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 第二部分:赫茨尔运动

犹太国

Benjamin Ze'ev Herzl

Benjamin Ze’ev Herzl

西奥多•赫茨尔(1860-1904)是一位生活在维也纳的奥地利记者,被广泛认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创始人。他出生于一个世俗家庭,为世界各地的报纸撰写了大量有趣故事。在维也纳和海外,赫茨尔目睹了大量严重的反犹事件。例如就在他的生活的维也纳,卡尔•鲁伊格,一个狂热的反犹主义者在十九世纪90年代,两次高票当选为市长。

这些反犹事件使赫茨尔更多地为犹太人的出路陷入深思。他认为生活在欧洲的非犹太人社会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接纳犹太人。只有放弃犹太教、犹太文化和历史,彻底地被同化的犹太人才可能被接纳。大量的犹太人将不得不到其他地方寻找家园。

1896年,赫茨尔出版了反映其观点的小册子“犹太国”,被翻译成几种语言。除了解释被主流社会所排斥的犹太人悲惨遭遇以外,他也论述了解决犹太人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建立独立的犹太国家。只有独立的犹太国,拥有自己的国旗、政府,犹太人才能自豪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像其它国家人民一样拥有平等的权利。

与平斯克等人的不同之处在于,赫茨尔的犹太复国主义强调政治解决方案。根据赫茨尔的观点,犹太复国主义所有的努力,应该是争取犹太人在自己领土上的民族权利(用他的话说就是“宪章”(Charter))获得国际承认。尽管赫茨一直在寻求在以色列地之外的其他地方获得领土的可能性,但最终他选择了以色列,因为它是唯一犹太人有长久历史联系并能真正实现犹太文化的地方。

“在巴塞尔,我创立了犹太国”:犹太主义者大会

First Zionist Congress

First Zionist Congress

1897年8月29日,197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代表出席了由赫茨尔组织的,在瑞士巴塞尔召开的第一次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作为第一个发言者,赫茨尔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这次大会是一个里程碑,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和影响。此后无论是全世界的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都知道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存在。

这次大会确立的目标是,通过政治或者现实的(例如建立定居点)方式为犹太人在以色列地建立民族家园。这次大会建立了一个永久的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及其选举规则。大会决定建立一所犹太复国主义者银行(在赫茨尔的支持下,1902年成立),成立一个基金用以资助犹太复国主义运动(1920年成立,被称为Keren Hayesod或者基础基金),成立一个基金用来在以色列购买土地(1901年成立,被称为Keren Kayemet Leyisra’el或者犹太民族基金)。

大会结束时,赫茨尔在他的日记中写到,

“如果我用一句话总结巴塞尔大会——秘密地说——那就是:在巴塞尔我创立了犹太国”。今天我说的这些,将会受到普遍的欢呼。五年后,或许50年后,人人将会看到这个目标实现。

为实现这个目标将会付出更多的辛苦和汗水,危机和失望。但是赫茨尔的憧憬将会最终变成现实——只比他预测的五十年多出了九个月。

外交与危机

赫茨尔在1898年至1903年期间花了大量的时间与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会谈,努力为犹太人回归以色列的民族权利争取政治支持。最终他的努力遇到了麻烦。奥斯曼苏丹,当时是包括以色列地在内的帝国的统治者,拒绝允许任何大规模的移民和定居以色列。所有对苏丹的外交遭到了失败

1898年当德国盟友威廉二世皇帝访问耶路撒冷时,赫茨尔试图间接通过他劝说奥斯曼苏丹。威廉二世皇帝非常有礼貌的拒绝了赫茨尔的要求。因为德国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盟友奥斯曼苏丹发生对立。所以又一条以色列独立的途径失败了。

然后赫茨尔求助于当时控制着以色列领土的大英帝国。从1882年起英国统治埃及,从1906年起统治位于以色列边界地区的西奈半岛。赫茨尔求助于英国政府,要求允许犹太人在西奈半岛的厄尔•阿里什地区定居,该地方后来成为犹太人移居以色列的跳板。但是英国政府再次拒绝他的要求,因为该方案意味着将从尼罗河获得太多的水资源。

赫茨尔变得越来越失意和绝望。在俄帝国犹太人的处境越来越糟糕。许多犹太穷人被要求居住在限制区域,这些犹太人正遭受着不断增多的反犹主义法令的迫害和袭击。1903年,犹太人在基什尼奥夫城遭受暴力大屠杀, 49名犹太人被残杀。犹太人需要尽快从这些地方撤离。他们不能再无望地等待奥斯曼苏丹最终允许犹太人返回以色列定居。

1903年,英国殖民部长约瑟夫•张伯伦建议犹太人在英属东非(今天的肯尼亚和乌干达)定居。赫茨尔渴望急于帮助他的同胞们,于是在1903年召开的犹太复国主义年度大会上建议接受张伯伦的意见。赫茨尔建议把该地区作为犹太人的临时避难所,直到以色列可以最终作为定居点。

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对此感到十分震惊,他们认为这是对锡安山的背叛。“乌干达计划”被送到一个专门委员会调查该计划的可行性。由于赫茨尔的威望,该计划以勉强多数票获得通过。那些反对该计划的代表宣布退席以示抗议,声称他们只忠于锡安山。这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以来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由于大量的外交和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导致过度劳累和疾病,赫茨尔于1904年在下一届犹太复国主义大会召开前夕去世。在这次大会上,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断然拒绝犹太人定居锡安山以外的任何地方。这样,乌干达计划夭折了。

西奥多•赫茨尔把一切都奉献给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他的财富、国际新闻记者的威望、甚至整个生命。犹太复国主义获得外交认可的目标没有成功实现。但是他成功地将犹太复国主义变成一股世界力量。全世界范围内的犹太人和非犹太人都知道犹太复国主义及其目标,犹太复国主义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可。这些认可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第一个外交胜利铺平了道路——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

English
Published: 21-0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