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资源中心
犹太人定居点演变

犹太人曾在古朱迪亚和撒玛利亚(西岸地区)定居,若将之视为非法或是本质上的“殖民”,就忽略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以及该地区历史背景和特殊的法律环境。

犹太人在远古时期就在此定居,与这片土地有着密切的联系,这里是犹太文明的摇篮,这也是国际联盟证实过的。也正是从这里犹太人或者说犹太人的祖先被驱逐离开。,

《日内瓦第四公约》中禁止向已被占有的领土强行转移居民,但这一条款并不针对犹太人在约旦河西岸旧址上自愿定居。历史上,犹太人以合法方式获得这块土地,但之后的主权国家却以非法方式占领了该区域。国际联盟已将这一区域划归
犹太国所有。

长达一个世纪的恐怖行动

对以色列的煽动和仇恨言论并非始于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中的胜利,也不是始于他们随后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建立犹太人定居点,甚至也不是从1948年以色列独立开始的。据记载,阿拉伯当局在1920年、1929年和1936年曾对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进行过系统的煽动,包括有预谋的血腥暴乱。

1920年,有谣言说犹太人正计划摧毁阿克萨清真寺(一种在当今的巴勒斯坦宣传中仍被提及的说法),因此,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伊斯兰教的宗教领袖)哈吉·阿明·侯赛尼煽动穆斯林暴力反对犹太人,造成数百人死亡。1920年4月,英国托管当局以煽动暴乱为由,对侯赛尼进行审判并定罪。

摘自《以色列独立宣言》

与所有邻国和睦相处,一直以来都是犹太民族运动努力实现的核心目标。

自1948年以来,历届以色列政府首脑都呼吁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在谈判桌上协商解决争议。

以色列希望避免战争,因此长期以来,它都通过妥协的方式解决所有冲突。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所有战争的起因,都是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侵犯与压迫。

从非洲到中国-以色列如何帮助解决发展中国家的缺水问题?

以色列北部埃什科尔(Eshkol)水过滤厂的一名工人在作业。摩西 沙伊/摄1898年11月,西奥多•赫茨尔安排了一次与德国国王威廉二世的会面,他想寻求德国的帮助,在以色列之地创建一个犹太国家。谈话中,国王称赞了犹太复国主义先驱们所作的努力,并告诉赫茨尔,“水和遮荫的树”比什么都重要,它们能重塑你们的辉煌。四年后,赫尔兹创作了一部政治小说《古老的新土地》(“Altneuland”),其中的主角在提及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居住地时说:“这个国家只有拥有水和树木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该书里另一个角色还预言,水利工程师将成为犹太人国土上的英雄。

乌托邦式的小说总能激发人们的热情和向往,而《古老的新土地》正是这样的小说。所以早在建国前,犹太复国主义者就做出了巨大的成绩,他们排干沼泽,钻井并开发灌溉系统,充分利用了有限的水资源。到20世纪60年代,以色列已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地下管道系统,可以将水从水资源相对充足的北部地区输送到南部的内盖夫沙漠地区。以色列工程师还发明了滴灌系统,在节约用水的同时也提高了农作物产量。随后,以色列又开创了海水淡化技术。科学技术的进步结合有效的管理,现在的以色列已经不担心缺水问题了。事实上,它还向西岸地区、加沙和约旦提供了大量的水资源,同时每年还会出口数十亿美元的辣椒、西红柿、瓜类和其他耗水型作物。

以色列北部埃什科尔(Eshkol)水过滤厂的一名工人在作业。摩西 沙伊/摄

赫尔兹在《古老的新土地》中也构想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建立犹太国后,书中的主角说,犹太人需要去援助非洲受苦的人民,只有“犹太人才能深切的感受到他们所面临的问题,理解他们所有的恐惧所在”。以色列的建国者们将这点牢记于心。1958年,当时的以色列外交部长果尔达 •梅厄设立了一个部门,旨在帮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发展中国家,解决水资源、灌溉、农业、教育和妇女地位等问题。该部门的名称简译为国际合作中心,希伯来语缩写为Mashav。

早期国际合作中心受到了非洲各国以及亚洲和南美洲国家的热烈欢迎。1969年,梅厄担任以色列总理,她非常关注并力保非洲的项目能继续得到所需的支持。但1973年爆发了赎罪日战争,在战争和阿拉伯联盟和伊斯兰合作组织的的影响下,所有撒哈拉以南国家都与以色列断绝了外交关系,并驱逐了国际合作中心的专家。耶胡达•阿夫纳(Yehuda Avner)在《总理》一书中写道,“非洲的项目对梅尔而言就如弥赛亚一般”,所以项目的突然终止给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这更是曾经受益于这个计划的非洲人的不幸。

萨达特(Sadat)1977年在以色列议会上的讲话

引言
1977年11月20日,埃及总统萨达特来到耶路撒冷并在以色列议会发表如下演讲,在此之前双方在罗马尼亚居中调解下进行了秘密谈判,国民议会也宣布埃及总统萨达特(Sadat)愿意出访以色列、并在议会发言以争取和平。萨达特此次演讲使用的是阿拉伯语。这是埃及总统办公室印发的翻译文稿,其中遗漏了一些信息,但这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完整的文稿。

虽然约旦国王侯赛因(Hussein)曾经去过以色列,并多次秘密会晤以色列领导人,萨达特此次访以是阿拉伯领导人第一次公开访问以色列。萨达特的访问和演讲令以色列人相信和平提议是真诚的,并且也为以色列做出必要的让步提供了公众压力基础。

萨达特坚持捍卫巴勒斯坦难民返回家园的权利,这些家园现在位于以色列的领土上,并且大多数已不复存在,但在巴勒斯坦难民的其他权利上,萨达特的态度最终有所缓和。部分原因是巴勒斯坦人完全拒绝参与和平进程(见巴解组织(PLO)六点计划)以及以色列总理贝京的固执。

由于萨达特访问带来的强大动力,以色列和埃及最终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见《以埃和平条约》。
作者:Ami Isseroff

伊扎克·拉宾最后的演讲

概述

1995年11月4日晚,在一次大型和平集会中,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拉宾(Yitshak Rabin)被右翼宗教组织狂热分子伊格尔·阿米尔(Yigal Amir)暗杀。这次集会旨在抗议双方持续上升的暴力冲突,并重申以色列政府及人民对维护和平的承诺。阿米尔称,暗杀拉宾是为了防止和平进程继续发展。

总理暗杀事件之前,尽管巴解组织(PLO)承诺放弃暴力和恐怖主义,巴勒斯坦领土上还是暴力冲突不断。同时,以色列右翼定居者和宗教狂热者也在不断煽动。约旦河西岸的拉比们在布道中宣称拉宾是叛徒和犹太人的迫害者,应当处死。这种煽动性言论更是得到了反对党利库德党和其他右翼政客的支持。利库德党和右翼人士早就将他们在以色列人的民族意识中代替为犹太国家(而非犹太复国运动)的真正“创始人”。他们称自己为“国家阵营”(Mahaneh Leumi) ,与“其他阵营”相对立。暗指反对党由叛徒和恐怖活动支持者的词语“Ashafistim”在各种集会中或明或暗被提出来。利库德党领导者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主持了一次右翼集会,在集会中张贴的海报上伊扎克·拉宾身穿纳粹党卫军军官的制服。将暴力反对政治领导人合法化的气氛逐渐形成。

拉宾把其一生奉献给以色列的防卫和安全工作。1948年,他在防守耶路撒冷、阻止巴勒斯坦对封锁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1967年在六日战争中担任参谋长,1976年担任总理,领导了勇猛的恩德培救援行动,在乌干达恩德培市成功解救被劫持客机。定居者及其支持者显然并不熟悉他的这些成就,他们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主流和以色列的民主传统是脱节的。

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官员出席了拉宾的葬礼,包括约旦国王侯赛因,为了向他的朋友致敬,他打破了阿拉伯领导人访问耶路撒冷的禁忌。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为拉宾铸了墓志铭,“Shalom, Haver”(再见,朋友)。

但木已成舟,拉宾死了。不可想象的事件发生在以色列,以色列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狂热团体默许了这次暗杀行动,并为之辩解。 虽然反对派利库德领导人都否认与刺杀行为有任何关联,并谴责暴力和暗杀,但拉宾遇害为利库德重回权力中心铺平了道路。虽然政客们发誓以色列的民主进程不会被刺客的子弹所决定,但还是发生了变化。在一个人口从全世界迁移来的社会,伊扎克·拉宾对成功推进和平进程的作用不可替代。只有他有资格和统帅之力使以色列脱离被占领的泥沼。 只有他的老练与清晰的头脑才能让以色列人确信安全问题将得到妥善处理,为争取和平所有牺牲皆值得。只有拉宾了解美国,他在阿拉伯国家和国际论坛的声望才能确保巴解组织能信守承诺。随着拉宾的离去,以色列工党无疑开始慢慢走向瓦解。 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并没有把党团结起来的魅力和领导力,也未能吸引选民。在选举舞弊和阿拉伯选民没人投票的帮助下,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hanyahu)在1999年赢得了选举,并采取了激进的政策,深入巴勒斯坦领土建立犹太人定居点。因为疏远了与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内塔尼亚胡也无法获得所需的支持来平息巴勒斯坦不断扩大的暴力冲突与非法行为。和平进程的命运遭到阻断。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极端分子的援助下,伊加尔·阿米尔达其所愿。

作者:阿米·阿瑟罗夫(Ami Isseroff)

拉宾接受希伯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时发表的讲话

斯科普斯山 1967年6月28日
前言:
六日战争胜利后,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伊扎克·拉宾被希伯来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拉宾的授位致辞是象征性的,他以整个以色列国防军的名义接受学位。演讲在斯科普斯山上希伯来大学校园内的露天剧场举行,该校自以色列独立战争以来,由敌军控制长达19年,刚解放不久。对拉宾和战友们而言,耶路撒冷的解放意味着完成了等待了19年的使命,1948年错失良机后,人们埋藏在心底的无声誓言终于在这一天兑现。除了希伯来大学以外,1948年被敌军占领和种族清洗的哭墙和老城犹太区、橄榄山上的公墓以及以色列人19载以来只能透过铁丝网遥望的其他地区终于回到了犹太人的统治中。

拉宾在演讲中表达了对所有以色列国防军战士的诚挚感谢,并强调这个学位颁发给所有国防军战士,而他只是作为代表,借此赞扬所有战士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的精神。

对经历过六日战争中的人们以及铭记这一演讲的所有以色列人来说,这次演讲在很多方面而言都是犹太复国主义所取得成就以及再获新生的犹太民族的最高点。演讲中,拉宾并未大肆庆祝战争的胜利,而是强调战争本身的残酷性,表达了对战死沙场的烈士及烈士家属的深切同情。他强调国防军战士所表现出来的伟大英雄主义来源于他们的坚定信念和精神动力,他们坚信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他们的精神动力支撑着他们英勇面对数量和装备上均占优势的敌军。这种判断也许可以通过与其他战争对比来说明,以色列国防军队在其他战争中虽具武器装备优势,但作战表现并不如这次突出。拉宾指出抗战精神比武器装备更为重要,还指出抗战中的道德信仰至关重要,让人回想起1948年1月大卫·本-古里安在以色列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上的讲话。

本次演讲的演讲词由以色列国防军首席教育官Mordechai Bar-on撰写,其他教育部同事加工润色,拉宾亲自监督与修改后完成。拉宾要求Mordechai Bar-on在讲稿中强调战争中的人本主义因素,以及独立战争取得胜利的精神激励作用。这篇演讲用词感情真挚,不倨傲,强调以色列和阿拉伯人在战争中付出的惨痛代价,因此成为以色列军队及其战士高尚品德的重要象征。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回应联合国“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决议(1975年)

背景介绍

到1975年,受欧洲对阿拉伯国家石油抵制担忧的推波助澜,联合国掀起了一股反以色列浪潮。联合国承认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抵抗权”(恐怖主义),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见联大第3236号决议和3237号决议)。但巴解组织仍致力于摧毁以色列、从事恐怖活动。联合国还邀请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见1974年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联合国大会还通过了3379号决议,无耻宣称 “犹太复国主义就是种族主义”。

以色列大使哈伊姆·赫尔佐格(Chaim Herzog)在联合国针对此决议做了令人难忘的发言,维护了犹太复国主义。发言结束后,他把决议撕成碎片。点击此处()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CAg2tkUyw)观看赫尔佐格撕碎联合国大会3379号决议文件视频。

The Green Prince talk at 2016 Jerusalem post conference

The Green Prince talk at 2016 Jerusalem post conference

民国时期云南犹太难民移民计划

摘要:20世纪30年代,德国纳粹分子发动了反犹运动,欧洲的犹太难民纷纷出逃。上海在当时也成为了许多犹太难民逃亡的目的地之一。随着难民人数的迅速增加,上海感到越来越不堪重负。国民政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提出在西南边区建立犹太难民寄居区的计划。由于当时国民政府高层难以形成一个稳定而坚定的共识、计划的实施缺乏启动资金、严峻的国内抗战形势和重庆与云南之间的隔阂,以及国外德国和日本等因素的制约,使这项计划最终被迫搁置。但是这项犹太难民移民计划也应被视为二战期间中犹友谊的象征,其积极意义不应被历史所忽视。
关键词:云南;国民政府;犹太难民;移民计划;反犹运动

Older Articles
谁是犹太人的族长/女族长?
什么是犹太教?
希伯来的意思是什么?
犹太教是犹太人信仰的唯一宗教吗?
犹太男子戴的小帽子叫什么名字?这种小帽子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摩西五经》、《托拉》、《密西拿》和《塔木德》是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HASSID(哈西德)是什么意思?
现代犹太人还会严格遵守《旧约》里的那些规定吗?他们还会遵守假日和宗教仪式吗(比如安息日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