但相比新成立的国家代表在联合国大楼里趾高气昂,其国民具有的民族品格却是令这些国家不快且持续的抗议。嫉妒与仇视随之而来,试图毁灭我的祖国母亲。屠杀犹太人是国际恐怖组织长久以来的主要目标。他们盘算着如能击败以色列,其文明就会不攻自破。

恐怕令人可悲的是文明这根蜡烛将要燃尽。世界越来越并非由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民主制甚至部落野蛮主义主导,而是由半个多世纪以来政客们错误的陈腔滥调主导,现在看来变成了堕落的权威。对此,我们都心知肚明。
几个世纪以来,我的许多同胞成为人类道德、社会文明、人类传统价值观的试金石。永远可以通过一个国家对犹太人做出的行为衡量该国家的人性。迫害、压制总是针对犹太人,但从未就此停止。沙皇俄国时代反犹太人屠杀只是冰山一角,这表明该政权已完全腐烂,不久将于革命风暴中倒台。纳粹更加变本加厉屠杀犹太人,仅是欧洲灾难降临的先兆。

我们面前有善良与丑恶、正义与邪恶、高贵与低贱。我们犹太民族将对那些挺身而出、拒绝助纣为虐的国家深表感激。他们的支持让世界将更加自由、更加文明;他们在决心捍卫珍视的理想之时也捍卫了自由的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唤醒联合国之后,他们的支持将令犹太复国主义更加强大。

我站在讲台之上,民族悠久辉煌的历史不断在我心头闪过。我看见千百年来那些反犹的压迫者轮番上演罪恶之行,直至历史将其遗忘。我站在这里,是作为一个强大兴盛、劫后余生的民族代表,我的民族也将战胜这令人羞愧的决议、战胜该决议的支持者。

我面对大家之时,犹太人民历史的辉煌时刻涌入我心头,犹太人再一次成为仇恨、无知、邪恶的受害者。回首这些辉煌时刻,我想起民族的崇高使命,能代表我的民族站在这里我倍感荣幸。此时此刻我关切所有的犹太人,无论他们在哪里,或自由或奴役,此刻我为他们祈祷,与他们同在。

每一个代表团投下赞成的一票都将被历史铭记,铭记其代表的国家支持反犹太种族主义、反犹太教。大家为自己的决定负有责任,因为历史将检验大家。我们犹太民族将不会忘记。

我站在这里并非恳求大家。道德良知驱使大家投下手中的票。这一票不关乎以色列或是犹太复国主义,关乎联合国能否继续存在,因为专制暴君与种族主义者同流合污,已经大大玷污了联合国的名声。

但对我们犹太人民来说,这只不过是丰富多彩、充满变故的历史中的插曲。我们坚定我们的信仰、坚守我们的信念、捍卫我们的神圣传统、追求社会进步与人类价值观,坚信自己的同胞,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对我们犹太人民来说,这份决议建立在仇恨、虚假、傲慢的基础之上,没有任何道德或法律价值。

译者: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翻译硕士王丹丹 陶彦君 佘奇嵘 林颖 高雅
审校:关媛
文章来源:http://www.zionism-israel.com/hdoc/Herzog_Zionism_1975.htm

English
Published: 3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