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法炼油厂暴乱简介

在分治计划公布之后不久,暴力事件在整个巴勒斯坦就开始零星爆发。这些暴力事件以12月1日由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进行的无组织暴动为导火线,演变为双方之间的恐怖袭击,之后上升为巴勒斯坦人企图封锁耶路撒冷。下面是1947年年末对发生在海法的重要事件的叙述。

陷入疯狂
可悲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联合国大会核准分治后的第一个月,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就爆发了流血事件,这其中不仅包括混合区的工作人员,并且在有着悠久历史的阿拉伯和犹太主义者合作点也不能幸免。1947年至1949年期间发生了多起大屠杀事件,这次流血冲突是较早的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极大地促进了恐惧和仇恨在阿拉伯人和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之间扩散。

遇到问题的是海法炼油厂,该厂在1947年底雇用了约1,700名阿拉伯和270名犹太体力劳动者,还有190名犹太,110名阿拉伯和60名英国行政工作者。正如我前面所述,炼厂工人参与了在1946-47期间的重要争斗。在这些争斗中阿拉伯工人和工会积极分子发挥了主导作用,考虑到职工的构成比例和其高度组织性,这并不显得奇怪。但是,阿拉伯工会与犹太工人的关系似乎一直不错:以色列总工会的行政人员工会曾与一些现场的阿拉伯白领员工关系密切,而当地犹太工人委员会由锡安社会主义青年运动组织(Hashomer Hatzair)成员主导,曾与阿拉伯左派和劳工积极分子发展了很好的关系。

例如,1947年夏,CRL的犹太工人委员会成员还受邀出席在工业事故中丧生的炼油厂阿拉伯工人的葬礼。犹太活动人士接受了邀请,其中一位还在墓地前为死者做悼词。犹太人的参与给阿拉伯炼油厂工人留下了积极印象。阿拉伯和犹太工人委员会还合作组织在炼油厂死者宿舍举行了简短的纪念罢工,一起发起募捐帮助他的家人,并联合对管理层施压要求合理补偿。

曾经的好感到了秋季似乎就已经消失了,联合国大会投票赞同分治后,炼油厂的犹太工人越来越担心他们的安全。投票一结束,全国各地就暴动频发。起初,阿拉伯人对犹太人和犹太人财产及定居点采取胡乱攻击的形式,但不久,犹太人也作出回应对阿拉伯人进行攻击。这迅速升级为暴力循环和使用恐怖方式的以暴制暴,即日益残酷,血腥的内战,很快阿拉伯和犹太民兵互相陷入争夺具有战略意义的道路、站点和地区最终对巴勒斯坦控制权的殊死斗争。

犹太人在这场斗争中的主导是哈加纳—伊休夫最大的军事力量,与以色列总工会紧密联系在一起,归伊休夫官方领导层领导,依休夫本身从30年代中期起由劳工-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所主导。然而,也有其他犹太武装不接受伊休夫的领导。最重要的(虽然比哈加纳小得多)是埃特泽(以色列国民军组织),由梅纳赫姆·贝京始指挥,即在美国为人熟知的伊尔根组织。正是埃特泽(与右翼犹太复国主义修正主义党相关-今天利库德集团的前身)在1946年7月大卫王饭店制造了爆炸事件。也正是这个组织策划和执行的这次爆炸事件引发了1947年底海法炼油厂的流血事件。

1947年12月期间,巴勒斯坦发生内战,哈加纳将精力主要集中在保护犹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保障关键通讯和交通线路上;后来它开始采取一系列进攻措施,发动一系列军事行动,粉碎阿拉伯抵抗,保障未来犹太国家的领土安全。虽然到1948年埃特泽也会发动军事行动,但1947年12月,它就主要针对向犹太平民的攻击进行报复,从而,它坚持通过针对阿拉伯平民的攻击而阻止对犹太人的攻击。

1947年12月29日, 埃特泽在耶路撒冷老城的纳布卢斯门发动炸弹袭击,造成44名群众死伤。第二天,也就是30号周二早上,埃特泽特工人员从高速行驶的汽车上向站在海法炼油厂大门外面的数百名希望找临时工作的阿拉伯人投掷炸弹,6人死亡,42人受伤。埃特泽随后毫无歉意地宣布说耶路撒冷和海法这些恐怖行动都是在报复之前不久发生在巴勒斯坦其他地方对犹太人的攻击。
{丹·库兹曼的创世纪:1948年为例提到了大屠杀,而不是伊尔根袭击;他的书是当时的流行标准。- 编者}。

海法炼油厂门口炸弹袭击发生几分钟后,一部分之前人群中的阿拉伯人涌入炼油厂,和一些阿拉伯炼油厂工人一起开始攻击犹太工人。英国士兵和警察一个小时后到达现场,并恢复了秩序,当时已有41名犹太人被打死,49人受伤。这是自联合国投票后发生在巴勒斯坦最大最残酷的一次屠杀。

由海法犹太社区任命的一个调查委员会得出结论:炼油厂的犹太人大屠杀是非预谋的,是受此前埃特泽袭击厂外工人的影响。犹太当局即伊休夫马上谴责埃特泽的“疯狂行为”致使海法炼油厂灾难的发生,但它同时决定偷偷效仿埃特泽授权哈加纳采取报复行动。

炼油厂惨案发生一天后,哈加纳精锐武装成员袭击了海法不远处的巴拉德村,那里是一些阿拉伯炼油厂工人的居住地,以及附近的哈瓦萨村。(内舍水泥厂,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对希伯来劳动问题不断存在争议的地区,位于附近的巴拉德村。伊兹.丁.噶辛(Shaykh Izz ad-Din al-Qassam)就葬在该村墓地中,他因与警方枪战而死,成为民族烈士,并成为1936-39年起义爆发的原因){其他资料给出的起义原因完全不同 – 编者。}犹太袭击者共屠杀了大约六十人,包括妇女和儿童,摧毁了数十座房屋。 {实

许多阿拉伯人都没有遗忘伊休夫领导层的官方立场和其对炼油厂大屠杀的实际应对行动之间的对比。在1948年4月埃利亚胡·阿加西访问海法的时候,一名阿拉伯工人斥责他:“我们知道你们犹太人:你们鼓吹的是一回事,实际做的上又是另一回事。哈瓦萨和巴拉德被你们犹太人在晚上攻击和屠杀的阿拉伯工人犯了什么错?”

犹太委员会调查炼油厂大屠杀的报告中指出,“阿拉伯工人和[白领]员工曾以各种方式警告,甚至成功挽救了许多他们的犹太同事”,并补充说“企业中不是所有阿拉伯工人都参加了暴乱,相当一部分工人和雇员并没有参与其中。”不过,该委员会还发现,“一些人[阿拉伯炼油厂工人]积极参加了对于此次暴乱,且“有一群阿拉伯工人未采取任何行动防止其他人参与暴乱。”幸运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在距离炼油厂最近的铁路车间。

尽管阿拉伯和犹太工会积极分子和领导人努力维护和平,但阿拉伯和犹太工人之间的紧张局势在1947年12月不时高涨。当炼油厂发生炸弹袭击的消息传到车间,紧张氛围蔓延开来,一些更年轻,更容易头脑发热的阿拉伯工人停止工作,关闭机器,并将随手拿来的武器来武装自己。有些非常紧张的时刻,似乎炼油厂大屠杀可能会在铁路车间再次上演。但是,阿拉伯工会会员,其中包括经验丰富的PAWS活动家像赛义德·卡瓦斯和AWC支持者及时进行干预,防止了暴力事件的发生。在巨大的个人风险下,他们劝说脾气较暴躁的人冷静下来,维持秩序,直到可以做出安排让犹太工人离开工作岗位,安全地回到自己的家。

一名车间的犹太工会会员宣称,“毫无疑问,正是因为[阿拉伯工会的]勇气,降临在炼油厂工人的命运并没有降临到我们身上。”阿拉伯工会阻止在铁路车间发生针对犹太人的暴力行为并未受到公众的很多关注。毫不奇怪,伊休夫专注于炼油厂对犹太人的屠杀,而阿拉伯人的更关注犹太人之前发动的炸弹袭击和哈加纳随后的报复性袭击,这两个事件夺去更多阿拉伯人的生命。 {其它来源说差不多一二十个人 – 编者}。

阿拉伯 – 犹太工人团结一致、和平共处的美好愿望曾激励了很多人,但终究不能在接下来几个月席卷巴勒斯坦的暴行和双方人性丧失中幸存,这也是残忍的阿拉伯和犹太人之间惨烈冲突不可避免的副产品。这种愿望更不能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外迁中幸存下来。

选自:《同志和敌人:巴勒斯坦1906年至1948年的阿拉伯和犹太工人》,作者:Zachary Lockman n
编辑和评论:Matthew Hogan和AMI Isseroff。
审校:中以学术交流促进协会 关媛

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伯克利·洛杉矶·伦敦1996年©

翻译: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翻译硕士 姜洋
English
Published: 19-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