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Note 59: “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改善阿以冲突?


摘要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促进各国贸易往来,增进文明互鉴,推进人文交流。此外,这一史无前例的策略还旨在推动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与交流,增进各国之间的友好交往。这些崇高的思想是否也适用于解决百年来的阿以冲突呢?本文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在促进以色列和一些亚洲阿拉伯国家间对话和理解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从而缓解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同时帮助中国在该地区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并增强中国在该地区的切身利益。

关键词:“一带一路”倡议,以色列 ,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家,波斯湾,红海,中国,中东。

导语

中国宏伟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任何大国有史以来最具雄心壮志的项目之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这个倡议,提议建设一系列管道、铁路、公路,甚至宽带通信。其基本理念是效仿古代丝绸之路,将中国与中欧、西欧连接起来。(习近平, 2014)。“一带一路”倡议包括古丝绸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其目的是实现一系列目标。其中包括中国与西方的联系;在“一带一路”沿线建立新的政治经济体系,促进沿线国家进一步融合。除了注重贸易之外,“一带一路”还将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甚至军事和外交等领域进行整合并增进了解。该倡议还将促进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学习,其中在促进进一步了解、合作与和平关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不仅仅有政府,还有人民。该倡议还将努力消除“一带一路”沿线上居民的敌意与仇恨,这一沿线被几代人的敌意和偶尔的战争分隔开来。该倡议一旦完成,将涉及60多个国家约44亿人。生产总值占全球21万亿美元的30%。

本文将讨论这样一种可能性,即如果以色列和沿途的一些阿拉伯国家坚持这一倡议中的各项原则,那么双方可以为更好地相互理解奠定基础,从而实现合作共赢,甚至最终开放这些国家之间的联系和交往。本文还将讨论中国在这一进程中能够发挥的作用,研究中国可能获得的益处,以及可能延后甚至阻止其实现的一些陷阱。

古老的联系

古丝绸之路始于中国西部,经中亚继续向西止于中东,因此与伊斯兰文明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成千上万不同语言的书籍和文章详尽记录了中国商人如何与阿拉伯商人接触,这也带来了文化的接触和交融。出于好奇的天性,许多中国旅行者和学者来到这里,研究陆上和海上沿途居民的文化、文明,尤其是宗教方面。他们接触到了阿拉伯人以及伊斯兰教。15世纪中国穆斯林航海家郑和就是这其中一位杰出代表(译者注:关于郑和信仰佛教还是伊斯兰教观点不一),他从1405年到1433年七下西洋,到达亚洲、非洲和中东沿线大约30个国家。他带回中国的大量信息让人们对这些地区和文明产生了很大兴趣。与其他大国不同的是,尽管中国的穆斯林人口相对较少,但中国与伊斯兰教在文化和经济上的互动可能有着更为悠久而坚实的历史。

鲜为人知但绝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中国与犹太人接触始于公元9世纪在河南开封定居的犹太人。这可能是犹太文明在历史上第一次与儒家思想相遇。很明显,这两个古代文明之间有很多共同点:它们都将家庭伦理和教育摆在首位;它们都尊重知识、传统、长辈和文字。许多中国思想家也赞赏犹太人在商业贸易和创造财富方面的天赋。中国从未出现过反犹太主义,儒家文化为犹太人在中国创造了非常有利的环境,无论是定居、沿着丝绸之路从事贸易,还是在大屠杀黑暗时期在上海寻求庇护等等,都是如此。以色列早在1950年1月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是最早承认的国家之一。近年来,在以色列,人们对儒学兴致盎然,现在有两所孔子学院吸引了很多学生和非专业人士的兴趣。(Shai, 2016)。

中国能否同时与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交好呢?

在讨论“中国在缓解阿以冲突过程中可以发挥的作用,以及中国在何种条件下发挥这一作用”之前,我们必须要问的是:中国能否同时与中东地区阿以双方保持良好关系,从而为解决这一冲突发挥作用?中国同巴勒斯坦人民有着悠久的友谊,它是1964年最早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国家之一,批准了巴解组织在北京建立使馆级别的办事处。经过长期与以色列的公开敌对,中国和以色列最终在1992年1月建立了全面外交关系。虽然两国关系发展缓慢,但自2010年以来,两国各个层次的交流蓬勃发展,2017年两国贸易额超过110亿美元。(Goldstein et al, 2016)。但必须指出的是,在以色列看重的关键问题上,中方政策一直是支持巴方的。近期,中国反对美国将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反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中国明确支持巴以双方沿1967年制定的边界线分治,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中国将阿巴斯称为巴勒斯坦国总统,而不是巴解组织总统。中国还支持根据联合国决议,解决巴勒斯坦难民问题。中国不赞同以色列对伊朗的政策。对中国来说,伊朗是投资能源的主要对象国,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关键点,也是中东地区唯一与美国敌对的国家。鉴于伊朗对中国的诸多价值,北京方面刻意淡化德黑兰宣称要毁灭以色列的威胁(Shichor, 2018).

以色列并不反对中国试图与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阿拉伯世界保持密切关系。相反,以色列完全理解中国务实的中东政策。以中关系不是建立在感情用事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明确可见的共同利益基础上。(Medzini, 2015)其中一项共同利益便是中国可以帮助以色列找到与伊朗和土耳其等中东非阿拉伯穆斯林国家建立起更加密切关系的途径,帮助以色列暗中巩固与中东一些阿拉伯国家日益增长的秘密关系,其中主要是沙特阿拉伯和一些波斯湾沿岸国家。此外,以色列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不久,便开始与一些中亚共和国保持密切联系。它们都是穆斯林国家,属于联合国57个强大伊斯兰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些国家与以色列的良好关系表明,它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在平衡自身作为穆斯林国家的同时,与以色列保持密切的文化甚至军事关系。考虑到以色列在穆斯林世界的形象,中国或许会记得,阿塞拜疆在努力与以色列接触的同时,仍保持对伊斯兰乃至巴勒斯坦的承诺。以色列同高加索和中亚国家的关系以及同约旦和埃及的和平条约表明,各国同以色列和穆斯林的关系不会产生消极影响。

为什么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要向中国寻求调解?

中国能够在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主要是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伊拉克、沙特阿拉伯、波斯湾沿岸国家,甚至包括伊朗)之间扮演调解人的角色,原因有很多。与美国、英国、法国甚至俄罗斯不同,中国在中东没有殖民或帝国主义的历史经验,因此没有给阿拉伯国家留下至今仍能感受到的欧洲殖民和帝国主义时代的负面记忆。美国、俄罗斯和欧盟都曾试图以某种方式寻求阿以和平,但到目前为止都未能实现这一宏伟目标。中国十分明智,没有提出任何和平计划,实际上也没有试图通过中东外交努力来化解阿以冲突。在中国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中东已经沦为超级大国的墓地,中国不想参与其中。如果中国参与其中,它的损失会很大。因此,在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看来,中国是一个公正的国家,不会像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那样,在冲突中偏向一方。(Medzini, 2015)。

对中国的裨益

毫无疑问,以色列与一些阿拉伯国家,甚至是“一带一路”计划中的巴勒斯坦之间的进一步了解,可以给中国带来许多好处。(Levkowitz, 2016)。其中最主要的是对中国石油供应的保护。中东紧张局势的缓解,以及另一场阿以战争可能性的降低,将大大增加该地区的稳定性——这是中国最重要的愿望之一。(Selmier, 2018)。第二个好处是保护中国在中东的投资。中国在以色列的投资总额达数十亿美元。这表明,中国非常需要保护其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高科技公司,甚至是消费品公司。以以色列为例,中国公司正在参与建设以色列在海法和阿什杜德两个主要港口的新扩建码头部分。一家中国公司收购了以色列最大的食品公司Tnuvah。中国公司还在参与建设特拉维夫新地铁,并在卡梅尔山下修建隧道,隧道建成后,将成为连接以色列南北部的主要通道之一。另一个裨益是这将扩大中国在该地区的贸易,全面或部分解决阿以冲突,可以将军费开支用于民用需求,从而为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和中国增加的外国直接投资提供更多资金。

如果中国能够成功缓解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那么它将取得一些其他大国(主要是美国和欧盟)通过数十年的努力也未曾取得的成就。这将提高中国的世界声誉,增加其国际影响力,还能降低美国和俄罗斯联邦在中东的影响。中国在敌对国家之间进行斡旋的能力将提高其外交影响力,并可能在其他国际冲突中发挥作用。

中国面临的风险

中国在加入中东政治纷争所面临的部分风险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冲突可能暂时无法解决,投入大量精力解决冲突可能会给中国带来麻烦。中国担心,如果一些阿拉伯国家认为中国偏向以色列,那么很多重要的石油资源和油田的开采将成为中国的禁区。此外,进入这一复杂地区可能危及中国在阿拉伯国家以及以色列的投资。近年来,中国在以色列的投资大幅增长。也许这会危及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工作的数以万计的中国工人(正如“阿拉伯之春”期间,我们在利比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所看到的那样)。它也可能与美国、俄罗斯和欧盟的利益和愿望背道而驰,不会给中国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成就。未能解决阿以冲突,可能会对中国在该地区的两个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新地区——吉布提和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产生一定影响。

“一带一路”如何在改善阿以冲突中发挥作用?

“一带一路”可以为各方提供一个务实的保护伞,在这个保护伞之下,各方可以举行会晤,参与重大国际项目,分享经验,还可以在中国的支持下更好地相互了解。“一带一路”倡议一旦建立起工作架构、相关机构和组织,就能在团结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阿拉伯人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以一种永远不会公开、任何时候都可以否认的方式处理以色列问题。这是必要的,因为自以色列建国以来,阿拉伯街头的学校和媒体一直在教导人们对以色列抱以恐惧和仇恨。以色列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生存的余地。然而,自“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的暴力发展、伊朗从叙利亚血腥内战中崛起,以及美国从该地区逐步撤军,沙特阿拉伯和一些海湾国家开始寻求以色列的支持,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奥斯陆协定签署后不久,以色列就与一些海湾国家,甚至包括突尼斯和摩洛哥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由于奥斯陆协定的破裂和第二次海湾战争,以及2006年的黎以冲突,这些关系都中断了。如今,以色列正寻求恢复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关系。

因此,这些关系存在于高层之中,这些渠道也正在发挥作用。但是,这些国家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纠正阿拉伯国家广大人民对以色列的误解。由于领导人害怕公众的反应,他们不愿意公开承认与以色列有任何关系。以色列和亚洲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这一切都缺少一个机会为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提供一个适当的地点和适当的氛围,使他们能够面对面地更好地了解彼此。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做出重要贡献。和平与和谐一直是儒家学说的核心,也是解决冲突的核心。但仅仅面对面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条件,比如在“一带一路”倡议总体框架下的共同项目。

拟议中的项目——地中海波斯湾铁路

多年来,以色列政府一直在研究建立从地中海,即从以色列海法港到波斯湾的陆上联系。建设一条铁路便可实现——从加利利海以南的以色列-约旦边界向东,穿过约旦和沙特阿拉伯到达波斯湾。连接海法与约旦的部分已经建成,并在约旦的经济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事实上,对约旦而言,海法已经成为除亚喀巴之外最重要的海港。几乎所有从土耳其和其他东地中海国家运往约旦的货物都抵达海法,在那里卸货装车,然后运往约旦。新通车的耶斯列河谷铁路也将海法与约旦边界连接起来,向东延伸约60公里。这条穿过约旦的铁路可以与一条北至大马士革、南至麦加和麦地那的铁路连接起来。事实上,这样一条铁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已经建成,被称为连接阿拉伯、约旦、叙利亚和奥斯曼帝国以及后来的巴勒斯坦托管地的汉志铁路。1916年至1917年,阿拉伯的劳伦斯炸毁了沿途的桥梁,这条铁路也因此而闻名。

“一带一路”的裨益显而易见。这些益处包括另一条从印度洋穿过波斯湾到地中海和欧洲的路线,完全绕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可降低运输成本。在铁路和高速列车建设方面,中国现在是世界领先的领导者,因此这个项目可以相对较快地建成。虽然尚未估算预算,但该项目具备可行性。这条线路还可以通过途经伊拉克和叙利亚,经由沙特阿拉伯将伊朗与地中海连接起来。日本、韩国甚至印度也可能对这条铁路线感兴趣,为它们提供通往地中海的替代路线。

另一个可能的项目是建设一条从红海亚喀巴到安曼的铁路,连接亚喀巴这一港口城市和安曼,然后从加利利海以南的约旦边境到海法港或继续向北到叙利亚的以色列铁路线。这可以补充多年来一直在讨论的另一个项目:建设一条从红海的以色列港口城市埃拉特到地中海的阿什杜德港的铁路。

对此很多相关国家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埃及可能不愿建设可以绕过苏伊士运河的平行铁路。美国担心这个项目会加强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处在这条道路沿线的阿拉伯国家也可能担心中国在它们中间的经济存在和影响力会不断增强。鉴于俄罗斯在中东的重新崛起,并在叙利亚部署了强大的军事力量,不难想象,俄罗斯也不会乐于见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融入中东的局势。

这似乎利大于弊。其成果之一可能是,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共同参与某个合作项目,有助于加强两国的经济。在不久的将来,不太可能有阿以问题的解决方案,更不会有以色列-巴勒斯坦协议,因此,主要的结果很可能是,在中国的支持下,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邻国之间达到和解。这个项目还可以绕过棘手的巴勒斯坦问题,让以色列和利益相关的阿拉伯国家向前迈进,建设和加强各自的经济。此外,这个项目还可以让阿拉伯国家更加开放,从这个所谓的以色列初创国家获益,就像中国在过去25年里所做的那样。

作者:Meron Medzini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亚洲研究系的客座副教授(荣誉退休)。

参考文献
Avdaliani, Emil, “The Rise of Chinese Eurasianism”, Ramat Gan, 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Center Paper No. 925, 19 August 2018.
Babones, Salvatore, “Why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Project Will Fail – and how Its Already Succeeded”, World politics Review, 30 May 2017.
Beeson, Mark, “Geoeconomic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The BRI and China’s evolving grand strategy”,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udies, Beijing,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Vol. 6 No. 3, 2018.
Elazar, Gideon, “China in the Red Sea: The Djibouti Naval Base and the Return of Admiral Zheng He”, Ramat Gan, The 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Center Perspective Paper No. 567, 23 August 2017.
Goldstein, Jonathan and Shichor, Yitzhak, eds. China and Israel – from Discord to Concord, Jerusalem, Magnes Press, 2016 (in Hebrew).
Levkowitz, Alon, “Implications of Greater Chinese Involvement in the Middle East”, Ramat Gan, Begin-Z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Center Paper 332, 25 February 2016.
Medzini, Meron, “The Chinese Are Coming: Political Implications of the Growing Sino-Israel Economic Tie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udies, Beijing,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Vol. 3, No. 1, January 2015, 114-128.
Mayer, Maximilian, Ed. Rethinking the Silk Road.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emerging Eurasian Relations, Singapore, Palgrave Macmillan, 2018.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China, Beijing, China Statistical Yearbook 2015.
Selmier II, Travis W. “The belt Road Initiative and the Influence of Islamic economic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udies, Beijing,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Vol. 6 No.3, 2018.
Shai, Aron, China and Israel – Equivocal Ties, Jews, Chinese, Jerusalem, Beijing, Tel Aviv, Yediot Books, 2016 (Hebrew).
Silin, Yakov, Kapustina, Laerisa, Trevisan, Italo and Drevalev, Andrei,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balance of interest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udies, Beijing,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Vol.6 No. 3, 2018.
Shichor, Yitzhak,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Revisited – Challenges and Ways Forward”, China’s Quarterly of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Shanghai,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Vol. 4, No. 1, 2017, 1-15.
Shichor, Yitzhak, “Gains and Losses: Historical lessons of China’s Middle East Policy for its OBOR Initiative”, Asian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and Islamic Studies, Vol. No. 2018, 1-15.
Xi, Jinping, The Governance of China,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2014.

作者:麦隆·米德兹尼(Meron Medzini)
Published: 04-04-2019
翻译:中国国际能源舆情研究中心 张晓琪 柴剑波 审校:关媛 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