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犹太民族

中东地区的犹太人现在占了以色列人口的一般,通过令人惊讶的方式影响着犹太文化,然而他们却被长期排除在国家的历史之外。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现代以色列的故事起于欧洲的凡有主意,历经西奥多•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的先驱们、基布兹、大屠杀以及1948年的独立建国战争。在“回归锡安和新国度”早期的几十年里,以色列人的形象都是一个金发的先驱,赤膊地犁着土地;或者一位在新修的音乐厅里听着海顿作品的听众。出于历史的原因,以色列可以在中东地区找到其位置,然而现代的以色列国实际上是欧洲的投射。现代以色列国家历史是一个关于欧洲的故事。

这个故事影响深远,至少在英文世界中,这个欧洲为主的说法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太大的变化。一个最近的例子就是阿里•沙维特的畅销书《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的凯旋和悲歌》。除了极少数例外,书中谈到的人物都是通常欧洲的犹太复国先驱、大屠杀幸存者、被欧洲摒弃但热爱欧洲的人、被迫成为农夫和战士的古典音乐发烧友与他们的子女、孙子女们:和作者以及和我一样的“德系犹太人”。其他的犹太人虽然仍然在舞台上,但毕竟不是明星,而更像是客串或者跑龙套的。一个更早一点的例子是阿莫斯•伊隆的著作《以色列人:奠基者与子民》(1971;1983年再版)。书中声称解读整个国家的灵魂,却鲜有哪怕一个字探讨欧洲以外来的犹太人。所有人都知道所谓“以色列人”到底指的是什么。

出于利益的重合,以色列的敌人对这样的叙事方式青睐有加,并用来扩大影响力。在以色列,这一故事流传着另外的版本:阿拉伯人被迫承担欧洲问题的代价。另外一个不那么友好的版本指出,以色列根本不是为了什么人的苦难而提出的解决方案,实际上就是有力的西方人在中东本土的居民之中建立一个欧洲的殖民国家:那些金发的复国先驱与其说是一个像重新成为自由人的受难者、复国进程的代理人,倒不如说他更像是罗德西亚的白人大农场主。

Academic Collaborations